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有这种气味很正常啊啊,想想就知道啦!”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惜因为味道不太好不能大口吸气的原因,这口气叹得也不太长。

“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完全没感觉到你们寝室平常就有股酸臭味,那种沉积着的东西平常就有味道了,溶解的时候会发出这种恶臭也是难免的啦!完全不知道你们之前一年到底在想什么啊真是……你们隔壁室友难道不会感觉被你们影响的吗?”

“诶……”

“啊啊啊……”

不说还好,越说越来气,我相当缭乱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是真的,实在是搞不懂你们高中女生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啊……!本来以前还以为只有男孩子宿舍才会有这种情况呢,没想到女孩子的寝室也有你们这种奇葩啊!垃圾什么的,污垢什么的……搞清楚寝室是住人的地方啊,你们这到底是打算怎么住人啊啊……”

“可是,管理员姐姐你不也是女孩子吗……”

“那个不是重点啦!”

我用力地喝断朱明沁的吐槽。

“重点是既然是住宿生就不要乱给周围人添麻烦,我也不是不知道科系不同会给你们沟通添些麻烦之类的……但是我觉着,该做好的还是该努力去做啊?这次我勉为其难帮你们清一下,以后你们就互相沟通一下,这个清洁维护分工的问题,互相迁就照顾一下……”

“迁就照顾??”

朱明沁像是听到不可思议的论断一样,惊讶地挑起了眉角。

侧过身去,眼神中透出一股非常诡秘的不屑。

“管理员姐姐……你看起来好像是,真的完全不清楚魔法学院的情况呢……”

“魔法学院的情况和宿舍能有多大关系……”

“呼呼——”

朱明沁侧目盯着我,没有立刻回话;她身后那个栗色头发的女孩子也只是挂着苦恼的表情而没有动静。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这味道!……你们谁搞的啊,开玩笑?晚上回来用这方法迎接室友的??”

“哎哎,小小齐~~”

“呃呕……招呼就免了!”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青色短发,身材还算高挑的女孩子。从朱明沁的称呼上来看,应该是那个“齐思秦”没错了。

齐思秦远不像朱明沁那样温文尔雅,她把披肩攥在手里,表情看上去满是暴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敢搞这么大幺蛾子的?姚初芸!还是说是左——呃?”

齐思秦一阵检视,视线终于落到了我的身上。

这下子她总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这下子217寝室的成员算是齐了。

我直起后背,看着齐思秦,清了清嗓子——

“啊,咳……”

“……你谁啊??”

“噗!!!”

一句话冷冰冰地差点噎得我没喘过气来!

“你……哇咳咳咳……”

“那、那个,好像是我们宿舍新的管理员……”

“小齐,那个啊,说起来是宿管哦。”

朱明沁压低声音凑到齐思秦身边。

“这个姐姐啊,没想到真的相当相当热心呢,不怕麻烦插手我们寝室打扫卫生,还很有模有样地教育我们,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子的呢。”

“哦,这样……”

齐思秦若有所悟。

是啊,就是这样——

——我本来想这样回敬着噎她一句的,不过想想既然真相已经大白,那当然该说的话要等女孩子们自己说,所以也就没有直接说,而是眯起眼睛,继续看着齐思秦。

“哦,嗯,这样……这样啊……”

齐思秦认真地,深深地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我。

“所以,到底管您什么事?”

“……”

“我可没听说过有学生的内务轮得到宿管员来插手的规定,我觉得您给我们添了很大麻烦,请您赶紧离开吧,不然我可要跟学工部举报了。”

“你……?”

怎么还会有,这种……脾气这么硬的学生。

“嗯,嘛……”

一旁朱明沁神色为难地探出头来。

“所以说,没办法,其实是管理员姐姐您太乱来啦,真的没办法的……有可能的话,请回吧?”

“……”

“遥泠姐,这个是真的……真的不好意思……”

“…………”

怎么感觉这些个女子高中生,说起话来都这么理直气壮的?

这轮番轰炸的,现在反而是我自己莫名其妙地理亏说不出话来了,宿管员的权力真的有这么小的吗??

“你、你们……”

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变成好话和坏话都说不出来的场面了。

我拎着洁具退离左莉的寝室,喉咙里像是灌了一瓶洁厕灵似的,怒火中烧烧得慌,又如鲠在喉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啊,对,洁厕灵,洁厕灵还没带出来。

我之前买洁厕灵本来是想给我自己用的呢,浴缸边上有一点点板结还要清理一下呢!

我马上退回217室,对着房门喊叫道——

“——砰!”

我的那罐洁厕灵先我一步飞出来,精准无比地砸中了我的额头。

“……”

这些家伙。

这些家伙……!

什么玩意儿这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