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以那位捂着冒烟的手掌呼痛的老大哥为首,这一大队村痞已经作鸟兽散,除了某两个倒霉蛋以外全没影了。

这两个倒霉蛋正眼冒金星,呈“大”字形交错倒在小溪边上,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的样子。

在他们俩的脑门上,人均搁着俩吹满了的大气球。

当然,我知道——只要是个有常识的正常人都知道,气球是不可能把人砸昏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这两个倒霉鬼被见义勇为的魔法师美少女用气球抡成了两只死鱼,而且短时间内肯定醒不过来。

感谢的话当然是说多少都不嫌少——不管是作为一个差点被欺侮的女孩子的立场还是作为一个差点在被动的意义上失去贞操的男孩子的立场。不过幸运的是,在一起返回校园的路上,我得知这个女孩子的住处就在学生三舍,既然如此,气球砸人的谜团也好,感谢的事情也好,日后就都有机会慢慢来了。

这个女孩子不仅是三舍的住户,而且是三舍的新访客。

在处理入住申请的时候,她递交的文件告诉我,她的名字叫柴璐,是这个月临时转入桃源学院的插班生,隶属灵能科一年级。

因为刚刚转学过来的缘故,不擅长处置校园外侧的结界而迷路,正是因为这种原因,所以才会碰巧救下我。

“啧,一年级,一年级啊……”

“嗯,怎么了吗,舍管姐姐?”

“咳……倒也没什么……”

才一年级就有这么一副,在我认识的范围内碾压众生的胸脯,这位柴璐小姐到底是吃什么长的。

上班中途突然冒出来一个插班生,而且身材还那么好,而且还好巧不巧英雄救美救我于水火之中,这还真是有够玄乎的发展。

不过好在单论“插班生”这一点,之前我处理过一次庄纤跹转入的事情,处理起来也算驾轻就熟,没遇到什么困难。

一番处理之后,钥匙、水卡、空调卡……还有杂七杂八的各类保证书,诸多材料交接完毕,我终于帮柴璐办好了她的入住手续,目送她离开了宿舍大厅。

“嗯,柴璐,‘柴璐’啊……”

也许是吊桥效应的缘故吧,看着柴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虽然说不上“春意”吧,但着实有一阵阵的荡漾。

又温柔又善良,说话也礼貌有元气,温暖人心……左莉有的优点她全都有了;而且还不像左莉那丫头那样一惊一乍,能在危险面前做到处变不惊,而且最重要的是,柴璐肩膀以下那对……

“嗯,嗯嗯,嗯嗯嗯……”

简直是压倒性的绝望啊。

看左莉平常那么喜欢喝牛奶,怎么到头来就这个水准呢?

“遥泠姐,遥泠姐!”

窗口外的阵阵敲击声把我从幻想里猛地拽了出来。

“总算等到你回来啦,遥泠姐!在干什么呢~?”

“哇,哇啊啊啊没、没……没干什么……!”

居然是左莉!

“才……我才没有干什么失礼的事情哦!巨和贫什么的,牛奶和锉刀什么的,没有想那种奇怪的事情……我什么都没做!!”

“诶……”

左莉奇怪地歪了歪脑袋。

“虽然没听懂遥泠姐在说什么,不过,我本来就没问在想什么啦。”

“啊啊嘛……”

“踏踏踏踏。”

左莉一路小跑,从大厅绕到我的房间门口,敲门让我把她放了进来。

“我呀~我是说,从国庆刚开始起一直等遥泠姐回来~”

左莉钻进屋子里来,开开心心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床沿上。

“已经等了好久了啦!等的我好急好急的,遥泠姐看起来玩得真的很尽兴的样子——”

“咳,这个嘛……”

“怎么样怎么样,我给遥泠姐写的旅游指南果然很棒吧。遥泠姐都去哪儿玩了,要不要跟我说说?”

“哈。”

某种意义上是挺棒的。

国庆外出之前,左莉专门给我塞了一本笔记,上面记载的都是城市里好吃的餐馆,我这两天从里面挑了几家,味道确实不错,可是问题是,左莉在笔记里标注的地址全都标错位了啊……

这种话题还是跳过为好,而且我在酒店里质问老爹,以及回学校的路上差点被痞子非礼这种事也不适合交代给左莉听。

“确实挺棒的,不过那个先不说啦。”

我赶紧挥了挥手。

“倒是左莉你当初只给我笔记,完全没有和我一起出去玩得意思,是不是国庆还有什么事?看你现在还挺急的样子,是找我也有什么事吗?”

“呜诶~~”

左莉忽地不满地撅起了嘴巴。

“我……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遥泠姐了吗……”

“啊,啊啊没这回事,你当然是什么时候想来都能来啦。”

“嘛不过,这次来找遥泠姐确实是有事哦。”

“噫。”

这臭丫头,没想到偶尔还喜欢耍点小脾气。

“那、那你就说呗。”

既然过来找我确有事情,那作为招待,茶水当然要管够。

我去拎开水壶倒了杯水给左莉,打开折凳坐在左莉面前。

“你这边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还非要找我?莫非国庆节真有这么忙的?”

“嗯嗯,确实挺忙的。不过……只是时间凑巧,不能说是因为国庆节就是啦。”

“那——”

“院赛,遥泠姐听说过吗?”

“哎??”

巧的很,之前舍管的群里就在说这件事。

看来这个所谓的“院赛”在学院里是真的相当受关注。

“听……嘛也只是听说过名字而已啦,具体怎么说?”“简单来说,就是秋季举办的全校规模的比赛啦,说全名的话,应该叫桃源学院秋季对抗赛,是全部学生都能参加的大比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