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明沁也在,不过稍微靠后一点,看起来似乎只是陪着齐思秦而已。

“大姐,早上好——水卡帮忙换一下。”

“啊啊……行。”

对工作作出反应是第一位的,不过在这之后,递交纸钞和磁卡,指尖相接而后视线相接之时,果然还是有点尴尬。

“啊呀,管理员姐姐……昨天那种事情,确实不好意思啦。”

朱明沁扶正眼镜,轻声赔笑。

“主要还是呀,在我们桃源学院里面,对这种处理方式不太习惯,再加上小小齐的性格确实比较厉害,比较正气凛然之类的,所以那种事情,也是难免的就是啦。”

“……”

“嗯嗯总之,嗯总之——小小齐你亲自说几句?”

“我啊?啊、行吧,确实是处理过激,以后划清界限就是了。”

齐思秦斜睨了朱明沁一眼,发出一声冷冰冰的鼻息。

“只要以后能保证搞清楚各自负责的范围,我也肯定会好好服从你们的管理的,这样……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吧?”

“…………”

听起来像是很正式的道歉,不过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感觉很难直接当面深究。

“行吧……”

我耸了耸肩,对两人的表态不置可否。

耸肩的时候,正好意识到我手上还拿着螺丝刀——视线马上顺着落到了折凳上面。

我把折凳举起来,摆在办公桌上:

“——这个,认得吗?”

“诶……这个是…………”

“是你们寝室的折凳,左莉上学期运动会三等奖得的。”

我放下折凳。

“我前天在靠近后山的方向捡到的,是你们丢的吗?”

“诶?这……这个的话,我嘛……我可不记得有那种印……”

“是我丢的。”

齐思秦耸了耸肩。

“太占空间了,看着碍眼,怎么了?”

“……”

我当然不可能怎么着。

然而话说回来,寝室空间不够原本是没有定时清垃圾的错,回过头来变成折凳的错,逻辑倒是挺不错的。

“嘛,是呀,是呀!”

朱明沁马上接过话茬。

“寝室这种地方呀,其实虽然是休息空间但是也是公共的,每个人该占多少地盘,那就是多少地盘,再加上寝室一般也不需要专门用来接待外面的同学,所以小小齐出于这种考虑,把折凳清理掉……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这样吗……”

我眯起眼睛。

“那、我能不能再顺便请教一个问题?”

“嘛……姐姐您请?”

“——心因科到底是个什么科系?”

“嗯……??”

“我听说,是个很差劲的科系,是这么回事吗?”

“诶,那倒是,确实是这么回事……管理员姐姐,您知道这一点就太好了。”

“这样啊。”

“正是这样。”

朱明沁点了点头,露出微笑。

“那,该说的都说完了,管理员姐姐,那么我们——”

那么我们……

就着实没什么话好说的了。

我现在和这群女孩子之间值得交涉的部分,估计也基本上剩不了什么了。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大厅里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

“呜、呜呜啊……啊欠!”

是左莉。

朱明沁和齐思秦一起回过头去,左莉这会儿正红着鼻子,脸上挂着尴尬的表情。她的身边还有一个栗发的女孩子,没搞错的话应该是那个叫做姚初芸的,最后一个室友吧。

“呀,呀,小左莉?小小芸?”

朱明沁露出一阵微妙的笑意。

这阵招呼声自然也吸引到了左莉和姚初芸的注意力,她俩转过身来,其中左莉赶紧抬起手,不过在她来得及打招呼之前——

“呜……啊欠!!!”

“……”

这个喷嚏打得不是很妙。

左莉本身协调性不好,不擅长好好走路倒是其次,更不妙的是大厅的地面还处于被使魔弄得半干不净的“半清洁状态”,而且使魔本身的走位也非常玄乎。

在左莉一个喷嚏失去注意力的档口上,她的右脚正好踢中了一个扫除使魔。

“呜诶???”

左莉的身子直挺挺地栽向姚初芸的方向,刚刚好将她的手臂挂倒。

“哇呀——”“啪!!”

左莉这下看起来摔得极惨。

当然……就算她这一下摔得不惨,一天之内连摔两次,怎么看也足够让人感受到凄惨了。雨天看起来天生是左莉这丫头的克星。

“……”

不过,齐思秦、朱明沁和姚初芸的注意力,好像并不是完全集中在左莉身上。

齐思秦的视线似乎落在左莉身旁,和她距离大概三十厘米远的地面上。

那里落着一本书。

如果只是普通地掉了一本书那倒还好了……可是问题是现在是雨天,那本书落在姚初芸的脚下,显然是刚才被左莉挂下去的。

地面湿滑,这本书的书页大开着,深切地亲吻着地面,内页借着污渍,已经漂亮地和瓷砖交融在了一起。

“诶……这、这个……”

姚初芸还有点愣神,不过以左莉那个天生爱揽责任的性格,她已经抢先一步慌了起来。

“哇啊,这这这……真的很对不起!”

左莉还顾不得自己校服上全是泥水呢,首先抓起姚初芸的书本,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我、我没有料到居然会这样……都是我……我自己不小心的啦!我我我……对不起啦初芸,你、你说什么我都会赔的……!”

“唔……诶诶?只……?只是这几页的话,倒还没什么……”

“不可能没关系的吧。”

侧旁出现一个严厉的声音。

齐思秦快步走上前去,夺来姚初芸手里的课本,快速翻弄了一轮。

“喂,你这本书,是跟式法科学姐借的吧?”

“啊……啊嗯?是,那个,是那个学姐推荐我m……呜诶诶?”

齐思秦把书本丢回姚初芸手里,抓住了左莉的胳膊。

“你这家伙,这段时间是越来越不知规矩了啊。”

“诶,我……”

“说清楚吧,你打算怎么补偿。”

“诶这个……我,真的很对不起啦……我,我我,我也没料到我自己居然会……”

左莉怯生生地低下脑袋。

“不小心把你的,呜呜不是,是初芸的书什么的!弄脏什么的真的很抱歉,我会想办法赔的!”

“……”

齐思秦严肃的表情并没有舒展开。

“仅此而已吗?”

“哎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