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该说是果然吗。

即使是让左莉来看,她首先注意到的也和佟夜花一样,也是这个“保有机关”。

“保有机关到底是什么?”

我问道。

“唔嗯……”

左莉略一思索,马上伸出一根手指。

“对于魔法师意识与本底意识,或者说世界机关之间……建立起能够实现触发式连接的离散结构的学术性称呼?”

“完完全全不理解……”

这甚至已经不是什么“通俗易懂”的问题了。

为了解释一个名词,结果凭空冒出来三四个更难懂的名词,这样下去问题只会越解释越多啊。

“你也不是不懂我这个水平和理解能力啊,左莉……所以说你能不能考虑,稍微……说得更深入浅出一点?”

“唔诶,‘深入浅出’什么的……”

“舍管姐姐,莫非是以前根本没有进行过系统性魔法学习的吗?”

“啊啊,算是吧……”

“嗯……”

柴璐叠起手掌,稍稍思索了一下。

“嗯~这样?左莉学姐,请问能不能让我来试试给舍管姐姐讲解一下这件事,我想我有一个可能有效的切入点了。”

“诶诶?可、可以的哦……我本来就不擅长做解释的,如果能说清楚的话那就帮大忙了!”

“那就——”

柴璐稍稍转了下眼珠子。

“舍管姐姐,关于‘魔法’这个东西,你觉得最必不可少的东西在哪儿呢?或者说,使用各种术式之间有没有什么共同的物质、能量、资源、实在存在……诸如此类的,它们所需要的共通的根源是什么呢?”

“呃。”

听语气就能知道是个陷阱问题。

可是我面对这个问题却毫无办法,因为我根本没有任何理论基础,为了配合柴璐,也只能硬着头皮踩上去了。

“你既然要说共同资源什么的,已经说了是‘魔法’了,那就应该是……‘魔力’?”

“不对。”

“不对哟……”

左莉也从中插了一句,看来我这个回答还真是大错特错。

“舍管姐姐的这个想法,据我所知也确实是大部分人刚接触魔法的时候会有的误区就是了。不过,确实完全不是这回事哦。”

“哇啊……那么错的吗……”

柴璐重重叠加的否定词和强调词让我有些吃惊。

“既然没有魔力,那魔法靠的是些什么东西……莫非,精神力?原力?灵力?”

“全都是不存在的!”

柴璐神色严肃地双手摆出叉叉的形状。

“说到底的话,干什么就非要什么资源,总觉得一定要拿一种东西来消耗才能达到目的,而且还一厢情愿地觉得那种消耗的东西可以统一起来的想法,本来就是不存在也不合理的吧。凭什么魔法就一定需要魔力呢?”

“啊……?”

越说越神棍。

“那就是等于说,魔法根本就没有来源的吗?”

“可是对于我们来说,确实不是任何一件事情都需要某种实在存在的来源啊。”

“或者说,术式的条件就是术式的来源哦,遥泠姐。”

“这……”

左莉的这句补充让我顿时有点儿发愣。

她确实在很早的时候就同我解释过,魔法是一类“特定条件引发特定现象”的东西,在这个过程里没有提到魔力之类的东西,而且顺着这个逻辑想下去,也确实和“魔力”没什么关系。

“满足了条件就会发生——如果让我来用我自己的话来说,应该说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原理吧?”

柴璐交叉十指,一丝不苟地温柔解释道。

“推动小球就会滚动,到了温度食物就会成熟,松开手苹果就会下落……魔法的感觉就是这个样子。就像是推动开关一样,魔法师用特定的条件,‘咔哒’这样子地激活机关,每一种机关引发一种现象,这个世界啊,就是由这样千千万万的机关组成的。”

“机关……”

概念似乎渐渐地绕回来了,有点能懂了。

“既然如此,那之前说到的‘保有机关’指的是?”

“是人的意识与世界背面的魔法机制相连接的部分——打个比方来说的话,就像是数据连接线的接口?”

“所以连接数越多,关系就越紧密……”

“就越容易引发复杂的魔法现象,我认为确实可以这么说哦。”

柴璐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在一定的数量范围内,保有机关的数量越多,魔法师释放魔法的难易度就越低,释放高阶魔法也越稳定。如果超出了这个数量范围之外的魔法师则会成为原石,释放一般术式反而容易出现混乱,不过,那就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就是了。”

“这样啊……”

“但是,反过来说,保有机关数量完全为零的情况,在我的了解范围内也确实没出现过……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完全不知道啊……”

“……”

“左莉学姐,你了解这种情况吗?”

“唔……”

左莉为难地咬了咬嘴唇。

“首先既然没有保有机关,理论上来说肯定是无法释放有阶法术的。但是除此之外?就算你这么问我,我也没学过,也没有能参加这种方面的研修的机会啊…………要不我们先看看其他的?遥泠姐遥泠姐,你做的这个检查是哪个项目方向的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