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中级女子魔法学院坐落在城市郊区的山中,用阻碍普通人认知的结界遮罩着。

我当初第一次进入学校的时候,因为手里没有任何技术的缘故,绕了一个大远路,从更加偏远的城市外围走“后门”才进入学院。不过如今我已经是校内员工一员了,已经明白了使用相对正常一点的方法到底该怎么进学校,也就不用绕远路了。

要知道两者之间绝对距离可是相差足足六、七公里,从使用的交通工具的限制,绕路等等问题来看,还要远更多呢!

而有了正确的方法之后,即使我是完全没有魔法能力的普通人,进入校园也容易多了,只要按照之前已经拿到过的指导手册……

“嗯……先沿着这条河流,走到水流分叉点,发现有桃花林的时候再抬头,激活第一张符咒……”

就算之前因为买电脑已经出入过一次学校了,重新做起来也还是感觉麻烦啊。

“桃花林,桃花林啊……”

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之类的吗?

这所学院是真打算完全按“桃源”的那个意思来修的啊。

之前就已经说过,桃源学院里有一小不大不小的溪流横穿而过,现在我身边的这条小溪想必和那就是同一条,然而放眼望去,和我同道的返校的女孩子倒是不少,溪畔却完全没有显现出学院的样子,有的只有松软却不黏稠的土壤,不知是真是假的桃花树林,还有零零星星只见轮廓却不见人影的渔屋……

景色倒是挺美的,只可惜同行的女孩子们早已轻车熟路,对此熟视无睹,而我烦心于怎么准确按教授的指导穿过结界,同样没精力赏阅这梦幻般的景色。

也许是会魔法的女孩子们比我要更容易掌握穿越结界的法门,低首行路之间,附近的女孩子一队接一队地,不是拐了个弯突然消失在视野的边缘,就是突兀地直接从眼前消失,渐渐地越来越少。从抵达结界外沿起,走了大概四五分钟之后,身边的同校女生已经一个都没有了。

而我还在焦头烂额,提心吊胆地检查着沿途的景象,生怕错过帮我穿过结界的关键节点。

是方法出错了吗?

“哈啊,冷静,冷静……”

之前做没做错不知道,最关键的是当下的操作不要出岔子,不然就要从头再来了。

“哈啊——山石堆砌出来的地方,应该就是这儿了,平举双手,激活第三张符,哈啊……啊欠!!”

“…………”

啊。

得了。

这次是真出错了。

视野中的缤纷桃花在我这声喷嚏中瞬间消失,这意味着我被直接从桃源学院的结界里弹了出来,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返回入口处重新开始。

好气好气啊。

虽然明知道魔法不是什么省油玩意儿,这会儿的挫败感还是让我深深感觉到了不会魔法的不方便。

“啊啊啊,重来重来——!”

桃林消失了,那些返回学院的女孩子们此刻和我处于不同“位面”,当然就更不可能见到了。取而代之的只剩脚下不变的泥土和溪流,溪水如结界中一样叮咚个不停,感觉像是在嘲讽我。

但与此同时,我的耳畔忽然又听到了另一阵声音,似乎是来自其他人的脚步声。

“咦?”

“诶——”

“哇啊~~!”

我侧身向声音的来源望去,随之而来的是男性惊叹的声音。

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的是一些男性……或者说是男孩?他们年龄不齐,更准确来说,似乎应该说是成年男青年和少年的混合体——人数大概有六七个。

这些人有带鱼竿的,有带渔网的,还有拎着板凳水桶一类道具的……这让我想起了刚才沿溪前进的时候看到的那些“鱼屋”,顿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些人应该是住在结界边缘的郊区居民吧,平时大部分学生都能正常穿过结界进入学校,不至于掉出来。换一句话来说,这里虽然离学校最近,却反而是最不可能出现学校人员的“魔法的死角”,几乎不会有外人问津。

这些男性的头发缺乏打理,衣服也大多呈现出带着污渍的很少清洗的状态,他们之中,绝大部分从面相里就透出一股痞气。

“哎哟喂,大哥?这,这怎么回事啊,这路上怎么冒、冒出来这么靓一妞?”

“……”

说这话的是人群侧面的一个个子相对矮点的小家伙,而他说话的对象在人群中体格最大,看样子就不是什么爱安好心的人。

“哎?哎呀呀呀呀……”

经小跟班提醒,这个男人将注意力集中到我身上,很快露出了坏笑。

“哎呀呀,呀呀呀呀,好事儿啊好事儿啊——”

“……”

“——小姑娘是迷路啦?一个人出来游山玩水逍遥自在呢,有没有感觉孤单啊~?”

“关、关怀就不必了。”

而且这语气怎么看都不像是真心关怀吧。

我抖着嘴角后退两步,在裤兜里搜索着有没有能拿来防身的物品。

「庄遥泠搜索了自己的口袋」

「庄遥泠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感觉挺好,我还急着赶路呢。倒是那个啥?几位大哥,你们别盯着我嘛是吧,我这儿也没鱼啊,好不容易出来郊游不能耽误时间扫兴,你们赶紧抓紧钓鱼去嘛~?”

“啊,啊哈哈……嘿嘿嘿嘿嘿嘿……”

可惜的是我这串话术好像没啥效果。

眼前这组男性还是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痞子N人组搜索了庄遥泠」

他们确实没找到鱼,我的身上没鱼。但是他们的视线方向已经告诉了我,他们找到了什么。

「痞子N人组发现了‘奈子’」

为首的这个男人冲狐朋狗友们挥了挥手,这群朋友马上心领神会,朝我身周围了过来,他本人也带着讪笑步步逼近。

“哎哎哎,别这么说嘛,小姑娘?玩啥不是玩啊,哥几个的钓鱼竿可坚挺了,来啊,来跟哥几尝一尝玩玩啊,来呗?”

“哇啊你、你别过来。”

看这几个村痞也不像是练过的样子,如果是在学校里有折凳,又或者我没变成女孩子,现在还保留着男人的力量或体格,我说不定现在就直接豁出去一脚抽上去了。可惜现在不行,虽说我差不多一米七的身高也不算矮,但是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这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对抗。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我现在是男人,根本就不可能被这种精虫上脑的家伙纠缠吧?

明明是个男人,如今却要在这荒郊野岭地遭遇贞操威胁,这场景到底是该有多魔幻……而且更扯淡的是,我现在绞尽脑汁,感觉也想不出来有什么能够保护自己的方法。

有点恐怖,不,是非常非常恐怖……女孩子居然有这么弱势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