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寝室,也直到现在还没有代表来报告。

217。

“……”

是整个寝室都被卷入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这种情况。

“217,217寝室的人呢!?”

我离开房间,对着院子内外大声喊道。

“要是有人的话,赶紧来汇报寝室成员情况!隔壁寝室有没有看到她们人的?有注意到的马上过来说一声也行!!人呢都?!”

“那边,大妈、是那边……”

附近有一个小女生悄悄戳了我一下,顺着她大拇指的方向看过去,在离院子很远的,靠近门禁边缘的一个小小角落,朱明沁和姚初芸坐在那儿。

“哈啊……”

真是能给我添麻烦。

我气结着摇了摇头,大踏步朝朱明沁两人走过去。

“你们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听广播来汇报寝室情况??”

“哈,嘛~~~”

朱明沁讪笑两声,表情里只有赔笑没有歉意。

那我就直接问。

“齐思秦呢?”

“她、她嘛……同学有约,今天应该还在校外吧?”

“这样啊……”

又多了一个安全的学生。

虽说齐思秦安不安全在我眼里也不是什么特别值得关心的事情吧。

“那行。还有左莉呢?见到过左莉吗?”

“……”

沉默。

“我再问一遍,有没有见到左莉?!”

我顿时感觉气血上涌,把音量成倍地拉大。

保不齐除了三楼之外,整个院子里都能听到我的声音了。

“不要给我打哈哈绕圈圈,她是你们的室友,正面回答我看见过没有!是还是否??!!”

“啊,哈……”

“见……见到过的……”

姚初芸战战兢兢地答着,声音听上去像是要哭出来。

“就、就是刚才,回过一次寝室……”

“然后呢?”

我没打算照顾姚初芸的情绪,紧追不舍。

“然后干嘛去了,下来了吗?去哪儿了?出来了吗?”

“没、没有……是到楼上去了,换了衣服就到楼上去、去去去……了……”

“那为什么不马上来门房汇报?”

“因为,看起来像是大、大事。”

姚初芸的身子蜷成一团,看起来非常可怜。

“大,好大好阔怕地事情……怕担责么事地……呜……”

“……”

“呜……对不起,怼不起,我真的冇得故意的哇,呜呜呜呜……”

“哈…………”

也许我是真的太严厉了。

这个姚初芸,也不清楚她到底是哪里人,居然被我把方言都吓出来了。

再转头看看朱明沁,这会儿她的脸上终于算是有点儿歉意了,不过事到如今,跟她们说什么也没意义了。

知道左莉确实出事了就够了。

这次事件被卷入其中的总共只有两人,一个左莉的学姐宫桥羽合,一个左莉本人,说倒霉也确实倒霉,被牵扯进去的刚刚好就她们俩——不过如果说幸运的话,其实也不是不幸运,被牵扯其中的有且只有她们两个。这种事情被扯进去的人越多越难办,现在只有她们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在战斗方面有十足还手之力的左莉,事情还有斡旋的余地。

我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和斯蒂兰娜还有独孤宁宁碰头。

“差不多盘点完了,被困在三楼的两个人,一个317房,三年级世象科宫桥羽合,还有一个左莉。你们这边怎么样?”

“性质差不多盘点清楚了。”

独孤宁宁抬起帽檐。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就和娜娜同类的能力了,前段时间的几次所谓‘压力测试’,就是在利用她的能力和计算力构建法术。这种东西不知道内部的情况会很难破解,事情会很棘手。”

“迟钝,是我迟钝。过错,的来着……”

斯蒂兰娜耷着眼帘,语气里充满郁结。

“好了,别太自责,不是蒂兰你的责任。”

我轻轻拍了拍蒂兰的脑袋。

后退两步,正色看向她们俩。

“那既然从外面没法破解的话,直接进去怎么样?你们具体打算怎么行动?”

“进去也是很困难的就是。”

独孤宁宁摇了摇头。

“当初构造结界的时候用到了很大量的计算力来辅助,和我们现在单人能提供的计算量不是一回事。这种复杂的结界,想要把我们这种级别的魔法师送进去不太现实,得多找点人手来帮忙。”

“……”

“娜娜,是我跟她们联络还是你跟她们联络?”

“我——我来做。”

斯蒂兰娜神情笃定地点了点头,从荷包里掏出一个耳麦带上,开始凝神调校这个装置的频段。

“唧————”

斯蒂兰娜维持着这个动作,原地僵立了好一会儿。

三秒钟。

五秒钟

二十秒种。

整整一分钟。

“没……”

斯蒂兰娜的语气里充满不确定感。

“人,的来着……没有??”

“风纪委员支部没人?”

独孤宁宁同样大为错愕,马上拿出自己作为风纪委员的设备,同样开始调试。

“不可能的啊,这个时候支部里肯定有人值班就是,让我给保卫部总部联络一下试试——喂喂,您好?”

“……”

“对,对的,第四学区学生三舍就是。刚才跟风纪委员支部联络没人是怎么回事?请你们马上组织一下情况,带队过来,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就是,请当做进行时的亢龙级威胁处理!……啊,诶?”

独孤宁宁瞪大眼睛,猛地顿了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突然噎住。

“啊诶?……全,全给召集起来了?”

“……”

“这……这是什么意思?那边也有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啊,不,不是,我不是在质问您就是,但是这边的情况也很紧急啊!请你们马上抽一点人过来,不需要太会打架,只要计算力够就行了,一支小队就行…………诶,什么,战龙级?”

“战龙级??”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就是超出常规的最高最高级,比亢龙级还危险的安全警报等级!”

独孤宁宁放下对讲仪器,极其急促地冲我解释了一同,然后马上再次抄起仪器。

“别,请您,不要开玩笑!战龙级是彻底威胁校园根基的最高安全威胁,如果真的是这个级别的话,我们怎么可能在其他地方还感觉不到问题的征兆?相反我们这边的亢龙级是实实在在威胁到了至少两名学生的生命安全,我再重复一遍请求就是:请求,请求你们尽快,立刻派人过来!”

“……”

“就是,‘就是不行’?……‘自己解决’?请您务必不要再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