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宁宁的语气越来越焦急,给人感觉只差一点就要厉声呵斥出来了。

“请允许我重复一遍,现在这个情况,我和‘棱镜’很难处理,这样下去会出现让我们所有人后悔的后果,请你们——啊…………”

独孤宁宁的神色黯淡下来。

通讯的那一边看来是挂断了。

“孤立,的吗~?”

“嗯。”

独孤宁宁看着斯蒂兰娜点了点头。

“她们那边声称遇到了比我们更严重的安保危机,把除了我和你之外的所有人手都调走了就是。现在能处理这件事情的,恐怕只有我们了……”

“那就~”

斯蒂兰娜听罢,马上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摆弄了一下脑袋上的紫宝石发卡。

“从外面炸掉。”

“炸掉什么的……”

“暴力,的来着。功率超载,破解。”

“……”

“炸掉,歼灭,彻底~破坏。”

“所以说你稍微注意一下左莉和那个宫桥什么的安危啊……”

“唔——”

“哎。”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个斯蒂兰娜,行动力过剩是一方面,在策划方案的时候脑袋实在太直。

不过,即使否定了斯蒂兰娜的策略,我自己其实也没有太好的主意……

“你们刚才说,这个结界和外界是完全隔断的,这样一来是意味着在破解之前根本不可能冲进去吗?”

“不、不能这么说……毕竟是同源的能力,应该还是有方法就是……”

独孤宁宁的视线在室内检视了一阵,忽然落到墙边挂着的寝室消防地图上,快步走过去,把地图扒拉了下来。

“总之,我,嗯,我先建立一个粗略的映射。”

“你……你说建映射和扒地图有什么关系?”

“也不是什么很宝贵的东西,现在事情紧急,不行吗?”

“啊啊……没什么不行的,请你尽快。”

“嗯的。”

独孤宁宁点了点头,一手举起消防地图,看向斯蒂兰娜,一手扶住自己耳畔的对讲器。

“娜娜,同调一下,给我提供一点理解力的支持,我来试一试。”

“嗯~~”

蒂兰点了点头。

两人协力片刻,板状的消防地图上开始显现出裂纹,但与此同时,四个小号的亮点也开始在地图上浮现。

“这个是……?”

其中两个小点离得很近,处在同一间房间之中,还有一个点蹲守在距离它们两三个房间的地方,悄悄缓慢地移动着。

还有最后一个比它们都要小一圈的特小号亮点,一直在很远的地方游荡——这样的场景持续了大概十几秒,与此同时,地图板上面的裂缝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撑不住,变成齑粉掉了下去。

“是入侵者和被劫持的学姐吧……”

“宫桥和~男人。”

“嗯的。”

独孤宁宁点了点头。

“然后稍微近一点的这个应该是左莉同学,看起来好像还挺谨慎的……至少暂时比较谨慎就是。但是最远的那个……”

“……”

有点诡异。

从找学生们问到的情况来看,困在宿舍三楼的是不该有左莉和“宫桥羽合”之外的任何存在的。但是如果独孤宁宁的法术靠谱的话,现在藏在三楼的人显然还有一个……

事情似乎显得更加麻烦了。

我对于这种发展实在是感觉有些缺乏主见——主要还是因为我不是专家的缘故。

“那现在该怎么办,有办法打过去吗?”

“打~”

斯蒂兰娜附和着,摆动拳头做出特别凶悍的动作。

但是独孤宁宁望了一眼我俩,对这个意见不置可否,依旧是一脸为难的表情。

“娜娜,”

宁宁将帽檐拉到脑后。

“你还记得刚才入侵者的坐标吗?这个视差结界边缘的现象流向会很乱就是,能确保在击穿边界之后命中犯人吗?”

“嘶……”

“那你还记得刚才地图的感觉吗?你比较熟悉你自己能力的映射模式,三楼还有其他更加复杂的魔法反应吗?”

“……”

斯蒂兰娜稍作沉吟。

——摇头。

“没~的来着。”

“嗯……”

“没有的意思是……”

“就是劫持的嫌疑比较大,恐怖袭击的可能性比较小的意思。”

独孤宁宁解释道。

“如果是想进行恐怖袭击,借助视差结界的干扰咏唱一个大爆弹、魔术核弹之类的话……通过地图映射过来可能被我们看出来很强烈的魔法反应就是。没有的话,相对来说可能,嗯……”

“安全,一点点~非常,超级,无比小的那种来着。”

“意思就是说——”

我皱起眉毛,整理独孤宁宁的观点。

“情况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危机,还有余裕慢慢来,先了解情况?”

“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本来也没法送魔法师进去呀。也只能先送声音了。”

“也是……”

“广播系统在哪里,让我先试一试。”

“啊?”

广播吗……

“可是你刚才不是也说过了吗,广播的情报被隔断之后,是穿不过去的……”

“让我先试试。”

“……”

宁宁没有理会我的质疑。

“娜娜,念话搭建,再调校一次。”

“嗯的~”

两人一起将手扶在广播系统的线路上。

只见一阵奇怪的光芒闪烁,这串线路霎时间变得模糊起来,像是把三楼的蜃气也牵引下来了一样。

“沙啦,沙啦~……”

话筒中传出奇怪的杂音。

“喂,喂喂您好,能听到吗?”

独孤宁宁扶住话筒,开始对着另一头说起话来。

“沙沙沙沙沙沙——”

奇怪的杂音变得更大了。

宁宁眯起眼睛,将一旁的听筒音量顺时针拧动。

“……这副高兴的表情,别做梦了!”

是男人的声音。

虽然听起来稍微有点尖锐以至于偏中性,但这确实是男人的声音没错——这是那个入侵犯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