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到底还能做什么??

我现在唯一有可行性的选择就是后退,可是事实证明即使是后退也不行,有个稍矮一点的家伙从我的身后逼近,直接不耐烦地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还妄图伸手来抓我的胸。

“哎哟大哥啊,就只有你会文绉绉地说那么多屁话了。现在还跟这娘们废话干嘛?看这娘们长得骚的,嘴上说着不想要,估计真干起来没两下就能老实得像母狗一样,你看现在这荒郊野岭的,大哥要不我帮你先——”

“那个呀,几位~?”

一阵明朗清亮的声音忽然打断了这几个男人的叫嚣。

“……”

前脚刚说出“荒郊野岭”这种话,后脚马上又出现了外人,这群男人顿时一阵尴尬,马上纷纷露出警惕或抖狠的表情,朝声音的来源转过头去。为首的那位更是龇牙咧嘴,直接张嘴准备呵斥:

“哪儿来的不识趣的家伙啊,不要坏哥几个的好——哈啊?又是个小姑娘美女胚子?”

“那个呀,请,不要叫我美女胚子啦。”

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个一头浅蓝色及肩发的,穿着灵能科制服女孩子。

女孩子交叉十指,眨巴着浅蓝色的大眼睛,非常诚恳又不卑不亢地说着

“你们呀,请……我是说有可能的话,能尽快把那个大姐姐放开吗?在我看来呀、她好像不太乐意的样子呢。”

得救了!——我的心里立刻浮现出这样的想法,但是片刻之后,我就意识到这样的想法其实并不可靠。

桃源学院的学生大部分是D级,这部分的学生战斗能力只相当于持有武器的普通人,面对围殴的胜算可未必有那么大。更何况这群痞子手里又是鱼线又是小板凳,还有剥皮小刀,可未必算得上是手无寸铁……

为首的那位大哥显然也理解这一点,更何况从表面上来看,反倒是这个蓝发女孩子看起来是手无寸铁。

“哈啊,小妮子,又来一个,你们一起的??”

大哥扛起小板凳,歪脖硕脑地,表情颇为不耐烦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不过,在视线触及她的胸部时,他的表情忽然愣了愣。

“哎哟喂……”

这一点,我也注意到了……

这个蓝发女孩子有着一对圆滚滚的,相当丰满的胸脯。

虽然绝对尺寸未必有我的大吧,但是考虑到她的身高稍矮于我所以本来也不需要比我的大,而且这对胸部的外形看起来又圆又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比我胸前的那对更引人注目。说是坊间罕见的珍宝,都感觉像是埋汰她了……这对于一般的男性来说就是绝品啊……

“哎呀呀呀呀小妹妹,这个事情啊,你又不是人家,你怎么能说人家不乐意呢?你都还不知道她要和我们做什么快乐的事情呢,既然来了就一起做呗,试试才知道快不快乐哦!”

“这个呀,嘛……有可能的话,还是希望你们停止这么过分的骚扰行为哦。”

蓝发少女抖眉尬笑一阵。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自认为自己还是能知道的啦,真的是很不好的事情,真的希望你们能赶紧停止,什么的。”

“哈啊,不好?”

老大哥一边走向蓝发少女一边放声大笑。

“那可搞笑呢,怎么会不好呢,对我们可是好得很呢!”

“我、引起你们误会真的很抱歉,但是我说的是事情不好啦。”

少女灵活地一侧身子,躲开了这个老大哥冲她肩膀而来的粗暴的一抓。

“哈啊啊??事情不好,什么,狗屁!歪理胡说!!”

“因为,”

“!?”

就在这个瞬间,在蓝发少女松开交错着的十指,含蓄地说出“因为”二字的瞬间,似乎是因为什么原因,痞子老大哥的叫嚣忽然停止了。

“你、你……你……”

“因为啊,这是我的个人观点哦。暴力抢夺是不会让钱变多的,但是人却会受伤。”

“你………………”

蓝发少女语气温柔,气定神闲,而与她相反的是,在她对面的痞子大哥颊间流汗,身体因为痛苦而不住地颤抖着。

这个身材高大的大哥的手心正中央“嵌”着一枚钢珠。

“哇,啊啊啊啊啊啊……!!”

即使对于我这种见过“魔法”的人来说,这也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

是个人都知道,表面光滑的钢珠,除非施加巨大的速度或力气,是不可能镶嵌到人体里的,而如果真的以那种方式实现这一幕的话,这位老大哥的胳膊早就飞出去了。

钢珠表面泛着冷峻的银灰色金属光泽,但是它与这个老大哥手掌接触的部分,却不断散发出浓浓的白烟。

“边上就是水源,您赶紧去泡一下还来得及,而且,也希望您的朋友们也马上停手,毕竟……”

蓝发女孩子继续交叉双手。

“有人受伤了,真的很不好啊。”

“哇啊啊啊啊痛啊痛啊!!”

带头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但是同时声音中还透出的是恨意。

“我们,你们一起上,区区一个小妮子,别让她跑了!!”

“诶——”

蓝发少女发出一阵受到惊吓似的惊叹,但是很快,随着周围的村痞们露出狠相包围伤害,这阵惊慌马上变成了无奈。

“那、哎……那就没办法了,我个人是觉得没办法了啦。”

这位女孩子从腰间的小挎包里取出了几枚气球,然后冲我双手合十。

“那个,大姐姐,请……保护好您自己哦。”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一场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