这一点倒确实不让我意外,就像人事老师和佟夜花经常说的那样,偏见是很难扭转的。

唯独奇怪的,是这串讨论里出现的和我有关的五花八门的谣言。

说我背景特殊之类的……这我倒也认了,毕竟现在就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我和我堂妹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回事;

但是说我在劫持犯里起主导作用就过分了,在这之后,什么以后我要任教现代兵器通识、任教当代格斗术、任教电子信息战术之类的就太离谱了吧?虽然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信息在人与人之间传递时会无限度地夸大和失真,更何况这里还是女校……但是果然还是太过分了。

另外一方面,这串讨论也让我认识到,佟夜花关于校内流言的说法,看来确实不假。

只从讨论版里的情报来看,这所学校里的女孩子,许多都对外界的事物抱有一种怪异的心态。她们一方面对新生代的心因科感到怀疑和不以为意,但是另一方面却保持着对科技的担忧和恐惧……字里行间时常透出某种担心,好像在把科技当成某种可以轻易取代魔法的神秘存在来看待。

就好像……

就好像…………我这种人反过来看待魔法一样?

事实究竟如何,“魔法和科技谁强呀~?”这种话题我倒是不关心,毕竟我现在这种位置也没能力关心,不过……

按照人事老师的意图,如果要消除这种流言和焦虑,不从我这个“典例”开刀果然不行啊。

倒不如说,虽说我的出现刚好引发、加剧了这种流言,但也正是因为我引发此类流言的特殊地位,现在的我也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切入点。

“那么……”

讨论串里的内容渐渐开始失去营养,再加上我的小肚子现在也没那么痛了,我于是丢开手里的手机和枕头,在床铺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要怎么办呢??”

既然说要利用我来扭转校内迷思,那大方略肯定就是输吧。

我,庄遥泠,目前校内迷思之中“不用魔法就能打败魔法师”的普通人代表,在院赛之中,在使用魔法的其他学生面前被狠揍一顿,以此证明坊间流传的那些说法都是胡说八道——如此这般的思路。

问题就是到底要输到什么程度呢?

只能说还好院赛是三人组队,我输不代表整队输;当然这肯定会在各种意义上拖左莉的后腿,这样想想真的挺对不起她的。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不演戏,我也多半还是要拖左莉的后腿,这么一想愧疚感倒真的小了很多,只不过另一方面的愧疚感反倒变得更厉害了…………只希望左莉心里能少责怪我一点吧。

要说左莉的实力,既然是B级那当然不是开玩笑的,在经过之前的劫持犯一役后,战术上也变得更聪明了一些,就算带着我这种拖油瓶,应付其他C/D级的学生应该不在话下,就更别提她身边还有个打架能力也不赖的柴璐了。

倘若遇到其他的十一枢姬,那八成只能听天由命,不过全校这么多学生,院赛的参与率也很高,分小组来打的话,我想应该……应该不至于……

院赛每组6队选手,如果赛程编排方硬生生把两个B级队伍塞到同一个小组里弄出一个死亡之组,那可就太扯淡了。

……不过就算她们真这么排了,其实我也没啥办法就是。

多说无益,还是好好休息吧。

手机上显示的时间还在适合睡觉的时间范围内,我刷了这么多讨论串,脑袋昏昏的,再加上刚才被腹痛折腾得够戗,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一点点儿,是时候好好休息了。

“唔~~啊啊啊……睡觉睡觉!”

我一边说着一边卖力地伸了个懒腰,放好手机,重新抱好枕头裹好被子——

但也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咚……”

“……”

您来得能不要这么是时候吗。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听上去不像是左莉。

其实就算是左莉我也不想去开门。

我已经被病痛折磨得够惨啦,现在是谢客时间,谁也别想打搅我休息!

“咕噜咕噜咕噜——”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死死裹紧被子装死,做出一副自己不在的样子。

“哥哥,上班时间旷工的话,可是要扣工资记过的哦。”

“吓啊!?”

得。别休息了。

我被这阵看似甜美的声音直接从床上吓跳了起来,腹痛都差点因此再次加剧。

您、您……您这位,来得可真是时候啊……

是佟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