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闹腾之后,我终于又一次推倒了柴璐,然后将她的裙子整个儿高高地掀开。

“呜啊……”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条很精致的蕾丝小裤裤……啊这当然是废话。

“……”

重要的问题在于这条内裤的形状,或者说这条内裤的容积,又或者说……呃呃,这条内裤隆起的程度。

“呜,呜呜呜呜……要嫁不出去啦……”

“…………无论怎么看‘嫁不出去’的那个也不是你吧……”

当然也不可能是我。

我本来是个男人,无论让我受多大刺激,也不至于让我说些什么“嫁不出去”之类乱七八糟的话,只不过此时此刻发生在我面前的这件事确实有点……

柔软的丝绸材质之下鼓囊囊的形状,无论怎么看,不可能是女孩子的那个器官该有的形状,倒不如说,说得更直白一点,这种谜一样的凸起…………

“你、柴璐……你是男孩子啊……?”

“呜,呜呜呜呜……”

柴璐一直捂着脸,梨花带雨哭个不停。

“呜呜呜……从初中开始就一直没出过事情的,就这么、就这么……刚来第一天就被这样子啦!”

“居然还资历这么老的吗?……”

也不是不可能。

看柴璐这模样,根本没化妆也能显得如此白皙柔软的脸颊,娇柔清澈的嗓音,还有这种温柔秀气的仪态举止,甚至被我掀开裙子之后,捂着身体的颓唐姿态都是鸭子坐……再加上这套以假乱真的胸部魔法,如果不是发生意外,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发现他不是女孩子的吧?

换一句话来说,因为扮装经验如此老道的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柴璐有可能比我还更接近真正的女孩子……尤其是从“女性自觉”一类的方面来说……

但是不管怎么说,眼前所见告诉我,柴璐的生理性别确实是男孩子,这也就意味着,学院里的男性数量,除了我之外又再次光荣加一,刚走了一个劫持犯,马上又来了一个柴璐……

继续“盘问”一番之后,我从柴璐那里知道,他一直女装上学的原因……其实也很朴素。

柴璐的体质是原石,是“一般魔法才能”很弱而对特定范围的魔法具有特殊适应性的魔法师,但是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原石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在这之中,男性如同珍稀动物一样少之又少。

在这种基础下,就算说想去男校或者通常学校上学,这些学校的灵能科也往往很弱或者压根没有,倘若作为一个原石想要获得比较好的魔法训练,老老实实“上学”就反而成了最差的决定之一。这之中家族条件比较好的可以走特殊途径,而像柴璐这种身体条件比较好的……走上这条道路,也就不是不能理解了。

据柴璐所说,除了对魔法专精没什么讲究的小学以外,从初中开始,他就已经过上了在女校和女孩子们一同起居的生活。

高中的时候原本也想考进桃院,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如愿,话虽如此,但是进入的仍然是某地的女校,直到最近,家里人和学校之间发生了某些事情,机缘巧合之下,才终于允许她来桃源女子魔法学院就读——而因为这样做的时间已经太久的关系,柴璐在各种地方的资料早已全都非常自然地演变成了女校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关于这一点,就连招生人员和人事老师这些老师也完全不知道。

换一句话来说,对于柴璐的真实性别这件事情,目前整个学校里面,也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他的秘密……

“所、所以……就是这样,的啦……”

在跟我慢慢讲故事的过程里,柴璐也慢慢收拾好了着装仪态,胸部(?胸垫?)重新塞好了,裙摆衣角也打理整洁了,除了表情还是显得有些委屈之外,已经完全没有大碍了。

看她这副清纯可爱的样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十足的女孩子嘛。

“所以啊,舍管姐姐,那个……”

柴璐十指交叉,委屈巴巴地看向我。

“对于我这件事情,如果说出去的话,肯定……肯定会完蛋的,那样可就很不好了!所以你、求求你能不能……”

“……”

“我、我会和大家好好相处的!哪怕把我当做完全和其他女孩子一样也没问题哦~!绝对不会给大家增添困扰,也绝对不会添乱的!”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

