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天爷呐。

左莉啊左莉,你可真是社交鬼才。

“…………”

“………………”

接下来的发展完全不出我所料,只过了不到一秒,庄纤跹就低着头一言不发地从楼梯间上面冲了回来,直接拉着左莉的袖子把她拽了出去。

“诶,诶诶……??”

“踏踏踏踏踏……”

“庄纤跹同学,你、你这是要……”

“少废话。”

只见庄纤跹一口气把左莉拽到了楼外的大院子里,取出折扇,配合着之前用过的几张木牌上下一甩,立刻有十几圈封条出现在宿舍外墙上,把院子内侧死死围了起来。

“懒得专门借场地了,这个结界抵御四阶以内的法术攻击还算轻轻松松,爱怎么打随便你,别再浪费时间了。”

“诶诶?”

左莉望着庄纤跹的架势,顿时大为惊讶。

“庄纤跹同学,这么说你是真的打算揍我啦?”

是啊,现在她是真的生气了,真的打算揍你啦,不要为这种事情得意啊!

我的这个堂妹啊,她从来不忌惮别人直接说自己实力如何。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她最最忌惮的一点,就是别人说她没信心啦……

接下来的场景可能会很惨烈,而我感觉现在……自己除了隔着窗户远远地看着,已经做不了什么了。

庄纤跹布置结界的这会儿工夫,宿舍周围的女孩子们也被这么大的动静吸引注意力,渐渐围拢了过来。

“诶诶?看,快来看看,那个好像是那位……‘爻算子’诶!”

“哇~~,好像真的是她啊,不可思议,是谁这么不知好歹来招惹她的啊?”

“看起来好像有点眼熟?诶你们看,你们仔细看,不就是那个,前段时间在大厅里惹事的‘那个’,左莉嘛,她也是B级吧!”

“最喜欢惹事的遇上最讨厌找事的……而且还是心因科对施法科,哦呀……好戏呀好戏。”

“话虽如此,但是毕竟是第十一名对第五个,感觉要吃苦头了吧……”

周围的女孩子议论纷纷,从风评里推断,好像都不太看好左莉啊。

话虽如此,这些话暂时是不可能传到左莉或庄纤跹的耳朵里的。

现在她们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

庄纤跹右手拎着自己的折扇,左手捻着数枚誊写着六十四卦符号的木牌,静静地眯眼盯着左莉,气定神闲;左莉也小心谨慎地反过来盯着庄纤跹,右边匕首以防卫性的姿态反握着,灵装已经全面展开了。

两人一边维持着这种互相提防的姿态,一边小心地绕着圈踱着步,短时间内,哪边都没有立刻出手。

优等生之间的对峙果然不比齐思秦那种莽夫,不能只顾着往前冲就完事。在战斗开始的前十几秒里,两人什么表面的法术都没有释放,我能注意到庄纤跹手上准备那种刻有八卦的木牌的小动作,也能注意到左莉在悄悄积攒运算量。但至少明面上,两人都只是在互相观察着破绽,谁都没有轻举妄动。

就在围观的女孩子为这静默与无聊而开始唏嘘时,作为对对方的第一次试探,庄纤跹先动了。

她将两张卦牌高高地抛向空中。

“听令——”

顷刻之间,水柱暴坠!

左莉的反应机制当然也不是开玩笑的,在毁灭性的水柱距离她还有数米之远时,她的身影就已经消失了。但也就在这时,在她的身影在不远处重新浮现时,又一道落雷在上方出现。

“!”

这种追击速度,这种精确算到左莉落点的计算力!?

然而,我的惊讶也只是我自己的惊讶而已,身处战斗之中的左莉已经将这发后续攻击躲开了。

她的反应速度和第一次躲闪基本没什么差别,就好像是正如庄纤跹提前算到她的落点,她也提前算到了庄纤跹的第二次攻击一样……

“你的回合结束了吧!?”

“……”

庄纤跹的回合其实并没有结束。

在漫天水花与电光之中,庄纤跹张开折扇并从中召出剑光,直接以本体冲向左莉。但是尽管如此,在明确看到了庄纤跹的动作之后,左莉还是如此这般充满确信地大喊了出来。

弯曲的匕首上浮现出代表着魔法的点阵,非常漂亮地招架——然后劈散了庄纤跹的剑光。

“轮到我了!!”

左莉的身影再次从庄纤跹的攻击之下消失了。

取而代之留在庄纤跹身边的,是穿插在她身体缝隙间的无数锁链。

“来了……”

这场景让我不由得低吟——是我在劫持案中授意左莉开发出的攻击模式。

通过足够长时间的精确的计算和积累,借此迅速施展限制魔法控制住敌人的移动,用这种方法争取到的时间来施展决定性的破坏。

“准备吃下我这一招吧——Til-Finale!”

我的这位堂妹,到底打算用什么手段规避这一击呢……?

“轰隆……”

庄纤跹并没有闪躲,实际上,被锁链限制了行动的她,也确实不太容易离开左莉巨大炮击的射程。

耀眼的魔力洪流转瞬间将庄纤跹的身影吞没——但是却只持续了半秒。

结界外面的学生们担心的惊呼也只持续了半秒。

场地中响起一阵尖锐又零散,像是什么晶状物破碎似的声音。

在这阵声音之中,巨大的魔炮裂解成点点光粒,以它的目标——庄纤跹为中心,向周围爆散开来。消失了。

平举着的折扇宛如乐队指挥棒,强令着这些闪光的“音符”飞舞消散,而在庄纤跹的身周,参与这场“演出”的则是一连串悬浮着的卦牌。

每一张挂牌的面上都刻着六道爻位,阴阳变化组合起来就是两卦六十四种组合,道家或者阴阳道家讲究的就是这种东西。而现在庄纤跹一次性排列出这么多不同的卦牌,它们的内容和空间排布肯定更有讲究,这里面的变化恐怕就更多了。

每一种卦象对应一种属性内涵,组合数量如此之多,能瓦解左莉的轰炸看来也就不奇怪了……

左莉一击不成,不得不拉开距离重新开始计算战术,而相对应的,庄纤跹的反应比她要快得多。

折扇轻摇,悬挂着的卦牌之中马上有两枚开始颠倒。

“……”

落雷再起。

“别开玩笑了!”

左莉飞快而灵巧地躲开了这一击,在这之后,电光落地如五雷轰顶,但左莉硬是凭自己飞快的计算速度,连闪带跳地躲开了庄纤跹所有的攻击。

“总是只用雷击的话,可别想再在我这儿占便宜了!!”

静电凝聚。

这一次操纵着电光的不再是庄纤跹,而是左莉,她收集起方才庄纤跹雷电攻击的余波,将其汇聚成一枚巨大的静电之矛,直扎庄纤跹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