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这是一声枪响,但与此同时出现在视野里的,是几十道金属火花。

「能力反应~!」

「姐姐,娜娜说感受到你周围有人使用平行视差了!」

“……”

「您刚才一直没有回话,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啊,是,是的……”

眼前出现的景象让我感觉更加战栗。

也许让我到这里来帮忙,于我于大家真不是什么好主意。

“犯人瞄准左莉……用一把手枪开了一次枪,结果有,啊,呼……有,几十发子弹的攻击声,啊当然,跳弹好像还是只有一、一个,大概这么个情况……”

「是‘平行视差’很经典的用法,果然。」

念话仪对面传来咋舌的声音。

「这个结界可以帮助他很好地改造结界内的空间性质,对于发挥平行视差能力可以带来非常方便的好处,这还真是……左莉同学怎么样?」

“她、她啊……没事倒是没事,没被打中,但是……”

「但是?」

“呼啊……”

左莉确实没有被击中。

似乎是托了心因量具提供的计算力的福,她使用了一个距离非常短的瞬移魔法,这个魔法只帮助她移动了半米不到的距离,却恰到好处地,帮助她把四面八方的复制出的子弹——除了扯烂裙角的两三枚以外——全部躲过去了。

只不过问题出在这之后。

在躲过这一轮攻击之后,左莉再次使用了一次短距离的瞬间移动,方向是指向那个蓝发男人。

左莉向对方冲了过去。

“啧!”

再继续下去,再近一点,可就没人能保证左莉再完美躲过那些攻击了!

「所……所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具体还有什么问题?」

“没空跟你解释了,会好好执行你们策略的,具体等会再说!”

我焦躁地喝断了独孤宁宁喋喋不休的疑问,拎起折凳,开始朝着和左莉成固定角度的方向移动。

我这种三脚猫的身手,贸然冲上去肯定是不行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必须要根据左莉的走位做好策应——

左莉的移动方式是直线。

男子瞄准她的眉心再开一枪,这次左莉没躲没闪,直接用一串护盾模样的法术将子弹弹开了。

男子微微皱眉,借着自动手枪的好处,马上再补一枪,但这个时候左莉已经近了。

匕首弯曲的末端勾住枪身,让射击的方向直接偏斜,由这一次射击复制出来的子弹也一律全部失准。

走廊里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声音响成一片,左莉趁着这一会儿再朝男人的右手补上一脚,手枪终于彻底偏向毫无意义的方向,一时半秒间是不可能再攻击左莉了。

好家伙!

左莉这家伙力气这么大,在打架的时候还真能占不少便宜!

在这一瞬的优势之时,左莉扬起她惯于施法的左手,密集锐利的冰锥立刻在周围接二连三地成型,方向全部瞄准男人的脑门。

但是……

“……”

太慢了!

非要硬掐数字的话,这串攻击从发生到成型也就大概两三百毫秒,不比普通的一拳砸脸慢太多……但是,确实太慢了!

如果是我的话,在方才失势的那半秒,八成躲不开左莉这种密度的攻击,可是男人是魔法师啊——而且是窃取了斯蒂兰娜“平行视差”能力的魔法师!

明明采取的是这么耿直的进攻方式,速度居然还这么慢,这种打法根本不可能有效的!

“嚓嚓嚓嚓…………”

冰锥落空,全部没入地面崩碎的声音就是明证。

男人已经躲开了——用瞬间移动的方式,而出现的位置是左莉背后。

枪口举起,扳机扣动。

左莉似乎没反应过来。

我不能保证这一次她一定能反应过来。

不能再等了。

“哈啊——”

伏行,滑步,突击。

我借着冲刺的力量,利用折凳推挡,强行打飞了男人手里的枪械。

“你这家伙给我……”

推挡的动作让折凳向前高高扬起,借助这个势头,说是顺手也好,说得更帅气一点说成“连携技”也好,我大喝着,将折凳猛劈向男人的头顶。

“……适可而止!!”

当然,气势是出来了,只不过事实上并没有打中。

使用着和回避左莉一样的方法,男人将我的攻击漂亮地躲开了。

“遥泠姐!?”

左莉发出惊喜的声音。

“我就知道是你神机妙算,居然算到了这个臭男人在打宫桥学姐的主意,现在情况怎么样?果然是你们来支援了吧?”

“哈……”

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我要是能那么神机妙算,我早就炉石竞技场十三胜……啊呸,早就高考榜上提名读书去了。

“事情很麻烦,说是支援吧,其实也没有那么好的事。”

我摇了摇头,扶着折凳警惕地看向男子移动的方向,匀出精神来跟左莉飞快地说道。

“具体先不解释了,你和我都冷静下来,你到目前为止的打法都太莽——”

但是左莉好像压根没打算把我的话听完。

“那就太好了!”

左莉扭了扭右手的手腕,将手里的匕首紧紧握住,左手的灵装中也再次浮现魔光。

“现在以二敌一,我得说啊……这家伙输定啦!!”

左莉冲了上去。

更准确地来说,左莉借助某种动力强劲的魔法,将它和那些短程瞬移的法术融合起来,像弹弓似的弹了出去。

这一次的冲击路线还是直线。

而且,还是以正面弹开男子的枪击,最不偏不倚的强袭模式。

上头了……

左莉这个家伙,虽说平常一直是一副怂样,但是该说是不出所料,或者说……这个样子才是理所当然吗?在实际面对大问题的时候,她果然什么顾虑都忘光了。

彻头彻尾地上头了。

“我就不信这一招你还能躲开,Eksplodo——奥秘爆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