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

“……”

合上的折扇尖端抵着电光。

空气中浮现出浓厚的水汽,左莉的雷枪周围顷刻间响起连续不断噼里啪啦的小火花,不到一秒的时间里,长枪中蕴含的电力就全被泄光了。

庄纤跹毫无废话,对着身处自己近战范围内的左莉,马上旋起腰身甩出一脚,左莉咬牙切齿地躲开这一脚,马上开始操纵周围的魔法再次展开变化。

水汽凝结,转眼间化作无数冰刺。

庄纤跹翻转卦牌呈现出离火卦象,驾轻就熟地将冰刺全蒸成白雾——左莉紧接着借助这高温施展气爆,庄纤跹立刻再用和风相关的卦象将其全部吸收,但是左莉的连携却还没有停止,片刻之后银光划破风障,再次向庄纤跹施展杀伤!

“哇啊……”

利刃破风,沼噬兵刃,从沼泽之中召唤深渊,朗朗乾坤驱散阴影,天坠阳炎再展强袭……对决打入白热化,片刻之间,左莉和庄纤跹之间已经互相拆解了将近二十招,左莉的攻击手段丝毫没显出穷尽的意思,而作为她的对手的庄纤跹,其防御姿态也完全没有动摇的样子。

“这简直是……”

现在我已经有点儿看不清院子里的细节了。

结界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魔法残渣,就连结界本身也在魔法攻击不断的侵蚀下开始显现裂痕,再这样打下去,恐怕宿舍楼也要受损了吧。

但也就在这个瞬间,像是回应我心中的担忧似的,激烈的魔法攻防忽然停止了——左莉忽然向后移动,终止了连续不断的压制。

庄纤跹依然不动如山,而向庄纤跹抬起左手的施法武器,深深吸了一口气。

“……?”

庄纤跹眯着眼睛,迷惑地挪动了一下腿脚——却并没有挪得动。她的双脚,脚踝一下被死死冻上了。

整个过程一点儿征兆都没有,想必是一直隐藏在满地的白雾里,根本看不清吧。

“呼……终于差不多啦。”

左莉长吁一口气。

火焰,画成一个漂亮的圆圈围住庄纤跹;锁链卡住她所有能灵活活动的身体关节;暗影汇聚成的触须则将她的手腕死死缠住。

好一套隐秘又完备的组合技……

魔法炸弹在手中凝聚,左莉刹那间重新开始移动:

“就是现在!!”

“真的吗……?”

但是庄纤跹却依旧不为所动。

“诶……?”

左莉的身上发生了奇怪的事情。

她手持着闪闪发光的魔力炸弹,轻盈地向前跳了两步。

但是——

按照她平常的移动习惯来说,这两步跳跃其实应该是两次小规模的闪烁魔法:第一步跳到被捆绑的庄纤跹身边丢下炸弹,第二步撤离她身边引爆魔术才对。但是事实上,她只是如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普通地跳了两下,丢下炸弹引爆炸弹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发生。

“这是怎……怎么……??”

左莉取消手里的魔术炸弹,试验似的再施展了一次瞬移魔法,但却只是原地闪烁了一下,连半米都没有移动到。

“这、庄纤跹同学……这是什么静滞魔……”

“兑为泽,配之以天地为否将影响扩散到整个空间,很容易将空间全体凝滞化,很简单的道理。”

“……”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不止左莉自己主动取消的炸弹,刚才将庄纤跹束缚住的,冰封也好火圈也好,锁链或者暗影也好,已经全部开玩笑似的消失了。

结界中其他魔法残渣也全部如同被橡皮擦抹过似的消弭无踪,此时此刻还漂浮在空中的,只剩下无数卦牌。

各种各样的卦牌组合成各不相同的形状,将整个结界团团包围,仿佛它们才是这片空间的主宰。

“你,你……!呜呜……”

“还行。”

庄纤跹一步步地走向左莉,左莉下意识地,还想施展一点儿火球之类的法术作为反抗,却马上引起附近某一组卦牌组合成的魔法阵的反应,只见在魔法阵和左莉之间一阵哑光流窜,才刚刚凝聚起来的火球转瞬间就消失了。

“毕竟你也是B级的,反应快动作也快,比起一些明明自称挑战者却畏首畏尾的学生好多了,不用磨蹭。”

“你……你这个,呜啊啊……”

左莉瞬间显得有些绝望,不甘心地冲向庄纤跹,匕首由防御性的反握转为正握——

不过这可没什么用。

虽然庄纤跹连一米六都不到,从体格上说也算是个小个子,但她还是比左莉高上不少,何况身材比例长手长脚,而且还是从小习惯打架的家伙。

理所当然地,庄纤跹轻而易举躲开了左莉的最后一刺。

“没浪费太多时间,挺好——就这样吧。”

然后,面对冲锋失稳的左莉,干脆利落地,冲她的后背落下一肘。

“哇呀!”

左莉立扑。

刚刚还放烟花似的华丽无比的决斗,就这么开玩笑似的,以体术格斗的方式瞬间结束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之前庄纤跹自己都说过了,在她眼里左莉取胜的概率只有五到六个百分点,她在这方面可不会开玩笑。

即使是此时此刻,一通恶战之后,伫立场内的庄纤跹也依然是一脸气定神闲,气都没喘一下。

相较之下,左莉看起来就惨多了。她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咸鱼。

“哇呀,压倒性的差距啊。”

“是呀是呀,虽然其中一方在嚷嚷什么‘只会一套’之类的,可是人家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你能怎么样嘛,哎……”

“该说果然只是心因科而已吗?比以前的挑战者坚持的时间还短诶……”

随着决斗的结果尘埃落定,周围的女孩子们开始议论纷纷,不过随着庄纤跹收拾好自己的衣装解除结界,这阵议论马上就停止了。

“嘘……”

“嘘!别说啦,她看过来了,正看着呢!”

围观的少女们顷刻间作鸟兽散。

庄纤跹看了看四处逃窜的同学们,表情一脸轻蔑,耸了耸肩,然后看向左莉,脸上的轻蔑还是没怎么变。

“怎么样,这下满意了吧?”

“哇,呜呜……”

“记住了,下次等我有空的时候再来找我,就这样吧,等院赛再见~”

庄纤跹单手叉腰,打开折扇轻轻摇了摇,头也不回地转身回寝室去了。

只有左莉还扑倒在院子里,半天起不来。

既是出于担心也是觉得她这幅狗啃泥的样子实在有碍观瞻,我赶紧开门来到院子里,拍了拍左莉的肩膀。

“喂,喂喂,你没事儿吧?”

“没事,肯定没事啦,呜呜呜——”

左莉的声音呜咽着,不过听上去不像是哭,更像是生闷气。

“——太过分了,居然真的用拳头揍我,太过分啦。”

“……”

不是。

所以说啊,你一开始嚷嚷着非要庄纤跹揍你,本来就很过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