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时分,结界关闭之后。

我对着风雨不停的破墙发着呆,身旁浴室之中水声哗啦啦地响个不停。

不用说,那里面的人儿和昨天一样,还是斯蒂兰娜,电器报修估计没个两三天修不好。

我今天被左莉和她那些室友们乱七八糟地折腾得特别不爽,实在没心情谛听蒂兰洗澡的水声,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洗澡似乎已经结束了。

当然,因为门外有雨声的缘故,其实也未必听得出个所以然就是了。

“大姐姐,招待,谢谢浴室。”

“怎么看都应该说浴室,谢谢招待啦……”

回过头去,蒂兰还是和昨天一样,单手拿着浴巾光溜溜的模样。

“所以说啊……浴巾,好好围上啊。”

“唔……”

“今天下雨哦,这总不至于还热了吧?”

“热。”

“总之给我好好围上……!”

果然,每次让斯蒂兰娜好好穿衣服的过程都是一次战争。

一番纠缠之后,果然这次还是没能让蒂兰乖乖围上浴巾,仍只是半遮不露地搭在肩上,不过因为她个子小,这么做其实也差不多就是了。

折腾完毕之后,我和斯蒂兰娜在我的床铺附近相对而坐。

和昨天一样,今天斯蒂兰娜在洗完澡之后也没有急着走,不过不同的是,这次我本人也不打算立刻放她走。

毕竟被这个“案件”这么一闹,现在我和这群丫头,斯蒂兰娜也好……当然也包括左莉,算是彻底搅和到一起了。

“那么……蒂兰,今天情况怎么样?”

我看着蒂兰,小心翼翼地发问。

“嗯……”

蒂兰顿了顿。

“没有,追上。”

“……”

“没有,影子,的来着。”

“这样啊。”

这才是理所当然的吧,毕竟一开始本来就是我临时起意乱指。

“速度,跑得太快了,的来着……”

“呃……”

也许我是真误打误撞,又让蒂兰撞见那个黑影了?

这么看来,蒂兰的追逐有没有成果姑且不论,那个黑影在学院里是真的很活跃啊……

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是在搞什么玩意儿。

“那,关于查黑影,啊不,关于查那么个,咳,男人入侵者的事情,还有别的进展吗?”

“……”

蒂兰静默。

然后摇了摇头。

“大姐姐~,进展,的来着……有吗?”

“没有。”

我能有什么进展呢?

就算我真的有进展,也不可能马上跟你说呀。

“那,”

蒂兰顿了顿,过了一会儿,忽地吐出一个单词。

“——衣服。”

“衣服?”

“衣服。”

蒂兰点了点头。

“衣服,犯人的。”

“诶……对哦。”

白天的时候才跟蒂兰承诺过的,要给她看看我的那件T恤。

想起来了这一点,我赶紧站起身来,引蒂兰去看我在室内晾晒衣服的晾衣架——

“……”

“唔……”

“呃呃……”

衣服没了。

准确地说,在下午的袭击里,托了可爱的斯蒂兰娜的福,只剩领口加上半截袖子,剩下的全被烧没了。

“唔……”

蒂兰看着我的T恤的残骸,语气陷入不悦。

“居然,证据,蓄意销毁了。非常,可耻的来着。”

“可是怎么看这都是被你烧掉的啊……”

“非常,可耻的可耻。”

“所以说这件衣服被烧掉完全是不可抗力吧!”

“可耻的,可耻的可耻的可耻。”

“哇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是我可耻行了吧!”

在细节责任问题上完全不能和蒂兰纠缠!

我高举双手投降并且认错,把已经没啥意义了的布头凑合着交给蒂兰。

“总之,既然现在还是没什么线索,那蒂兰,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呢?”

“唔——”

斯蒂兰娜稍作酝酿。

“首先,张贴画像。警惕……提起,并且目击报告也征集的来着。”

“呃呃这样吗……”

考虑到那张画像和我之间并不是完全不像,这对我来说还真不是个好消息。

“那,还有吗?”

“还有,事件,今天的。”

“今天的?”

“因为,再次目击,的来着……的缘故的来着。”

蒂兰眨了眨眼睛。

“所以,明早,保卫部,拜托~”

“啊……啊啊,行吧。”

这个请求无法拒绝。

既然今天早上跟过去了,那么同样的理由,明天白天被请去风纪委员支部也是顺理成章。

只不过,这次去那边录口供,我嘴里恐怕就只有谎话可说了……想想还挺对不起蒂兰的。

左莉那边可能会怎么说呢?

当然,想想以我现在的情况,她无论说什么都不会变的更坏了,所以无论怎么样也就无所谓了吧。

不过,说到左莉。

“啧……”

心态又变得微妙起来了。

“大姐姐~”

蒂兰歪起脑袋。

“心情不好?”

“我才没有心情怎么样。”

“在用心情不好的方式反对,的来着。”

“喂我心情怎么样和我用什么方式反对无关吧。”

“激烈的否定~,心情不好。”

“反正不管我心情怎么样,和你们风纪委员抓东西也没关系吧!”

“‘反正’~的来着,等于心情不好。”

“……”

这下被蒂兰且套话且嘲讽的,弄得是真的心情不咋地了。

“哎……”

我叹了口气。

“蒂兰,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关于你寝室方面的。”

“问题?”

“啊啊虽然是问题,不过只是假设哦。”

我摆了摆手。

“假设,也就是说只是单纯地假定有这么一种情景,和现实实际上发生了什么没有关系,只是通过这种方式确认一下你的情况你的看法——啊啊总之我是说,我是问啊,”

“嗯?”

“如果我,作为一个宿舍管理员,突然主动地提出,要给你的寝室做清洁,你会生气吗?”

“生气……?”

“嗯嗯,就是这个意思,你会觉得不高兴吗?”

“生气,寝室……”

蒂兰眨了眨眼。

“寝室,只是寝室,生气……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