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嘛……这个倒是知道就是。主要是性质之类的,类似运动会?”

“不是运动会!”

左莉马上用双手用力地摆了个叉叉。

“院赛是全方位魔法实际运用的比赛,嗯姆,说是武力比赛也行啦,和考验身体的运动会还是不一样的!春运动秋院赛,这件事情还是分得很开的啦。”

“这样啊……”

确实。

左莉之前好像就说过,我现在屁股下面坐着的这个折凳,就是她上半年的时候参加运动会的奖品。

“话说,我好像还听说,在院赛里拿到了好名次,对学生的学业都有好处的样子,是还有这回事吗,左莉?”

“嗯,是有这回事。不过因为是全校范围的超大活动,所以其实不止有学生可以参加,职工也可以来玩啦。”

“哦……”

原来如此。

看来和我那帮同僚们八卦分析的差不多嘛。

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看向左莉。

“既然如此,那你说这个的意思就是,你打算参加了咯?”

以左莉说风就是雨的脾气,参加这件事肯定是八九不离十了没错吧。

提供支持啦,有麻烦的时候帮帮忙啊之类的……我觉得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自己还是能做的。毕竟我和左莉之间虽然算不上多好的朋友,但表面关系也不算差,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嘛。

“……”

但也就在这时,左莉的表情却踌躇了起来,看上去好像很困扰。

“哎?怎么了,不打算参加吗?”

“唔唔……不是不打算参加什么的,只是,问题也就出在这儿啦。”

“问题、‘就出在这儿’……??”

左莉脸上失落的表情让我一下子有点儿神经过敏,脑袋瞬间开动了起来。

“莫……莫非,左莉,你被非议被欺负之类的事情还没解决?还有人,说,啊啊,胁迫你之类的?不许你参加院赛??”

“呜,问题不在那儿啦。”

左莉像拨浪鼓似的甩着她的那两支大辫子。

“非议肯定是有的,毕竟我是心因科的,而且我这种吊车尾,也确实相对差很多嘛,会被别人那样针对从一开始就是没办法的。——但是遥泠姐也说过了嘛!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被针对了就更要证明自己了!所以呀~~院赛是肯定要参加的!”

“啊……”

“所、所以说……”

一句坚定的宣言之后,左莉跟河豚似的,气势再次低落下去。

“都已经说了,问题不在那里啦……”

“所以说问题到底是什么啦?”

“就是说,”

左莉鼓起半边脸颊。

“院赛这件事情,是3v3的,就是说,是三个人组队参赛的……”

“诶……”

哇啊,居然还会有这种问题的吗。

这可真是个大麻烦啊。

“呃,你的话,这个……”

既然左莉都这么说了,那麻烦的根源可就清楚的很了,是真的很麻烦。

左莉这丫头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擅长社交,无论做什么都容易用力过猛,能交到多少朋友,那是真不必说了。

更何况还必须是好到一起打架的死党朋友。

“这个,啊呃,你现在不是正好有两个室友吗?一个蒂兰,还有一个那个姚初芸……?”

“玻尔同学是B级,我也是B级,院赛规定公平起见,两个B级不可以在同一个队伍啦……”

“啊呃。”

哇啊,这是什么讨人厌的规矩。

“那、那不是还有一个嘛。你把姚初芸拉来,这样一来不就只需要找一个了吗?”

“呜。”

可也就是这会儿,左莉反而发出了气鼓鼓的声音。

“呃,怎、怎么了吗?”

“这就是,那个,最讨厌的问题啦~~”

“最‘讨厌’的问题?莫……莫非你说,姚初芸那个家伙……”

“不是她干了什么,是她,被……”

左莉的语气一顿一顿的,不过这会儿听起来倒不像是支吾,而像是生气。

她的脸颊鼓囊囊的,活像一个封严实了刚刚蒸熟的包子。

“被,抢走了……”

“被抢走了??”

“就是隔壁那个……”

左莉抬起头来看向我。

“我昨天问她的时候才知道,刚刚好就在半天之前,趁我还在做别的,提前跑我们寝室来,把人家弄跑啦。”

“啧,你说你隔壁,那就是说……”

我的脑袋马上开始用力搜索起来。

“你们现在是住301,既然说是隔壁,那就是302,嗯302……”

呃呃……

左莉这话勾起了我非常不好的回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302寝室很久之前是没人住的,我不久之前才刚办理了这个寝室的入住申请,而且资料还是从左莉手上拿过来的。

“你,你说,302,就是那个……!?”

“是啊,就是那个。前段时间才刚搬过来的,全校第五的,超级厉害的那个庄纤跹啦……”

左莉眼神游离了一瞬,不过整体表情还是挺义愤填膺的。

“人家全级第五那么厉害,而且还是那么厉害的式法科,人脉关系肯定比我广多了啦。可是非要,咕呜呜呜,非要搬过来抢我的室友之类的!这样一来我不就完全没办法了吗,我到底该去哪里找人啊??”

“啊……”

听着真是惨。

我印象中的堂妹也确实一贯是这种作风。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如此,你来这边说这种事是……”

“遥泠姐你想啊——”

左莉正襟危坐,伸出一根手指。

“庄纤跹同学啊,平时走路火急火燎,表情冷冷冰冰的,我的话,我……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她接触啦。反倒是遥泠姐之前帮她耐心办理过入住流程,更容易和庄纤跹同学说话吧?”

“呃,道理是这个道理……”

“然后呀——”

左莉继伸出食指之后,将第二根指头也并排着伸出。

“庄纤跹同学姓庄,遥泠姐也姓庄。遥泠姐熟读道家的易经典籍,庄纤跹同学称号爻算子,也是玩阴阳魔术的,这样交流起来不是很有共同话题嘛~!”

“呃,这……”

“所以呀,我、我就想,”

左莉收回食指,改为双手合十。

“能不能,让遥泠姐帮我,就稍稍、稍微一点点,帮我一下!去跟庄纤跹同学说一说,让她把初芸让给我,能,能行吗?我一定会好好报答遥泠姐的!!怎么样,这个想法很有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