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我什么我?我什么时候说瞧不起谁了!?”

我反拧齐思秦的手腕,把她硬推退两步,好让左莉从她的暴力中纾解出来。

“你!?”

齐思秦的表情因受到干扰而透出不悦。

“那你之前跟我们说的……”

“我随便附和你们套话说的,就一定是真心话?”

我怒嘁道。

“一个破宿管员,啥魔法能力都没有的家伙的话你也当金科玉律,有点眼力劲行不行?”

“哈……”

齐思秦的眉角抖动起来,看起来像是感觉自己被耍了。

“那、那么——”

一旁的朱明沁露出打圆场似的微笑。

“既然如此,管理员姐姐您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是宿管员而已,这个算作是……室友的内务纠纷?您是不是就该考虑稍微识识相……”

“我可从没听说过内务纠纷可以把宿舍大厅给堵塞掉,妨碍整个宿舍日常活动的。”

“那就,财物纠纷?”

朱明沁轻推眼镜,没有退让。

“小左莉毕竟是损坏了非常麻烦的典籍,您也说过了,自己是一个什么都魔法能力都没有的小小职工……对于这种事态,管理员姐姐,您一定不懂吧?”

“哦。”

要不是我现在外表是女生,我估计直接骂出来了。

FNNDP

“篆曰:睽,火动而上,泽动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说而丽乎明,柔进而上行,得中而应乎刚,是以小事吉。——最后是上九睽孤,见豚负涂,载鬼一车,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则吉。大体上没错吧??”

“……??”

“上离下兑,睽卦啊,你们该不会压根就没看是哪一页弄湿的吧?”

“……”

朱明沁顿时神情微妙。

“管理员姐姐,您之前不是说您……”

“碰巧背过而已,易经而已,在外界也是随处可得的古书。”

“……您这么小瞧我们式法科,我们虽然是下面的学生,但也是会生气的哦?”

“是你们自己看什么东西都喜欢小瞧,包括你们自己的书!”

我加重自己的音量。

“难得这书本落地刚好帮你们占了一卦啊,睽卦上离下兑,火气旺盛却地面泥泞,意指旅人负涂而行,和今天的情况多像啊?!连这点警示都不知道提防,还好意思说自己懂得《易》?睽卦本来就不是好卦,最忌冒进,最忌萌生猜忌擅自攻击……你们居然全给占全了,就这样还想占尽好处全身而退,到底是谁看不起谁呢!?”

“您,您还……连预兆导论都有学的啊……?”

“啊?哈……略知一二。”

“您……”

“我还有什么??”

“……”

当然,我完全不知道朱明沁嘴里的“预兆导论”是什么玩意,但显然她在所谓“典籍”方面学得比我还糟,已经不太方便出声对抗我了。

“那,所以说……大姐你到底哪儿来的?”

这次轮到齐思秦踏前一步,露出厌烦的表情。

“两天之内连续插手学生内部的东西,您是真的很厉害啊!我觉得,宿管员是不是还是应该摆正下自己的位置比较好,还是说你真的背后的东西特别厉害,只要是宿舍楼的里的东西,你都觉得可以为所欲为的?”

“不至于说‘为所欲为’吧,”

我冷笑。

“但是你这种有点儿小茬就当把柄,搞得大厅里沸反盈天彻底阻碍交通的,我觉得作为宿管员还是有资格管管就是了,还是说历届宿管都那么弱的,不敢插手你们的事情,把你们给惯坏了?”

“如果你不来多管闲事的话,我刚才让她好好道个歉,交通早就恢复了。”

“你别欺负你的室友,直接离开,还能恢复得更快呢。”

“可是大姐,你知道的吧。”

齐思秦拧起眉毛。

“在魔法学院,魔法就是话语权,如果没有魔法,能凑合凑合的顶多也就是世家背景。”

“对啊,怎么了?”

“那么,你到底凭什么好意思为这种心因科的废物说话,让我们这边让步??”

“啊。凭什么?很简单啊。”

这个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这些靠魔法吃饭的女孩子,思维方式真是怪得不可思议。

“因为我是宿管员啊。”

“……”

齐思秦沉默。

这个天显然是被我聊死了。

我本来就不打算和这些只知道欺负同僚的学生继续聊下去。

——请你离开。

但是齐思秦没有离开。

在朱明沁脸上堆着笑,“好啦好啦小小齐,给这种新来的姐姐一点面子嘛,真的生气可就不好啦”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开导声中,齐思秦没有显出被开导的样子。

她眯起眼睛,嘴角撇出四个字:

“莫名其妙。”

我的眼前出现一道弧光。

“……”

准确来说,是淡蓝色的电弧。

齐思秦的拳峰挥打出来的。

聊天聊死了是这样的。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在我们寝室烤榴莲的麻瓜废物!”

“……”

我说呢。

这下倒是真相大白了。

左莉弄湿姚初芸的书只是导火索,齐思秦那句“这段时间越来越不知规矩”的开场白亦是佐证,她完全就是在报复左莉擅自让我做清洁把她们的寝室搞臭嘛。

不过,这个地方我得多嘴一句,烤榴莲其实没有生榴莲那么臭,倒不如说还挺好吃哦。

尤其是微波炉烤榴莲,大家都可以试试,真的!

言归正传。

既然话讲死了,齐思秦不耐烦了,拳头也出手了,虽然说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注意到蒂兰这个风纪委员就在附近吧……不过我觉得这会儿蒂兰确实可以出手了。

当然,从我的个人角度来说,我现在反而不希望蒂兰马上出手,毕竟从最后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与其说是我出手帮左莉,不如说是左莉一开始就被我拖累了啊。

而且,也不一定要仰仗斯蒂兰娜出手。

因为,齐思秦刚才那下攻击,已经被我躲过去了。

就在刚才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非常简单地,什么“经验”或者“技能”都无须凭借地,目视着感受着她的突然发难的动作,条件反射般侧过身子,完全躲过去了。

然后下意识地,对着齐思秦因为冲刺挥空而暴露出的侧背部,轻巧地用手肘一推。

该说“不愧是高中女生”吗?电光倒是吓人,可是这个格斗动作,比起前天那个黑影都不如啊。

齐思秦被我推得趔趄连连,反而是在她的跌撞轨迹上,左莉被吓得终于从地上跳了起来。

“诶诶诶……遥、遥……遥泠姐!?”

“……”

左莉慌了,一旁的朱明沁也不像是很冷静的样子。

倒不如说,整个217寝室,除了齐思秦本人,全都因为各自不同的原因慌了。

“你、你这个……”

齐思秦咬牙切齿。

可是你咬牙切齿也没用啊。

你刚才那一拳电光火石的倒是厉害,可是平心而论,就你这种用法,说不定还不如手里拿个泰瑟枪呢。

至少如果你拿泰瑟枪的话,我还需要用木制凳面来挡一挡。

至于现在……

“区区、区区一个没有魔法的宿管员……”

啊。

齐思秦掏出符箓了。

电火花在她的双手间迸发出来,眼看着就要向外喷射。

我当机立断——果然还是用吧。

“火雷噬磕,天地倾覆!!!”

“去你的吧!”

我抡起折凳,以绝缘的木制凳面击散齐思秦的闪电球,将她远远地拍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