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检查之后,佟夜花表示她要尽快把这个结果递交给人事老师存档,先我一步离开了这里。而我则被丢在检查室的门口发呆。

“保有机关”到底是什么……佟夜花并没有细说,但大体意思是说人和魔法力量的亲和力,一般来说,保有机关的水平要到20以上才能成为魔法师,普通人的保有机关数量通常是个位数水平。而如果这个数字是“〇”,那就如她一开始所说,是魔法的绝缘品了。

我之前和左莉在图书馆的时候也读到过,魔法这个东西,是按照其复杂度分“阶”的,在八阶以内的术式浩如星辰,每一阶的术式都比前一阶更强,而在这之后的术式,每一阶的数字都有它特别的意义——这些都是“有阶术式”。

这之外的术式就是无阶术式,现象效果比起前者弱得多,很多甚至都很难被称之为“术式”,它们不需要以魔法师为媒介专门和魔法建立联系,只需要一些很少的素材和条件就可以实现效果,所以也被叫做“戏法”。

比方说一些特别暧昧的占卜啦,比方说一些小符箓小咒语啦,再比方说实际上没什么效力的祷告祈求啦……

戏法只要是个人,懂了方法都能使用,佟夜花说我是“有阶法术的绝缘体”,换一句话来说,就是说即使我想要碰魔法,也只能碰戏法了。

“嗯说不定……”

在这所学院里学一点点燃术,学一点闪光粉之类的,以后没了工作出去还能假扮魔术师赚点外快……

……啊呸。

我庄遥泠行得正坐得直,在这所学院里当宿管员做事坦坦荡荡,凭什么要以我没工作为前提讨论问题啊。

第一要务应该是好好旅行工作。

找机会好好研究一下,以我这种“魔法绝缘体”的体质,要怎么样在院赛里帮上左莉才是正道。

再者说了,现在就算把我算上了,左莉的队伍也还是只有两个人,第三个队员到现在还没影呢。

“啪啪——”

我用力拍了拍自己脸蛋,让自己尽快打起精神来。

该做的事做完了,该回宿舍了,不仅是左莉的事,还有一大堆我自己的工作没处理呢。

但也就在这时……

“啪——踏、啪啪……”

当我拍脸蛋的声音在幽静的长廊里回响的同时,这阵回声里似乎出现了一阵不属于我的动静。

“……”

是脚步声。

但佟夜花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啊。

她自己也早就已经说过,近期没有任何人租借这里的东西……何况这里还是行政为主的第五学区,平时不会随便有学生到这里来游荡……

按常理来说,这里是不可能有任何人的啊?

“踏,踏踏,踏踏……”

因为这里是地下空间,而且多半不可能有其他人的缘故,任何动静在这里都会显得尤其清晰,何况还是直接和“地面”这种固体介质接触的脚步声,无论隔着多远都可以隐约听见。

那阵隔着大概一两个拐角远的脚步声走走停停,听起来像是边走边看,这么一想……对方的身份就更值得怀疑了。

“…………”

我不由得狠抽了一大口空气,好让自己保持冷静。

这里是第五学区。

上个月发生劫持案的同时,学校里某个地方也遭到了攻击,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以断言,那次攻击才是整个时间的本质。有人想要借机对这所学院做什么,虽然从结论上来看他们似乎没有得逞,但是对方到底具体是谁,风纪委员们似乎也没有查清楚。

只有斯蒂兰娜·玻尔通过后来的一些痕迹推测,当时入侵者的目标似乎是第五学区。

我现在所在的就是第五学区。

而且是行政楼:蒂兰所推断的结论就是行政楼……

“咕……”

咽口水的声音——是我自己的。

莫非真的是入侵者?

莫非真的是上次事件的余波?

我很想不管那个家伙直接逃跑,但是很可惜,从脚步声的方向推断,对方在我离开这里的必经之路上,而且这层楼这么安静,我就算想逃跑,也肯定会被对方注意到。

“……”

我用力地抚摸自己的胸膛——让自己尽可能地冷静,免得在危险面前惊慌失措。然后小心翼翼地压住脚步声,踮脚向那阵脚步声的源头靠近。

一个拐角、两个拐角……

已经很近了,就在第三个拐角对面。

“哈啊……”

我深吸一口气,直面脚步声的来源,从拐角后方迅速挪步出来。

“对面的!你到底是什……!”

然而我只勉强看出来对面那人穿着灵能科的制服,我的话也只说到一半。

“滋——”

只听头顶一阵电磁杂音,走廊顶端的荧光灯灭了。

“……?”

前后左右一片漆黑。

视野中还有一点点微光,是从其他拐角之外的,正常工作的荧光灯反射过来的,但是根本不足以让人看清周围的情况。

真正能帮人判断清楚状况的只剩声音——是“踏踏踏踏……”的,非常急促的跑步声。看来灯管是被她故意使诈破坏的,是为了掩护逃跑,这家伙果然来者不善!

我没敢怠慢,下意识地循着脚步声追了出去。

昏暗的环境里,想要认清方向保持平衡可真不是件容易事,我在追逐的过程里,在各个拐角和墙壁处连磕了好几下。不过好在前面那个女孩子好像也不比我更适应这种环境,从“咚咚咚”的声音来推断,她似乎也经常在碰壁,再加上我的脚程本来就比绝大部分女孩子快,没过一会儿,前方的脚步声就已经近了。

就差最后一个拐角……

但也就在这个瞬间,我的耳畔传来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