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说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知道刚才那个不是正题啦。

“我是说啊,我的正题是想说啊,小纤——”

左莉这次终于治好我的强迫症,用力吸了一大口可乐。

“我们还是应该好好谈谈。我觉得啊,我果然还是需要和初芸组队!”

“哈……”

庄纤跹不像是没有预料到左莉这个提请的样子,但她还是愣了愣。

“你,真的是很执着啊……”

“是啊是啊。”

左莉似乎觉得这句话是在夸奖她,相当认真地点头。

“我左莉做人可是很执着的哦,可以说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撞南墙不回头!”

“……”

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好像不是夸人的吧。

何况我觉得左莉这丫头,应该算是“撞穿南墙也不回头”。

“可是、为什么……?”

庄纤跹没有吐槽左莉的成语,而是歪了歪头。

“这位姚初芸,好像就只是个水平刚刚好勉强的D级吧?我以为她这种学生,只有我这种完全没朋友的类型才会随便从隔壁寝室抓一个过来凑合呢,没想到你也这么重视她,还是说她对于你有什么不可或缺的战略价值??”

“诶……”

“……”

“也、也是哦~”

左莉忽然开始迟疑了。

“小纤说的很有道理,也对~也对!初芸怎么想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D级,犯不着我大动干戈嘛。说得很有道理!那我就先告辞啦…………”

“……你丫给我回来。”

我用力拽住左莉的胳膊,把她拽回来重新摁回了座位里。

你这个家伙啊。

绝对是听我堂妹说她也完全没有朋友所以心软了,绝对是这样吧,没错吧?没错吧??

“哎让我来说吧。”

我随手把一枚鸡块塞进左莉嘴巴里防止她添乱,开始接管对话的主导权。

“怎么说呢?啊,嘛……这个问题说道起来门道是挺复杂的……”

我一边用语气词拖延着对话时间,一边仔细在脑袋里搜索可用的话术。

现在这事情是挺麻烦的。

左莉先是决斗落败,然后在面对面的对话中那种弱弱的性格也不占上风,想要在这种前提下替她说服庄纤跹,让我的堂妹把姚初芸的名额吐出来,真的让人感觉很难啊……更何况庄纤跹当了我那么多年堂妹,虽说已经有很久没见面了吧,对我过去那套忽悠人的技巧估计还是依旧了如指掌……

想想办法,稍微想一想,先试探一下……

“小纤啊……对于这个姚初芸,你到底了解她多少?”

“你问了解多少?和她一起上过一两节选修课,有一些基础的了解。”

庄纤跹身体前倾,脸蛋越过可乐桶,眯起了眼睛。

“咒法科二年级学生,和我同龄都是16岁,刚刚才从N级升级重新评定为D级,可以说是很弱的学生了,还有什么特别的吗?”

“哈……嘛。”

果然没错,和我以前的印象一样啊。

庄纤跹虽然是一个各种意义上都很棘手的女孩子,但是唯独有一点特别好对付。

那就是,正如她在自己擅长的方面的绝对自信一样,她在自己不熟悉的方面也非常诚实。

也该算是她这种性格的一体两面吧……之前直到被左莉激怒之前,庄纤跹都维持着左莉“有微妙的可能性击败自己”的论断;那么相对应的,她对于那个姚初芸的情报了解的局限之处,此时此刻也很好地在我面前暴露了出来。

该怎么说呢?年龄、科系、等级……这些对于一个只互相打了很短时间照面的人来说,已经算是了解很多了,不过相对我这个宿管员来说,那可远远不够啊。

“嗯,咳、咳咳……”

我用力清了清嗓子,感觉这段对话有一点儿突破口了。

“小纤,你的话,嗯……有注意过姚初芸的口音吗?”

“口音……?只感觉,她稍微有一点平舌和卷舌分不清吧,其他的感觉不出来。怎么,口音和魔法属性也有关系吗?啊,嗯……确实不能说没有关系,毕竟是咒法系的,口音影响咒语,咒语影响魔法……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关系?”

“啊嗯,不是,不是这种——不是口音直接影响魔法,但是口音能直接说明别的问题啊。”

“别的问题?”

“就是说,她是湖北来的。”

我解释道。

“姚初芸是从土家族世家出来的,你想想,她的魔法派系,也是土家那一派的吧?”

“嘶……”

惊愕的抽气声。

“是啊,是啊……”

庄纤跹挺直了后背,似乎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头了——虽然说就连提醒她的那个人,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哪里不对头。

“道者大道,可道非常道。比起蛮夷偶像,巫毒怪力,在协同作战的时候不小心起冲突的可能性还真不是没有…………”

“是啊,所以你看,啊咳,是吧?”

“既然如此,我跟初芸住着的时候怎么没——呜呜呜呜?”

“给我老老实实吃着吧你。”

我又从餐盘里拎起一根鸡腿塞进左莉嘴里,好心无旁骛地和我的堂妹认真对峙。

“因为这次商谈主要是想提醒你这个组队方面的问题,就相当于是……‘为你好’嘛,对吧?所以我们也就主要集中在这件事情对你的影响上。庄纤跹,你还是要慎重考虑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