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事老师沉默半秒。

扭动脖子,拨开前发来和我对视。

“你,……挺喜欢左莉的?”

“啊,嘛……我姑且不论,您好像也挺喜欢左莉的?”

“喜欢啊。”

人事老师答得倒是直言不讳。

“……所以你,那啥,接下来要问我原因~?”

“有可能的话,拜托了。”

“因为我们总得,呵啊……找、找点,对抗科技那边的出路啊。”

“……”

“所以,才要你有功夫多~照顾照顾那孩子啊。”

“就算您这突然说要照顾什么的……”

“比方说打打人啊,立个威,揍揍人啊,抖个狠啊,防守反击啊,弄它个全校闻名啊,什么什么的……”

“呃……”

“随便选一个吧,差不多都行~的!”

“无论哪一个都差很多吧!!”

我感觉这所学校不止是学生,就连管理层问题都很大啊!

这个人事老师啊,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里到底是什么地位什么层级,有的时候感觉没法跟她讲道理……嗯,倒也不是这么说,应该说是她讲出来的道理我没法听。

要说照顾左莉……

在室友的践踏之下,那么低声下气还毫无自觉的左莉……

“那个,人事老师,我问你个问题?”

“哈?”

“我注意到三舍这边,有些寝室是四人满员,有些寝室是两人三人,还有一些干脆就是单间……这里面到底是些什么规律?”

“……”

人事老师眯起眼睛。

“你、你想干嘛??”

“我……我也就问问……”

“哈……?”

人事老师的狐疑没有持续多久。

“你要是非要问,呵……那就,那就是,两三人的一般单纯人不齐,至于单人的啊,单人的嘛……”

“……”

“那就是,有~毛病呗,强制隔离迁出的那种。”

“您这说的……”

好像斯蒂兰娜就有毛病似的。

啊,不,等等……

又是洗完澡裸奔又是不穿内裤的,动不动还要当街掀裙子,从很多意义上来说蒂兰这家伙还真的相当有毛病……

再换一个例子,住在317的那个宫桥羽合,如果没搞错的话,估计也是因为养猫的缘故,格格不入才变成了单间。

“那,既然如此……”

我不由得为这种标准而咋舌。

确实有点难办。

“人事老师啊,还有别的原因可以导致换寝室吗?就是,除了这种怪癖不适合合住之外的,还有没有别的情况可以换寝室,尤其是主动换的?”

“哈??”

人事老师挑起眉毛。

“怎么,你要换寝室……?”

“那倒不是,我……我不换啦,再者说了,我一个宿管,我到底是要怎么换寝室的……”

“我就说呢,还在想着你要是想换,这宿舍那线路该怎么牵……”

人事老师叹了口气。

“所以啊,那啥,你~~,到底想干嘛?”

“我、都说了我就随便问问啦。”

“呵……”

人事老师伏下身子,紫菜似的头发遮住眼睛,诡秘地端详了我一会儿。

“你啊,呵啊啊啊……你啊,你啊~~~”

“我?”

“学生也好老师吧也行,职工也差不多~~就那么些个道理。”

“……?”

“能有意外突出贡献的话,什么、什么……哈……要求都可以满足的哦。”

“什么要求都……这么夸张的吗??”

“当然没那么夸张。”

“呃……”

“领会意思就行。”

人事老师斜眼。

“我啊啊,算是个粗人,修辞什么的才不擅长。”

“总而言之,要有突出贡献吗……”

“是啊,是呀。”

“贡献……”

我暗自揣摩。

人事老师所说的突出贡献包括哪些呢?

是有一个比较粗略的范围,还是说意有所指?

不过也正在我做此疑惑,打算再问问清楚的时候,人事老师却倒伏了下去。

“哈啊…………说太多了…困、困……困…………困了。”

就在风纪委员支部,距离她自己的领地至少百米,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空置房间里。

“隔壁也……差不多好了吧。你去那边随、随…随便说两句,互相谅解谅解就差不多了。我,就不多说了。”

“……”

“我……困了。”

人事老师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下去。

然后——消失了。

看来这次的对话是百分之百到头了,我要自己领会她说的都是些什么鬼玩意儿了。

不过,人事老师说“突出贡献”,这个所谓突出贡献,到底能包括些什么呢?

不知道职工手册里对这类东西有没有描述,不过我这趟出来,因为天冷换衣服,职工手册压根没带在口袋里,所以想看也没办法。

这类事情,还真的不能不让我在意。

等回去之后,就算职工手册里没有,找机会四下打探打探也好,总而言之,想办法研究一下吧。

毕竟,左莉的那个性格,还有她那些室友们那套让人啼笑皆非的组合拳……

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太指望这样的家伙们,正常和好的机会还能有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