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哈??”

左莉这说的我是真懵了。

“激光我倒是懂啊,但是你说什么量子力学,这不是……这不是,大半个世纪之前才有的东西吗?”

如果我科学史没记错的话,是一圈什么人来着?普朗克、爱因斯坦、德布罗意……差不多就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人呀?

这种魔法还可以这么新的吗!?

“对呀~?”

左莉歪了歪脑袋,仿佛是我的疑问比较不可思议似的。

“毕竟灵能……本来就是百年之内才开发出来的东西呀?”

“百年之内……”

考虑到之前读到的,魔法贯穿整个人类文明这件事,“一百年”还真是一个相当短暂的尺度。

“毕竟那个,遥泠姐?我刚才也提到过吧?”

“嗯?”

“关于原石大部分都是女性这件事……”

“啊,嗯嗯,是有这么说过。”

“这背后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除去原石产率,女孩子的魔法天赋据说是比男孩子差很多的。”

“诶……”

“所以,遥泠姐想想这个历史时间~?”

左莉再次轻轻击掌,标注着自己论证的重点。

“大概一百年之前系统性地发现灵能和原石这件事情,发现女孩子在魔法方面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在整个历史舞台上来说,女孩子也是在这段时间逐渐变得重要起来,这之间不能说没有相互关系,甚至来说,直接认为是从魔法侧辐射到世俗世界也没问题哟。”

“这样啊?”

我稍感惊愕。

“该说是长见识了吗,居然还会有这种巧合……”

“诶嘿嘿嘿……是上学期选修的近代魔法史记住的!”

左莉露出笑颜,昂首挺胸。

“我可是认真从头到尾听下来了,整堂课少有的拿A的学生哦!”

“这样吗……”

“是呀是呀!虽然很有趣,不过背起来果然也很辛苦的哦!”

“嗯…………”

看左莉这副少有的得意洋洋,还有点儿傻笑的模样,虽然左莉没有明说,不过这种表情,给人感觉就像是……“夸我夸我”?

我感觉心中微微一动,朝左莉的脑袋顶伸出了右手。

“不愧是B级,还是很厉害的嘛~”

“诶嘿嘿……还行还行,也就只擅长这种死记硬背啦。”

“嘛……”

左莉的头发微微有点儿小卷,发际线略高,不过发量却很多,摸起来给人感觉蓬蓬松松,软乎乎的。

不过…虽然摸起来很舒服,不过毕竟是公共场合,而且对象还是这种才认识三天的左莉,果然还是适可而止的好。

然而……

就在我把手收回去的瞬间,左莉“诶嘿嘿嘿”的幸福的傻笑一下就停止了,空洞地愣了两秒。

“诶…………”

如此这样一阵落寞的长叹,顿时把我叹得心里直颤,赶紧忙不迭地又把手摸了上去,让左莉再次“诶嘿嘿”地舒服地笑了起来。

啧……

我在心里倒数五秒,心想估计差不多了,再次把手拿开。

“诶……~~??”

“……”

哇啊,再摸再摸!这次应该够了吧?

我听着左莉受到宠溺的声音,默数十秒,第三次把手松开。

“诶…~…???”

“……”

再摸。

“诶嘿嘿嘿嘿……”

松开。

“诶…”

再再摸。

“诶嘿嘿嘿嘿……”

再次松开。

“诶…………??”

“……”

这丫头是被摸上瘾了吧。

太可怕了!

这个平时脑子轴得只剩一根筋的家伙,原来还会有这种宠物模式的吗?

“啊啊,啊咳咳咳!”

直觉这样发展下去会让场面变得很危险,我赶紧用力咳嗽了一声,设法转移话题。

“不过,话说回来啊,左莉?虽说灵能是一百年前发现的,但是具体是怎么发现的呢?”

“唔?”

左莉眨了眨眼睛,坐正身子,终于恢复正常起来。

她酝酿了一下,稍作思索,很快抛出来了一个回答。

“这个,并不能说灵能是在一百年前被‘发现’的吧?”

“啊……?”

“可能是我刚才表达有误,但是那个时候只是‘系统性地’发现灵能和原石而已,真的要向前追溯的话,其实人们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知道灵能者的存在了哦。”

左莉解释道。

“原石的记载很早都有了,但是呀,因为原石的存在太分散,灵能的种类也太分散,没法系统性地研究看待的缘故,根本不被重视而已。如果非要说的话,其实大家早就知道有那么一些人是原石了,只是因为他们的特殊能力没啥用场,通用的法术又不能顺畅释放,所以被人排挤没人瞧得起他们——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并不是之前都没人知道哦。”

“……”

微妙的历史。

彷如斯蒂兰娜·玻尔那种,能轻而易举炸烂一整堵墙的恐怖存在,如果把她丢去中古时代,反而会泯然众人;如果把那个时候一个任人欺侮的原石拿到现在来,却有可能大放光彩……

那么同理推断,这么说起来……

“一种循环啊……感觉和心因科什么的……”

“唔?遥泠姐说什么?”

“咳,没什么。”

我赶紧摆了摆手,把刚才的自言自语敷衍过去。

不过,既然联想到了心因科,就像我之前早已思考过的,这件事可不能只是表面敷衍过去就算了。

“同学,您好,风纪委员的通报~”

也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几个风纪委员进门靠了过来。

“您好,同学,打搅一下。”

“近期学院疑似有人恶意潜入,请你注意留意。”

她们手持纸单,挨座挨个儿地问询着。

至于那个纸单上印着的,当然是那天由斯蒂兰娜配合左莉画出来的,我的扭曲版肖像。

“诶……”

“如果有目击的情况,优先确保自身安全,并及时向我们风纪委员汇报~”

“啊,啊唔……”

左莉接过传单,稍稍楞了一下,而派发这张传单的风纪委员已经一边例行公事地重复着一边走远了。

左莉的视线追着那几个风纪委员的背影看了几秒,然后迟疑地看向我。

“遥泠姐……我是不是应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