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严厉的呵斥显然吓到了左莉,但她还是战战兢兢地,力图把自己怎么看也不可能成立的借口说完。

是的,我的用词很重,因为这场景真的让我感觉恐怖而气愤,能让自己的宿舍变成这样,根本不可能有借口的啊!

“……因为不是同一科系,所以一起行动比较少,沟通比较少,再加上我……”

“所以说不就是四个和尚没水喝吗!还解释半天绕这么大弯子,实在看不入眼了就不能自己做吗!”

“但是,让我来插手什么的……”

“好啦~!少找借口!!”

就算说吓坏左莉也好,让她难堪也好,我都不打算退让,这实在是让我有点儿忍无可忍了。

之前路过朱明沁门口的时候,我心底还在暗猜着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女生寝室的“少女味”呢……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

我其实没什么洁癖,要说我是什么“打扫狂”吧,似乎也差那么点味道,毕竟从我自己的房间那种偏执拥挤的布局就能看出来,我其实是个在清洁打扫方面相当业余的家伙。

但是就算不是打扫狂,看到这种明显一万年前就该好好打扫一遍的房间,还是会发疯吧,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忍不了吧!

“……给我原地等着!”

“诶??可是如果让遥泠姐现在来做的话,时间上会很……”

“老实等着就是了!”

这种情况就算对方是陌生人,想阻止我那也是天方夜谭,何况这次面对的还是左莉。

一个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虽然很蠢吧)的女孩子,背后竟然会是这种情况,根本不会有人受得了吧?

说干就干,除了一些溶解污垢所需的化学用品之外,该有的装备,宿管房间里全早都有配,而即使是洗涤剂、祛污灵洁厕灵之类的,我也早在中午路过商店街的时候顺手买回来了——一概带上楼来就行。

首先要清理掉的,当然是过道里、床缝、桌脚下那些堆积如山的垃圾,在清掉垃圾之后,垃圾下面的灰尘污垢也要一并清除掉,这样一来,至少卧室在场面上就能稍微看得过眼一点了。

“看到了吧左莉?至少这些事儿你得主动帮忙做一下……室友再不喜欢清洁也不可能阻止你帮她们做这种事不是?这样至少表面上好看一点吧!”

“唔,唔唔……”

“嘁……”

也不知道左莉有没有听进去,总之继续。

窗户和地板之后,浴室与洗脸台才是真正的地狱难度,这方面的“地狱难度”,一方面是难,难在用尽法子和顽固的苔藓做斗争,另一方面则是货真价实的“地狱”——

要说为什么会是地狱,那当然是因为气味,用清洁用品溶解污垢的时候味道可是很大的。

陈年污垢(也许没有那么夸张,不过半年至少……绝对是有的)被溶解的时候会有非常糟糕的气体,用洁厕灵清洗浴室的时候挥发出的臭味更是尤其恐怖。

“呜咳,啊咳咳咳咳……!”

都快呛眼睛了都!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靠开窗通风来慢慢处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即使等我把清洁做完了,也至少还要通风大半个小时吧。

“呜,咕呜呜呜……”

左莉和我一样掩着眼睛发出哭腔。

“遥、遥泠姐!这……现在这么大的气味……”

“知道气味大就帮我一起开窗啦!”

我为左莉干站着而不知行动的迟钝反应而气结。

“这么多沉积的污垢,天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成分啊呕……赶紧一起解决掉完事,还不都是你们的错!”

“是!呜咳咳是我的错……但是……”

“但……还有啥但是?”

“但是,就是,那个……”

左莉一边开着窗,一边望着房门的方向露出为难的表情。

“我一开始没料到,要麻烦遥泠姐呆这么长时间,什么的……”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所以呢?”

“所以,所以,她们快回来了……”

“啥回来?”

我正奇怪着的时候,玄关的方向发出钥匙咔嚓声。

“呜哇……晚了……!”

“晚……?”

“——哇呀,好臭诶!!”

“——嗯,呜嗯嗯!”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当然,如果是对于门板对面的人,那就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嗅吧。

朱明沁捏着鼻子挥着手从门口走了进来,和她一起出现的还有身后以为中等个子栗色头发的女孩子,反应看起来比她更恐怖,脸色都是煞白的。

“咳……”

真是辛苦她们了,虽说和左莉一个道理,这也算是她们共同自作自受吧,但是直接从空气清新的室内靠近这里,也确实是太为难人了。

稍微换位思考一下就很容易体会这种情绪,我无奈地笑了笑,走上前去,打算说点先安抚后批评的严厉话圆一下场。

“这个,哎,朱——”

但没想到的是,在我来得及发言之前,朱明沁却先我一步露出极其愤慨的表情,大步甩手冲进室内。

“这都是些什么怪味儿啊,呜啊啊……左莉这个家伙,你到底又是在搞……!”

“……”

“诶……”

朱明沁在我面前停下脚步。

“管理员姐姐??你……你在我们寝室……这……?那这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