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他们的声音能传过来,你也别想指望能有魔法师活着进来救你!给我老老实实地,把那个小东西叫过来,把我的条件送出去!”

“给您‘老老实实地,把那个小东西叫过来,把条件送出去’,是这样没错吧?”

独孤宁宁沉稳地把那阵声音复述着传了回去,把帽檐摆正,眼神中透出集中感。

“我们确实地,完完整整地听到您说的话了,只是从您窃取的平行视差结界技术里抽取这一点情报,能力的原主人还是可以协助我做到的哦。”

“…………”

“请不要过于紧张,我们理解您采用这种极端行为背后的苦衷,不要担心我们利用您回答的声音施展咒法,我们着实没有这种企图和能力,只要您肯和我们放开来沟通,我们相信问题是可以解决的。”

“你!?”

从那边传来的,带着杂音的男人声音之中听不出来什么惶恐之感,不过他的声音很高很大,显然还是有些惊诧的。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还可以突破我精心谋划的【灰调视差】结界,把我的声音窃听出去的?”

“恰~,你好~~”

斯蒂兰娜马上凑到话筒边上,送给了对方一声短促而带着情绪的“问候”,宁宁也跟着耸了耸肩。

“不是什么不得了的老师,只是您的结界能力的原主人……和一个碰巧有契合能力的同伴就是。稍微介绍一下,刚才说话的这位叫斯蒂兰娜·玻尔,您应该知道的吧?”

“别跟我说这些客套话!”

对面的声音听起来很凶狠。

“在那里装模作样好像很凶狠的样子,可是实际上你们现在都没人过来,说明你们实际上根本就拿我没有办法吧?”

“……”

“可别装模作样了,别给我开玩笑!我手里有你们的学生,休想轻举妄动——我是真的会动手的!!”

“啊嗯,是,我们不会轻举妄动的,是的,我们非常理解您的情况。”

那个男人没有被宁宁和蒂兰的下马威弄动摇,他的心理素质显然不赖,或者至少对自己结界的强度早有准备——既然如此,我从独孤宁宁的表情语气也可以看出来,她收起刚才那副藏着潜台词的攻击性语调,开始好声好色谨慎对待这个藏在结界背后的敌人了。

虚张声势失败了,对方知道我们这边无法突破他的结界,我们没法轻举妄动,倒不如说,因为宫桥羽合这个人质在对方手上的缘故,现在绝大部分主动权全都在他的手上。

斯蒂兰娜的嘴角漏出“咻——”的焦躁杂音,独孤宁宁则是深吸一口气,似乎在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您会不遗余力用这样的方式来这里表达您的声音,这之中的苦衷,我们是非常理解的。我们会非常努力地去理解您的诉求的,所以请您不要有太大的顾虑,把您想说的说出来好吗?我相信,没有和平沟通不能解决的问题,请您尽量冷静下来,跟我们聊聊好吗?”

“哈……”

从那边传来的声音稍稍中顿了一下。

杂音微微抖动,听起来像是混进了一点笑声。

“别开玩笑了,就你们这样子,一群小屁孩能懂什么?把你们管事的叫来,让我和她直接对话!”

“……”

这话听着可真是讨厌。

独孤宁宁的表情没有显出被“小屁孩”伤到的样子,不过她轻轻扶了扶帽檐,显然还是受到影响了。

“嗯……这个,学校里正有麻烦事态就是,所以帮您找上面的老师可能会比较麻烦,不过……是的,行,我们会努力,就是不知道您所指的‘管事的’,是做哪一方面的老师呢?”

“哈?有麻烦事啊,哈哈,有麻烦事啊……别开玩笑了!一副一套一套的官腔却连这都没法理解,所以我说了你们是小屁孩了啊,就是你们的那个,做钱和对接的,管魔研职称的那个!”

“——应该是研究纠纷。”

独孤宁宁卡着男人说话的空档,转过头来,非常小声急促地同我们分析道。

“就是紫色头发的,喜欢装模作样满嘴胡话的那个,把她给我找过来,我要看她低声下气地和我谈谈!”

“——是人事老师,是外包研究导致的纠纷没错了。”

“呃……”

独孤宁宁这套话术让我顿时咋舌。

刚才那句“是做哪一方面的老师呢?”,原来个中全是玄机……

明明才被男人一套下马威贬到劣势,却能马上套到这种情报,这个独孤宁宁真是个人精啊。

“啊唔,咳咳……那,那可太巧了。”

独孤宁宁马上轻咳两声。

“那位老师现在虽然来不了,不过我正巧和她非常的熟悉,如果有什么不得了的要求的话,我们是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她做主的,您看怎么样?”

“哈……?你们在装模作样什么,这么惊动天地的项目进展……”

“总而言之,请您一定要冷静,冷静就是,调整好心态。”

独孤宁宁深吸一口气。

“桃源学院向来不会在对待外人上乱来的,我们想这之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如果您冷静下来,我们一定能好好解——”

“误会?木已成舟还能有什么误会?!”

“……”

“别说漂亮话了!在那里叽叽歪歪很烦人诶,再说不搭界的废话我就要动手了,好好告诉你,我手上的人质可不是假的,我是真的会动手的。——来,快点说话,告诉你的可爱的风纪委员们,让她们知道我手里的枪可不是开玩笑的!!”

“呜……”

从喇叭里传来了轻微的呜咽声。

“不、咕呜……不要……”

是女孩子的声音,这一点我们之前早就知道,那个男人确实不是在开玩笑。

“哈,现在懂了吧,所以说你们给我老实点,我说要见你们的管事的,就是要见,快点把人给我叫过来!”

“唔,啧……”

独孤宁宁掩嘴咋舌。

“都说了暂时找不到了啊,这个大叔怎么就是听不懂呢?”

“装作,听不懂~?”

“不排除这个可能……”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的本意可能并不是劫持,反而更可能是拖延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