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嗯嗯?”

“但是,请允许我拒绝。”

“呜,诶……??”

“让我去和那种家伙沟通,呃啊啊……”

我一边摇头说着,一边感觉下巴一阵打颤。

“我、总之我觉得我自己是做不到的,敬谢不敏。”

“呜……怎么,遥泠姐和她有什么……?”

“没什么。”

我马上否定左莉的疑问。

“总而言之,做别的都可以,唯独让我主动找她这件事,呃,呃啊啊……果然还是算了。”

“咚咚咚。”

然而事情很不巧。

就在我断然回绝左莉的提议的时候,窗口外响起了一阵敲击声,说曹操曹操到,那家伙就是庄纤跹。

“哇——庄纤跹同学主动找过来了诶。”

左莉望见窗口那边的情况,马上开始激动地拍打起了自己的掌心。

“遥泠姐,遥泠姐~?不需要拜托你主动去找人家了诶,怎么样?你觉得怎么样?”

“呃啊啊。”

这到底是什么鬼运气。

“我,啊……总,总之我看看,随缘吧随缘……”

事实上:随缘个屁啦,让我来和我的老冤家堂妹谈判,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挠了挠头发,踱步向窗前走去。

“那个,你有什……”

“吧唧~”

“……哇啊痛!”

庄纤跹单手掀开窗口上的小窗,另一只手手持一张电子卡片,朝我这个方向随手一甩,正好糊到了我的脸上。

是一张热水卡。

“喂,你就不能好好地把卡手把手递,”

“看准甩手的方向,张开食指中指和大拇指的同时手腕稍微向后缓冲一下就能接住了,麻烦动作稍微利索点。”

“……”

还没来得及数落她的暴力递卡呢,从窗口对面传来的堂妹的顺理成章的说教先把我噎了一下。

“说得可够轻巧,你那技巧谁会啊。”

“一舍的就不会抱怨,而且从提升舍管老师的服务效率这一点目的来说不是理所当然吗,卡片传递速度快传递时间就少,希望老师下次好好练练,这是很合理的计算推断,我可没有恶意。”

“在我看来你明明浑身上下都是恶意。”

黑漆漆的眼睛也好,黑漆漆乱糟糟的长发和呆毛也好,短裙下黑漆漆的裤袜也好,黑漆漆的恶意从包括那颗泪痣在内的身体每一处渗透出来,说没有才怪了。

“请您快点给我换热水卡,不然我就真要因为您耽误我时间而施展恶意了。”

“啧。好……行行行都依你的……”

没有办法,即使相隔五年也根本吵不过这个妹妹,我只能投降,乖乖开始帮她换热水卡。

不过说是帮她换,实际上这之中也基本没我什么事。

在我找好钥匙打开存放热水卡的抽屉的瞬间,她立刻掏出折扇一挥,用魔法把这个抽屉大大地抽开,然后用魔法抽出新卡,拿到自己手上,检查一下卡的质量再丢下现金扬长而去——整个过程只花了不到五秒不到,而我在这之中所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拧了一下钥匙而已。

如果被卡片糊脸不算的话……

“你这家伙……”

我望着庄纤跹的侧脸,不由得有些生气。

“别对宿管员的房间用魔法啊,你有这么急的吗?”

“就是有这么急,”

庄纤跹只是动眼珠子瞟了我一眼,头都没回。

“反正是很合理的使用,已经说过没有恶意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哈……”

哪有。

所以我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恶意。

“感觉你才来三舍不到十天就要换热水卡了。耗热水这么快,干嘛不留在水电智能计费的一舍?”

“……”

庄纤跹难得沉默了一下。

她扭过头,不悦地瞪了我一眼。

“你花热水那么快是干嘛?”

“泡画符,用现成的热水泡比直接施法泡要快要方便。”

“嚯……”

“话虽如此,本来能省下的时间被您这么一磨叽一耽搁估计也没多少了吧?麻烦,谢谢您帮换热水卡,告辞。”

庄纤跹单手叉腰,不屑地嗤了一声,转身再次离开。

但也就在这个瞬间,庄纤跹忽然愣住了。

就在她跟我说这么几句话的档口,她身后出现了一个女孩子。

不用说,那就是左莉。

天知道她啥时候从我房子里绕到大厅去的……

“庄、庄纤跹同学!你不许走!”

“哈啊……?”

庄纤跹单手叉腰,一脸不解。

不过左莉会突然这么做的原因,我倒是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左莉这个丫头,向来是做事一根筋,决定拍脑筋,虽说刚才本来是打算让我帮忙交涉,不过现在机会难得,再加上我确实实在应付不来庄纤跹,所以已经下定决心,自己冲出去跟我的堂妹谈判了吧?

左莉在庄纤跹面前深吸一口气,似乎在酝酿感情。

庄纤跹虽说还是一脸不解,不过她本来就不是仅仅因为困惑就会交出主动权的类型。

庄纤跹单手叉腰,微微昂起脑袋。

“怎么了?突然把我拦住言辞激烈,是有利害冲突?”

“利……利害冲突?啊啊嗯,那是,那是当然!我现在来找庄纤跹同学就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哈……?”

“嗯嗯,要说问题,要说解决……嗯嗯总之,庄纤跹同学,我是你隔壁的,心因科二年级的左莉,我来找你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我、我——”

左莉金色的眸子闪闪发光,看来是为了这次难得的机会豁出去了。

“——我要和你决斗!!”

“……??”

“啊咳咳咳咳——!!!”

我差点被自己一口口水呛死。

左莉啊左莉!

就算说你人脉不广,不擅长社交……你这“不擅长”的程度也太过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