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呃……”

要说具体做的是什么类型的检查,这个我也说不出来。我总不能坦白说,这是佟夜花为了检查我的变身魔法效果来做的检查吧。

“姆,算了,直接看看就知道了——”

左莉倒也识趣,知道问我这种魔法白痴根本问不出什么结果,直接选择亲自端起报告单检查了起来。

“嗯,嗯嗯……数据项目挺全面的,比起专门检查魔法,看起来更像是全面体检呢……”

“促黄体素102,含水率62,体脂率23……哇诶,舍管姐姐身材这么棒的吗……”

“嗯……23%的体脂率真的很让人羡慕哟!我、我最近就感觉自己稍稍有那么一点点长胖什么的……要是肉肉能长到该长得地方去就好了……”

“嘛,我觉得左莉学姐的身材也很苗条的,很不错了,不要太灰心啦~”

“…………”

你们两个不要看我的检查单看着看着就讨论起身材了好不好。

尤其是你啊,柴璐,左莉那丫头关心身材可就算了,你本人可是个男孩子哦,聊着聊着跟她附和起来了到底算是什么啊!

“……”

“好啦好啦,你们要看的话,把后面的东西也都一起看完再说啊。”

“嗯嗯,有道理!那让我再看看——”

左莉听话地中断了自己和柴璐的话题,展开检查单继续往下。

“条目好多……感觉好全面!居然还有好长一串同期对比率之类的东西……遥泠姐是参加了什么实验项目吗?”

“诶??”

“比方说这个:力量-11%,神经反应+21%,兴奋峰值+187%,总敏感度+628%……诶诶,话说总敏感度是什么东西?”

“……”

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这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检查条目。

“哦哦!下面还有细分项目——左侧+603%,右侧+605%,外沿+533%,内壁黏膜+1028%……”

“…………”

好吧。

现在我知道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了。

该说不愧是只有佟夜花才会做出来的检查吗……我飞扑向前,当机立断将检查单从左莉手里夺了过来。

“给、给……给我!!”

“诶诶?遥、遥泠姐……你这是……?”

“总之给我就是了!”

我将抢过来的检查单再次“嘎啦嘎啦”地揉成团塞进荷包。

“我、我……那个……”

“咔哒——”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热水壶传来了跳闸的声音,这声音一下子提醒了我。

我是因为肚子疼才去烧热水的,我现在肚子确实还在疼,而且甚至确实有加剧的倾向。

先不管那么多了,考虑到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解释清楚这个有病的“敏感度”指标到底是怎么回事,果然溜为上策!

“我、我肚子痛!”

我冲向卫生间逃之夭夭。

“等我上个厕所,上完厕所我们再聊!!”

“诶诶诶?遥泠姐,先把单子留下来,好让我们继续研究啊!”

留个鬼啦。

“——砰!!!”

我躲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长出一口气,感叹自己终于获得了片刻安宁。

佟夜花这家伙的恶趣味啊……

虽说“敏感度”这三个字从字面意思上说很可能还有些别的意思,但是既然是那个佟夜花,那我基本就可以肯定,做出来的绝对就是“那个意思”没错了。

就算说为了全方位检查身体在变身魔法前后的变化,把指标做这么细也太过分了。

早知道就不把检查单给左莉看了,这么细致而莫名其妙的指标,到底要怎么跟她解释我是为了什么目的才去做的检查啊。

“呜…………”

话又说回来了,肚子痛这事儿……怎么到现在还没缓解啊?

只是被柴璐踢了一脚会这么严重吗?

还是说还是说考虑到踢的是小肚子,疼痛残留也是那个“敏感度”的一部分,也是魔法带来的变化之一?

总而言之,先坐一会儿,一方面可以考虑等会要怎么和左莉继续聊下去,一方面也是缓解疼痛——先休息一会儿吧。

“………”

“………”

但是在“休息”的过程里,我开始渐渐感觉到情况不对头。

下半身好像有些哗啦啦啦的,但是,好像……不是后面……

我微微起身,小心翼翼地低下脑袋,然后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

“………………………………………………”

于是十分钟之后,我步履不稳,摇摇晃晃地回到房间,感觉整个视界都是糊的。

“诶,诶诶诶?遥泠姐怎么了……怎么突然精神这么不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舍管姐姐……??”

“我……”

我的肚子现在还隐隐作痛,但这不是我现在连话都说不清楚的直接原因。

直接的原因是我当时低头时在马桶里看到的光景。

那景色如落日如残阳,绚烂又夺目,凄美又绚丽……

“我、我我我……”

尊严流逝的感觉混合着恐惧,让我感觉渐渐脱力,最后瘫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