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隔壁去,跟风纪委员们交代完情况,然后同齐思秦、朱明沁她们,姑且表面上好声好气地谅解和好,最后离开保卫部的时候,雨势比起之前已经小多了。

不过,雨势小了不等于事情少。

吃完饭回到宿舍之后,只见大厅里的扫除使魔们还跳着往复交错蛇皮形状的圆舞曲,但是它们下方却始终有一圈薄薄的灰迹纵横阑干,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彻底消除的样子;至于铺在门口的地毯,此时此刻的形貌就更不用说了,被各类少女们顶着瓢泼大雨来回踩了一整个上午,那模样是真的要多惨有多惨。

拖地板和洗地毯都是从劳动量上来说极其扯淡的工作,再加上回收那堆不听话的自律使魔,前前后后加起来耗掉了我一个半小时。等一切做完的时候,明明雨还没停,寒气还没散去,我自己却硬生生被搞得满头大汗。

也正好,反正刚才地毯也是在浴室洗的,趁机舒舒服服泡个澡吧。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

然而,在我衣服刚脱得差不多的时候,热水刚放到一半呢,电话却响了起来。

嗯……没错,是“电话”。

并不是我的手机,而是电话,放在办公桌上,只和学院内部闭路相连的那个。

“喂,喂喂?你好啊,是三舍的吧……”

电话对面的声音听上去相当随便,像是在应付公事。

“这里一舍的,总寝室长,给你们通报个消息,在听吧?”

“啊,昂昂,这边学生三舍的宿管,在听的……”

“在听就行,哎咳,在听就行。”

“呃嗯,您请讲。”

“这个事态听上去比较严重啊,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们就让我给你们各个寝室都通报一下,做好防范工作。”

电话对面的那个工作人员听上去语气很闷,语速也很快。

“就是啊,保卫部估计着,最近校内事态比较严峻,很可能发生一些以引起骚动为目的的袭击事件,大概就是这几天吧,所以具体事项给你们交代一下,好有所防备。”

“……袭击事件??”

搞了半天还不知道电话对面那家伙姓甚名谁,我被说得有点儿不明所以。

且不说人事老师这种权威吧,我和蒂兰、宁宁她们这些风纪委员也说过不少话了,从来没见她们提到可能有袭击事件,为什么一个总寝室长就给我通报袭击预警?

“我、我还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您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咳啊……如果你留心看群聊的话,应该有注意的吧,毕竟已经有前车之鉴了……”

“……”

“啊,话说你加我们宿管群了吗?”

“我是新来的那个,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讨论群的诶……”

“啊……啊这样啊,原来如此,你是新来的那个啊……”

“…………”

什么和什么鬼。

“总之吧,”

电话那头话锋一转,马上又把话题带回她自己的方向。

“前车之鉴啊,就是那个,学校里出现了男性的入侵者,已经在哪个寝室引发破坏事件了嘛。”

“呃……”

好嘛。

原来如此。

弯弯绕了一大堆,到头来说的就是我自己啊。

“那个事情,就是在我这边三舍发生的……”

“呃。”

电话对面陷入沉默。

“呃呃,原来就是你们那边发生的啊?”

“不然呢……”

“啊啊啊麻烦……那我这个电话不是白打了嘛!浪费口水很累的啊!”

“……”

“总而言之,既然就是你那边发生的,那该怎么防范,你那边自己肯定已经心里有数了——我就不浪费自己时间了,有空再说吧!再见了您叻~!”

“…………”

“嘟,嘟,嘟,嘟——”

喂。

你给我等会。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比方说你刚才说的宿管群,到最后反而没邀请我加入,你自己真的不觉得哪里有问题吗!?

“行吧,你丫高兴就好……”

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没个事先调查就随便打电话满嘴跑火车什么的。

完全就是在应付公务吧。

被这个自称总寝室长的家伙耗了这么久,搞得我汗也干了,浑身上下黏糊糊的,光着身子站了这么久身上热气也散了……

“……啊欠!!”

冷死我了。

再不去泡澡怕不是要化身左莉的难友。

我没敢怠慢,赶紧逃进浴室,朝刚好放满水的浴池里钻了进去。

“呼啊~~~~”

暖烘烘的。

我这才刚任职宿管员三天不到,又是闹追杀,又是被袭击,三番五次被风纪委员找上不说,还被卷入了以左莉为受害者的宿舍欺凌事件之中,真是累死人了。

尤其是最后这起事件,简直是太扯淡了。

女孩子们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那三个室友就先不说了,为人性质虽然恶劣吧,但是仔细琢磨琢磨还能理解,但是左莉那又算是啥?

就齐思秦那个三脚猫功夫,对于左莉来说,别说她那些修墙叠冰锥的复杂法术了,就是把最开始那发奶昔飞弹拿出来都能糊人家一脸,但是她自己为什么就是不动呢?

动啊,左莉!为什么不动!!

也许比起其他人,左莉才是最不让人省心的那个。

“哎……”

我任身子软绵绵地崴在浴池里,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吐息混在浴缸腾腾的白雾里,短时间里风旋气散,把雾气编织成的薄纱撕开了一道小口子,不过马上又重归一片朦胧。

“那孩子啊……”

就算没有人事老师让我“照顾照顾”的委托,我自己也差不多快看不过眼了。

要怎么样才能解除这种情况呢。

协助左莉换寝室当然是短期最重要的权宜之计,但是更加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让她能够被别人以等级和能力来评判,而不是整天盯着一大堆科系啊,家世啊之类乱七八糟的逼叨,这种事情扯下去没道理可讲,完全没完的。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该怎么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