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已经说过了,之前我和少女的距离,本来就只有十米多一点。

她的动作并不敏捷,昏黑的环境也不可能给我俩任何一方精确迂回的余裕,现在,她已经没有全力攻击的机会了。

“呜……”

能够从少女嘴边听到恐慌为难的声音。

少女连退数步,赶紧从腰间取出了一只布袋子,解开袋口,朝我面前用力地挥洒。

——那似乎是很多颗粒状的物体,想来是少女最后防身的撒手锏了吧。

不过呢。

不过,我手里也有好东西。

我拿出方才的纸团,凑到嘴边并张开虎牙,咬住并不存在的拉环用力一拽。

“诶诶诶诶……!?”

少女发出惊恐的声音,与此同时,我手中的纸团,手感顿时变了。

沉重的,冰凉的,像是石头一样……

“啊啊……”

原来如此,我猜得没错啊。

这个女孩子,她所持有的魔法,是某种可以临时操控球形,或者圆形物体,赋予完全不同的性质“以假乱真”的能力。

在黑暗的环境里,她根本看不清我手里拿的是什么,被我“拉拉环”的动作误以为是手榴弹,所以赶紧把这个“手榴弹”替换成了石头,这样一来炸弹无法被引爆,她自己也暂时安全了。

只可惜啊只可惜……她这个能力同一时间影响的物体范围是有限度的,我的纸团本来就不是手榴弹,却占用了她的能力额度,这样一来,刚才被她洒出来的那些东西,就全都是原样……全都是普通的弹力球,一点破坏力都没有了啊。

两次成功的忽悠之后,我和这个不怀好意的入侵者少女已经近在咫尺。

我将本就不是手榴弹的报告单纸团随手丢掉,然后压低自己的中心,朝着少女的下盘脚踝,精准地一脚扫过去。

“呜呀——!”

少女发出惊呼,身体向后倒去。

但是这个少女也显然不打算束手就擒,尽管身体已经失去重心,但她仍还有反击的意图。我去抓少女的手腕,试图彻底拧倒她,但她竟硬用蛮力与我反拧起来,甚至大有把我一起拽向地面展开战斗的打算,与此同时甚至还扬起脚来,重重的一鞋底踹在我的小腹。

……好痛!!

明明是个女孩子,力气还挺大!?

不过啊不过,你已经没戏了!

不管力气再怎么大,我们两人的体格差距就摆在这里;而且我庄遥泠啊,可是和妹妹从小打到大,比你这种学生至少整整多出一年的经验,到底是谁给你的错觉————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在我身上重新占到上风??

既然你想把我拽地上跟我玩寝技,我就跟你——

“……”

我朝着少女另一只脚的脚踝再补上一扫,将我和她一起彻底带向里面,与此同时,作为她将我的小肚子一直当做要害施加攻击的报复,借着向地面坠落的冲力,重重一胳膊砸在她的胸口。

“……呜?!”

这一击可不是开玩笑的。

小肚子被踹,顶多是非常非常痛而已,而胸口被这么用力一砸,肺部承压,心室受迫,说是会让人的意识瞬间断片都不为过,就更别提打架的双方都是女孩子,平常总被以为可以当做“缓冲”的胸部,被这种力道贯下去会有多痛了!

伴随着一阵闷哼,少女的身体如触电一般猛然一挺,然后瞬间瘫软下去。直到足足3秒过去,才勉勉强强重拾挣扎的力气,但这个时间对她来说已经晚了。

少女已经动弹不得,我将她的身体彻底压制锁住,她已经只能束手就擒了。

“嗡、嗡嗡——”

头顶重新传来荧光灯的嗡鸣声。

看来我猜得没错,荧光灯的机能只是被少女的能力暂时废除了而已,而少女的集中力是有限的,现在她被我彻底控制,无法再施展能力影响荧光灯,灯管也就慢慢重新点亮了。

“呜……呜呜呜……”

身下传来痛苦的呻吟声,看来少女被我这一下砸得不轻,不过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以牙还牙吧……因为我被她踹的那一下小肚子也真的非常痛……

现在走廊重新点亮,是时候看看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想来这里干嘛了。

“……”

然而我很快发现,身下这个女孩子的面貌很眼熟。

蓝色干净柔顺的及肩发,柔软的脸蛋,温和的顺眼角……

这家伙叫柴璐,不仅是熟人,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我顿时吓得马上从她身上弹了起来,手脚并用地连退好几步。“柴、柴璐……你来这里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