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中午才刚在舍管交流群里被围攻这件事就是证据。

虽说采访报道什么的,全都围绕着左莉,把她当做重心(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大家对心因科的刻板印象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扭转的,何况我当时和左莉在一起,这同样也是客观事实,那就难保好事的女孩子们不会出现各种各样奇怪的揣测……

“『研究所里混出来的老术士打不过一个折凳宿管』之类的、『让风纪委员束手无策的难题被一个N级轻松搞定』之类的,还有什么沸沸扬扬的这个学期学院要削弱魔法教学,强化世俗理论什么的,在内网的讨论版上可是以每天十几条的速度刷新哦……噗呼呼呼,虽然说那之中绝大部分都是本来就打算心甘情愿败给世俗的废物就是啦。”

佟夜花嘲弄地笑着。

“嘛……不过废物归废物,或者说,正是因为是废物,所以闲言碎语才会那么麻烦?总而言之,老老姐确实为此很困扰的哦~?”

“这,这听起来有点……”

说实话,佟夜花这副笑吟吟的腔调也让我挺困扰的。

和她姐姐那套暧昧不清的呓语完全相反,佟夜花的言辞总是故意说一半留一半,让人感觉话里有话,又不知道怎么揣测才是对的。

如果非要我强行乱猜的话,考虑前后语境,结合之前人事老师一直关心的那些问题,佟夜花现在的用意应该是说……

“莫非你是想说……唔呃……因为我在那起劫持案里发挥的作用,由此引发的各种各样流言揣测的问题,学生之中开始流传起怀疑魔法的作用的流言,变消极了??”

“Bingo!”

佟夜花笑容灿烂地打了个响指。

“大体意思就是如此,哥哥真是体贴人心,很懂本少女的心思嘛~”

“我倒是觉得这和少女心好像没什么关系……”

“总而言之呀,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本少女觉得,确实要哥哥你来哦。”

“当,呵……,当然了,主要结果还是赢,不会让你亏待那孩子的。”

“那是当然吧,让左莉去参加院赛什么的,无论怎么想都肯定是为了赢……呃,呃??!!”

不对劲啊。

刚才人事老师突然插进来说的这么句话——“结果还是赢”,怎么听都不对劲啊!

“你、老师您?”

我下意识地结巴起来。

“您这话,到底什么意思……?您到底想让我和左莉在院赛里干什么!?”

“你……你!你想啊——”

人事老师的语气倒是毫无变化,倒不如说几乎没什么事情能改变她的语气吧。

“劫持案件的时候吧,没有影像,也没——没有,第一手啊,资料啥的,谣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这个院赛呢,是直播的,全~~!全程直播!”

“直播,所以……”

“所以呀,所以啦~才要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嘛。”

佟夜花从她的姐姐嘴中接过话茬。

“只有让哥哥亲自在全校面前,和持有魔法的学生们打一场,才有办法矫正这种流言带来的影响,才能让废物们的闲言碎语消停下去嘛。”

“啊……”

听上去很有道理。

但是……也只是听上去而已,毕竟我现在也是知道的,所谓的魔法这件事……

佟夜花的提议让我不由得皱起了眉毛。

“可是,你们也知道啊?那个……关于魔法和我这种不会魔法的N级之类的,如果只是D级的女孩子的话,她们可未必打得过我啊。那被直播出来不是更糟了吗?”

“所…所以才专门找你说啊,呵……”

“哈??”

“也就是‘演戏’哦~”

“……”

佟夜花这含笑一言却叫我心脏顿时一紧。

“嘶…………”

佟夜花的原话是“演戏”。

院赛是对抗性的比赛,在院赛上演戏,那也就是……

假赛??

“你……你们明明也都很看重左莉的吧?既然如此却还授意我去跟她做这种事,是不是稍微有点……”

“啊啦啦,不至于啦,刚才老老姐不是已经跟哥哥说过了嘛,最后的结果还是赢,只不过是为了一点儿其他附带的目的,在赢的过程里加一点跌宕起伏啦。”

“就像DOTA2十杀收菜吗……”

“会有好处的……”

人事老师冷不丁地插进来一句。

“而且~”

佟夜花紧接着笑着继续补充。

“会想办法料理好棱镜小妹,让她停止调查的哦~~!”

“呜……”

我已经无法在这句话之后继续淡定了。

佟夜花嘴里的“棱镜”小妹,指的就是万华镜,也就是身为风纪委员,近来仍然没有放弃追查我的真实身份的斯蒂兰娜·玻尔。

“你、这个应该算是威胁吧??”

“嗯哼~~”

然而佟夜花对我的质问不置可否,只是立着她毛茸茸的兽耳,一味地含笑不语。

“咕呜…………”

我不太想放弃我的坚持,用力和这个状态的她对视了一会儿。

只可惜我和佟夜花的体格相当,这样对视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然后再论气场的话,我就更不是她的对手了。

没过一会儿,我就败下阵来,无奈地垂下脑袋——对于佟夜花和人事老师的的“提议”,我只能默认了。

“那么~OK??”

佟夜花含笑看向我,同时也向人事老师投去视线。

我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人事老师也抬起脑袋,发出双音节一个词“可以”。

“好啦,庄遥泠哥哥,该进行下一步啦,来跟我去做检查吧~?”

“啊,啊嗯……”

检查啊。

有道理,我来这里本来就是检查身体的。比起那些计划,好像还是我本人的身体问题更现实一些。

只不过,佟夜花居然用“下一步”这种说法……

“莫非说,我的身体检查和你们的计划也有关系?”

“啊啦,不能说没有关系啦。倒不如说,因为要你去战斗,所以说没有关系才比较奇怪吧?”

“啊?”

“就是这个道理哟,检查那个试验品魔法的同时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的其他方面,尤其是和魔法的相性,不然可没法定制院赛时的剧本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