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啊,呵……你啊……”

风纪委员支部里,人事老师用胳膊撑着脑袋,一脸无语地看向我。

“你,庄遥泠啊啊……你可真是厉害啊……”

“唔啊,对,对不起啦!”

“没,我这是在夸你……”

人事老师换了个姿势,脑袋一歪,视线投向隔壁房间。

那边是保卫部专门配置的临时医务室,在那个方向,正有惨叫和呜咽交替作响。

“呜,呜啊……疼,真的疼啊呜呜呜啊……”

——是齐思秦发出来的。

“一个无能力的家伙,和D级,呵啊啊……那种标标准的D级二年级,打,居然把人家脑袋磕破脚扭了之类的。”

“这、这个……我也料不到她飞出去之后居然直接顺着门口楼梯栽下去了啊!”

我双手合十,一边九十度鞠躬一边哭诉。

“完全没办法的啊,毕竟那个什么雨天路滑,也是不可抗力啊!而且我很用心注意买地毯过来防滑了哦,已经特别注意防止意外变得更严重了,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哦!!”

“……”

“啊,啊对了……”

说到这里,还有一件事情可不能忘。

“那个什么,话说那个地毯,那个啥人事老师,那个地毯可是我自掏腰包临时垫付买过来的哦,考虑到怎么说也是公共开支,您看是不是能想个办法给我报销一下……哎嘿嘿嘿……”

“哈……”

人事老师愣了半秒,神色里透出鄙夷。

不是?

您这有什么好鄙视的,那对于您可能不算钱,对于我那可就是半单的价钱,再买一个地毯就可以开好多卡包了哦!很合理的提请嘛!

“你,隔壁被你打哭的学生还在哭呢,你就先关心那!那个啊……”

“呃呃。”

好像无法反驳。

不过,话说回来,说实话那真的不是我打的啊。

刚才已经说过了,那是齐思秦那家伙自己滑出去摔的,是她自己摔的啊啊。

“总之,那个的话,呵啊啊……到时候你~~去财务科问就行了,我们现在,说点~,有内容的嗝——”

“哦哦原来去财务科就行了啊?呃话说有内容的?”

“就是,正、正儿八经的。”

人事老师摆正身子。

隔壁齐思秦呼痛的声音渐渐消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微弱而委屈的啜泣声,户外雨势还没有彻底停止,雨点哗啦的声音和她的哭声混合在一起,配上人事老师这副半睡不醒的昏沉脸,还真有点瘆人。

“所以,正……正经的??”

我哆嗦半秒,赶紧端正坐姿,脊背向后缩了缩。

“人事老师,您,那么……您要跟我说些啥?”

“你觉得你做了些什么?”

“啊,我……我违反规章制度,作为普通职工擅自殴打学生……”

“你自己都说了是她先,动手的,现在自己还说啥。”

人事老师瘪着嘴,半途打了个大大的呵欠,露出一副耐心和不耐烦混合在一起的难以捉摸的表情。

“说,规章之外的!你觉得你做了什么……”

“我、”

这话问的真怪。

我摊开双手,鼓了鼓眼睛。

“那……那我这,还能怎么说,还是那回事啊?我,就是,把齐思秦给打了,我到底还能怎么说啊?”

“你,呵……该说是什么人?”

“我是庄遥泠,普通人……”

“你用的是,什么武器来着?”

“这个,是折凳。”

“虽然是啊……折凳这种,那个,犯规的道具,不过没有附魔对吧?”

“魔法是肯定没有魔法的,但是您说犯规什么的……”

“好折凳~!折凳的奥妙之处,在它可以藏在民居之中,随手可得,还可以坐着它来隐藏杀机,就算被抓了也告不了你!真不愧为七种武器之首——”

“不是您这突然什么跟什么……”

“呵啊啊……总之,”

人事老师刚刚摇头晃脑一阵,然后再次停顿下来。

“你啊,庄啊,那个——庄遥泠啊,折凳是普通折凳对吧?”

“呃呃……对啊,不是普通折凳还能是啥……”

“所以,呵,普通人用普通折凳——”

“……”

人事老师的前半句话让我心底生出不妙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后半句应该是……

“——打倒了,二!年级的D~~级学生,太,呵啊啊,太厉害了啊。”

“您这个‘厉害’……”

“这次是贬义的。”

“……”

“本来,魔法师呀,D级的,C级的……呵啊啊诸如此类这样那样的,打不过坦克车就已经不是新闻了,你这现在拿个折凳……”

人事老师垂着脑袋碎碎念着。

“你,那个……懂我意思吧……”

“我……”

似懂非懂。

不过在我来得及揣测圣意之前,人事老师又忽然蹦出来了一个问句。

“话说啊那个,我听说,你刚刚那会儿,典籍背得挺熟的?”

“这个,只是周易那种的东西啦……”

“差不多差不多~~”

人事老师乱七八糟地挥起手,表情百般无奈。

“就是那个意思了,让,呵啊……让她们安心一点就是了。所以你!那个,你啊~~!你也老实配合一点哦!”

“啊……?”

再次似懂非懂,人事老师的潜台词可真是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好像是打算用我“熟悉典籍”这一点来证明什么,好让那些女孩子们“安心”……结合之前她提到的其他东西,换一句话来说,她是想说明我其实是懂魔法的,齐思秦她们输得不冤?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虽然隐约感觉又要被利用了很不爽,不过差不多就行了吧——我干笑一阵,点了点头。

“配合什么的,也行吧……我差不多能懂就是……”

“咳啊……行。”

人事老师微微点头,叹出口气,身子软下去半截。

“差不多吧,差不多吧,也是,挺麻烦的啊啊……本来以为,那孩子也该出手了什么的……”

“出手?”

“出手了什么的,B级啊,B级什么的啊,肯定~~不可能输的啊!那事情早就能简单多了……那孩子的性格啊,哎……”

“啊……”

一旦出手,“那孩子”就肯定能赢。

换一句话来说,“那孩子”即使是这次也没出手。

“人事老师,您……说的是左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