可是你现在已经给我增添了很大困扰了啊……

柴璐的请求让我不由得扶额。

“主要问题还是在于,你本人确实是个男孩子啊,既然确实是个男孩子……”

很多生理和心理差异,不是一句两句承诺就能掩盖过去的。

我本人心里就是男性,对于这种事情我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在刚来三舍就职的那一会儿,对于目不暇接的美少女们,说心里没有动歪心思那可是假的,只可惜身体是女性无能为力,到后来慢慢适应了也就安分了,可是柴璐不一样,她的身体本身就是男性啊。

就算他亲口说他整个初中都这么安安稳稳地过过来了,高中生和初中生也还是有差别的,更何况,就算说柴璐曾经救了我一命,我出于宿管员的职责,也还是不得不往这方面……

“问题就在于你确实是个男孩子,就算你再怎么跟我保证,”

我叹气道。

“嘴上保证那是当然容易啦,但是无论怎么说,我也不能确保你心里会不会图谋不轨啊;甚至就算你心里不会图谋不轨,也很难保证不会本能冲动去干坏事啊……毕竟确实是个男孩子啊是吧……”

“诶诶?舍管……舍管姐姐说坏事什么的……”

柴璐双臂交叉,赶紧用力地甩起脑袋。

“那种事情不会做的!那种事情才不会去做,羞死人啦!”

“呃、‘羞’死人……??”

这回轮到我愣神了。

为什么柴璐身为男方会感到害羞啊……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这、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是知道的哦!!”

柴璐现在不仅交叉双臂,而且还高高地举起这两只胳膊,哆嗦着遮住脑袋。

“我知道,是很不好的,至少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是很不好的事情!这种事情……我、我也是知道的啦,亲、亲亲……亲嘴什么的很容易让人怀孕这种事情,就算是我也是知道的!想想就羞死人啦,怎么可能有这种图谋不轨嘛,根本不可能会去做嘛!!”

“……”

“诶,舍管姐姐……为什么不说话?我有哪里说错了吗?”

“你,该不会以为昨天在河边的那些人就是想强吻我吧……”

“是的哦,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纯情的方式也太古典了一点吧…………”

“诶……”

“啊咳咳,总之吧。”

既然柴璐都表现到这份上了,那对于他身为男孩子的威胁性这一点……不,等等,都已经纯洁到这个份上了,我真的还有必要专门把他称作“他”吗??

总而言之,对于柴璐会不会引发问题这件事,我个人感觉是不用担心了,既然如此,承诺她不会把她的秘密外传这件事也就不用让我困扰了。

话虽如此,折腾了这么大一圈,还被她把肚子踹得这么疼,就这么简单地谅解了她,果然还是让人感觉有点儿不划算啊……

“嗯…………”

我眯起眼睛,一边在脑海里搜寻着可能管用的理由,一边仔细上下打量着柴璐。

柴璐,灵能科一年级生,能力的话,虽然不知道具体名字,不过应该是能够操控圆形和球形物体的性质,从刚才那一架的表现来看,还是挺能打的……

如果不是她还要分出精力来控制灯管和胸部,只能匀出很少一部分力量来攻击我的话,我估计就要倒大霉了吧。

“嗯嗯……”

这个想法让我深以为然。

“柴璐啊,这样吧,你让我替你保密吧……其实也行,不过我也要拜托你一件事,你看怎么样。”

“嗯,嗯嗯!”

柴璐连连点头。

“我同意哦!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能帮得上忙的,我都会努力帮助舍管姐姐的哦,请你尽管说就是了!”

“那,行吧——”

果然啊。

毕竟把柄实在太大,再加上柴璐本来就是个温柔的孩子,还是很好说话的啊。

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咯。

“是这样的,”

我点了点头,认真看向柴璐。

“柴璐啊,你刚来桃院,有个活动不知道你熟不熟悉。”

“……”

“你听说过安利啊呸——你,那个,你听说过院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