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说,对于什么样的人作为魔法师算强而什么样的人不强,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认定标准,而在东、南亚和东南亚地区,魔法师一般被分做N/D/C/B/A/S一共六个等级。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在哪个地区,对魔法师的评级都源自魔法师的战果或者成果,能够对魔法师本身做出量化的指标是很少的,所以等级总有不准确的地方,或者说滞后的问题。

不过,作为一项参考来说,已经很实在很够用了。

首先是N级,显然源自英文“Noneability”,是压根就不会魔法,或者压根就不会将魔法用于实战的意思。

普通人显然全都是N级,然后除此之外,最最低级的入门学徒也是N级,如果一个魔法师长期参与研究,从不涉及或者参与战斗,那么虽然他的魔法造诣可能很高,也可能是N级——总而言之,N级是一个什么都往里装的篓子,凡是处于N级的,只要知道他在魔法方面完全没有战斗力就行了。

然后是D级,含义是“能将魔法当做武器使用”的人。换一句话来说,只要知道如何将魔法战斗,就全都达到了这个等级。

用魔法来制造火球也好,用魔法来制造雪球也好,用魔法来弹射弓箭也好……甚至弹射自己也好,全都符合这个定义,齐思秦那种释放雷电的技巧显然也在此列。那么反过来说,这也就意味着这个级别仅仅是能够做到“用魔法来替代‘常识中的武器’”而已,远没有达到超出常人的水平。

顺着这个思路一想,把那位齐思秦同学拍飞也就成了缺乏意外性的普通战果。这些女孩子或许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是不管怎么说,D级被N级击败什么的,果然还是会让她们有些不舒服吧。

接着往下是C级,这个等级的魔法师“能比较容易地借助魔法克服个体的局限”,如果要比较通俗地来概括,那就是说如果遇上了这个等级的魔法师,那么一般来说,普通人无论接受什么训练,使用什么武器就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了——当然,如果非要拿那种久经沙场的兵王配上最高水平的特种部队装备,再交代一些应对魔法师的常识,估计C级也还不是他们的对手,不过这种特例就太耍赖了。

然后到了B级,那就是真真正正单个普通人正常情况下怎么样也无法击败的等级了,他们往往能以超出常理的方式运用魔法,不仅面对单个普通人很难出意外,而且与绝大部分的人类造物相对抗也有办法。为了注明这一点,这本书还特地引用了一个例子,似乎是某个魔法师在某个重要的历史事件里手提公文包爬上坦克车徒手拆坦克之类的……

“呃……”

好像有哪里不对。

求生欲让我赶紧关上书,冷静两秒,然后才重新打开书本,果断跳过刚才这个所谓的“历史事件”,去看后面的等级。

再往下,对于A级和S级,书里的定义就开始显得有点儿暧昧模糊了。

达到A级的魔法师通常不再被当做普通的单个战斗力看待,而是被视同作用强大的战术武器。他们可以轻易地与一定规模成建制的敌人互相牵制甚至对抗,倘若真的发生战争,通常一个A级魔法师的投入就足以影响局部战斗的走向——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到了现在,魔法侧一般已经不会轻易投入魔法师参与世俗战争了。到了这个等级,魔法师的数量已经开始变得稀少起来,哪怕超级大国,A级魔法师的存量也不会超过三位数。

对于S级魔法师的描述更加语焉不详,唯一不出意外的是对于他们的描述从A级的“战术武器”变成了“战略武器”。这些魔法师的存世人数只有十几个,不出手则已,倘若真的出手,按“战略武器”这个说法来看……那可能就真的是字面意思上的“天崩地裂”了吧……

“呼。”

那么……总结一下。

第一,魔法师的等级从毫无战斗力到毁天灭地,分为N/D/B/C/A/S一共六个等级,这是东亚地区的魔术师协会制定的标准。

第二,从高等级的表现来看,魔法确实有着非常恐怖的潜力——但是,桃源学院的女高中生们是不包括在内的。

学院之中达到B级及以上的,有记载的学生总共只有被称作“十一枢姬”的11个人,除此之外所有学生都只有C级、D级甚至N级,而且据前述情报做一个合理的推断,C级的学生数量绝对远少于D级。

换一句话来说,这里的绝大部分学生,广义地来说,同样只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不过左莉并不在此列。

左莉的等级是B级。

之前我对于B级和D级之间到底有哪些差异,有多大的差异,这种差异到底“作不作数”……还没有多么清晰的概念,但现在读过之后我了解了,这之间存在着的,是连“鸿沟”都不足以形容的差异。

D级的学生只不过能丢一丢闪电球、闪电箭而已,B级的学生却可以轻易地毁灭一栋建筑的墙体,还可以——虽然有些粗劣地——将这堵被毁灭的墙体排列复原。

如果左莉当时主动动手的话……

但是左莉并没有预见到这一种选择和这一种可能。她,作为差异的两端相对较强的那一边,反而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正视这种差异。

“……”

心情又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了。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抬起头,悄悄瞟了一眼左莉。

左莉还在专心致志地看着书,她时而抿嘴,时而蹙眉,时而舒展开来,金色的瞳仁跟着书中的内容转来转去,看起来正完全沉浸在学习的状态里,一点儿都没意识到旁人的视线。

怎么说呢……

平常大部分时候都觉得左莉挺蠢的,这种时候我才忽然发现,她这种女孩子认真起来的模样,好像还挺有魅力的。

但是,也只是认真学习而已啊。

她要什么时候才晓得去认真应对自己周围的困境呢?

只能靠我来帮她了吗?

现在我们俩有一个剑走偏锋的契机,那就是私自行动,抢在风纪委员之前主动抓住那个危险的入侵者。

但是,我能够轻易地说服左莉……或者说“忽悠”也好,让左莉进入我擅自规划的步调吗?

“微妙……”

正继续读着的时候,中午的铃声响起,看了看时间,十二点整,这是在提醒图书馆里的同学们该休息吃午餐了。

“诶?这、这么快的吗?”

左莉从书海中惊醒,愕然眨了眨眼睛。

“唔,虽然说确实饿了,但是感觉时间也过得太快了……话说遥泠姐?遥泠姐遥泠姐——你感觉怎么样?魔法的书看得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去吃饭吗?”

“呃嗯……”

听左莉这个口吻,她好像是还有点儿恋恋不舍的意味,不过单从我个人角度出发,我是已经看得相当累了。

我低头看了看目录,这本书有意义的内容就剩下一章对于“灵能”沿革的介绍,除此之外就是关于它的小小读者们以后要怎么立志学魔法呀,作为魔法侧的人要怎么谨慎对待世俗世界,要怎么入世出世呀之类的和我没半毛钱关系的内容了——从内容比例上来看,我的阅读其实已经差不多到头了,剩下的直接找左莉问或许也没差。

“我、嘛……我也已经很饿了啦。”

我放下手里的幼稚园读物,合掌笑道。

“难得周末那个……啊,咳咳,约会什么的,一直呆在室内肯定也不是左莉你的计划吧?”

“唔唔,那、那倒是!”

“所以,我感觉是差不多了,我们就吃饭聊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