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一点之前对吧?啊嗯,好,好……我马上……”

挂断电话之后,我从床头柜抽屉里找出变身用的项链戴上,在那阵奇怪的感觉流遍全身之后,确认身体已经变化完成,然后开始懒洋洋地穿衣服(←女装),一边不情愿地穿着一边浏览着刚才放在衣服旁的手机。

也许是因为中午是休息时间的缘故吧,这会儿手机屏幕上的消息一阵阵如台风一般地刷屏而过,其中绝大部分消息来自于一个叫做“扫地僧公馆”的群,看名字就知道,这个破群的群主把大家都定义为大隐隐于市的高人——我前几天才刚从一舍的某个家伙那儿要到群号加进来,这个群是为了我们学院的宿管员沟通而建的。

【九号楼-大烟灰缸】:哎哎[emoji],趁现在问一下啊,今年你们有没有打算去院赛搀和一下的?

【一号楼-真红眼白兔】:我就算了,容易给她们添乱,不惹麻烦

【九号楼-大烟灰缸】:嗯,也是啊,咱们宿管员参加这个好像也没啥盼头……哎[笑哭],我要是有那个和小姑娘们打个有来有回的实力,我估计也去混个老师或者研究员,不会留这儿当舍管了吧?

【十号楼-Broccoli】:没盼头但是有好处啊,说不定打出水平来了被谁看上了呢?

【十号楼-Broccoli】:我这边今年有个C级的学生跟我关系挺好的,看她有没有兴趣参加呗!就算拿不到成绩,趁机翘班娱乐一下我感觉也挺好。

“院赛……好处?”

好奇心让我忍不住想要发言问个究竟,不过仔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果然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

于是我放下了手机,一边和胸前多余的肉肉以及背后该死的胸罩扣子做着斗争,一边继续低头观摩着她们群里的聊天。

这些同僚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看起来甚是热闹,但是仔细一看人名,从头到尾其实也就那么三四个人在聊,不过托了最多嘴的那位“大烟灰缸”的福,信息量倒是很足。

虽然闲言碎语不足以让我了解这个“院赛”的全貌,看这些同僚半开玩笑半吹嘘的语气,也肯定有偏误就是了。

首先总的来说,这个“院赛”是桃院学院校内一年一度的正规活动,从性质上来说,是一次武力竞赛。

以上是这段对话里提纲挈领的主要内容,接下来这群同僚们交头接耳地说了很多琐碎的情报和历史情节,大体意思就是说……这个院赛啦好处特别多,虽然参赛主体是学生,不过实际上所有非教职职工都可以参加;在比赛里名列前茅的学生可以得到各方老师的青睐,除了比赛本身得到的奖学金以外,还会受邀参加很多研究项目,曾经有很多学生借这次院赛拿到了各种各样的机会,保送啦,学分啦,甚至因为展现出的特殊才能直接被特殊组织相中就业之类的…………众说纷纭,不过遗憾的是,因为进入八卦模式的缘故,有用的情报在这里也就差不多终止了。

群里接下来开始谈论到底谁比较有潜力去院赛里掺和一脚,因此理所当然讨论到战斗力的问题,然后不知怎么地说起半个月前的劫持事件,然后就“@”起了我。

“呃……”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吗这是。

这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啦。采访啊采访,采访你们没看吗,击败劫持犯的主力是左莉啊,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群八卦的家伙。

面对突如其来的围攻,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只能先打出一串省略号「…………」,然后开始否认三连。

我不是。

我没有。

别瞎说啊!

然而否认的成效似乎不咋地,就算我这么说了,群聊里的消息还是刷屏依旧,看来这群不爱好好听正规新闻的八卦同僚是不打算让我好好用手机了。

没有办法,我只能老老实实关上手机装死,然后下楼退房吃饭去。

退房的时候,前台电话旁的服务小姐看我的眼神好像有点奇怪,想想可能是反差问题,刚才接电话的是个男声,下来退房的却变成了女孩子,想想是挺古怪的。而且从治安管理上来看,还确实不得不怀疑。

这种盯通缉犯似的表情弄得我挺难受的,让我不得不回了这位小姐一个“自己领会”的不屑眼神,没想到还挺有效,对方马上心领神会,露出了一个“原来如此”的坏笑……不,不对!所以说不是你理解的那样啦!

“房间已经退好了,请注意最后检查行李。您的那位先生的东西也不要忘了,欢迎下次再来哦~”

“啊,呃呃……”

所以说真的不是那样啦!!

我来开房只是遵循人事老师的忠告,找个地方安全变身而已,我和我之间到底要怎样才能下次再“来”啊,光速绕树吗!?

辩解没有意义,果然还是逃跑为上。

离开酒店之后,因为还在市中心的缘故,我在左莉推荐的闹市区旅(chi)游(huo)指南中研究了一阵,最终选择其中一家寿司店简单吃掉了午饭,然后踏上了回程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