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没有什么值得拒绝左莉的理由。

现在时刻正卡在下午的中间后半,大厅里着实没有什么学生工作可做,反倒是干坐在房间里还要被那风雨声折腾,相比起来,去拜访一下左莉的住处确实不是什么坏主意。

——何况,还可以从室内观察一下她们窗外的情况,对当初黑影到底要怎样才能袭击我这件事多一点儿认识嘛。

当然这些小算盘究竟能否实现,其实全都随缘就是了。

室外雨声阵阵,托了它们的福,现在室内走廊已经开始有一些泥印和污痕了,与此同时出现的是三两只“呼呼”作响的小圆盘,非常敬业地在走廊中执行起蛇形折返的运动,用其下散发着微光的清扫污渍——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用作清扫的自律使魔吧?

“遥泠姐,看到了吧?”

左莉一边抬脚躲避着使魔们的蛇形走位,一边相当热心地同我做着讲解。

“这些是世象科和式法科的同学合作设计的清洁使魔,用盐酸水当素材就可以非常便捷地驱动,非常厉害哦。”

“诶,不是……盐酸水怎么就便捷了。”

“电解食盐水嘛,生成的氯气再重新和水结合就有盐酸和次氯酸了嘛,而且次氯酸还可以直接用作清洁耗材,多方便!”

“呃……所以‘电解’……”

“插到插座上通电呀!”

“……”

“哎,这个没电了……正好……”

正说话间,一只做着蛇皮走位的使魔速度逐渐减缓,刚好撞上了左莉的脚尖,左莉马上把它弯腰捡起来,搁在了附近窗台旁的插座上。

“——喏,就像这样!”

“呃。”

你们这……

你们这这这……所以说你们这为什么不考虑直接用清扫机器人呢?

在完全没必要的地方以完全没必要的形式使用魔法到底是想闹哪样啊。

不管了,习惯就好。

“哈,也、也行吧……不过,比起那个,这些使魔的这种走位也是有点……”

我决定找点别的话题。

“好像挺容易撞到人的啊?有没有人考虑过优化一下?”

“唔……只用和污渍相关的魔法来给它导航的话,确实只能这样就是啦……”

左莉眨了眨眼睛。

“如果能和感应人类的魔法结合起来,利用逻辑术式来交叉一下的话,应该……?唔,嘛……不过当时好像没有找过心因科合作就是!所以应该也不行啦。”

“哈……”

“好了,到啦!”

左莉在217房的门口停下脚步,开始翻找钥匙。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又开始感觉到了,那股微弱的,像是醋和什么东西混合在一起的,弥漫在空气中的酸酸的味道。

“那个,可能会比较挤哦,不过在她们回来之前都是没有问题的!总之,遥泠姐,请——”

左莉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房门。

“……”

也正是在这个瞬间,我终于确信了,这股气味的来源就是217房。

刚刚还弱到让人捉摸不清的怪味,此刻一瞬间扑面而来。

“啊,咕呜……你这!?”

“诶?遥泠姐……怎么了?”

“不是,你这……不是不是!你这……?”

左莉这家伙,难道是“久居鲍鱼之肆”吗,完全感觉不到的吗!

我对这味道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当初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每次放长假回来,宿舍里弥漫着的全都是类似的气息:

那些五花八门的,或者有营养,或者没营养的,各式各样物体发酵产生的异香,还有衣料、床褥之类的物体之中蕴含的汗渍,除此之外,再加上那种由于久未清扫,所以稍稍加以扰动,就足以化作“沸反盈天”的霾味儿……

“你们、这到底是……多久……”

我努力忍住剧烈的咳意和泪意,睁开眼睛去打量左莉的寝室,发现情况竟然比我嗅觉感觉到的还要糟糕。

学生三舍的寝室房间是按照每人占据一角的方式来布局,四个人的写字台占据卧房的最角落,然后床铺之间互相间隔一条走道,而事情坏就坏在这些理论上是“公共空间”的走道上了。

四人各自的私人空间咋看之下还算整洁,然而空间之间的缝隙,也就是这些走道上,堆积的全都是污渍……不,污秽!

干燥的灰尘和肉眼一看就感觉粘稠的污垢都是小儿科,塑料和包装袋这些有形实体才是遍布其中的主角。

各式各样的笔芯、废纸、砂纸、羊皮纸、朱砂、符箓……

食物残渣,尤其是那些一看就知道是发酵味来源的果皮……

甚至还有一些红色的,我那天把蒂兰拎回寝室之后见过的那种鲜红的……

“你们啊,左莉,你们寝室……到底多久做一次清洁的啊?”

我用力地摇头。

“不,不不对,不是多久之类的问题。我是说,你们到底有没有沟通过做清洁的事情的啊?!”

“诶??这……这个,主要是因为,我们四个的科系……”

“这个时候还什么科系什么的……”

我也懒得顾忌左莉的心态了,直接冲出卧室,去看她们房间里侧的窗台和浴室。

地面是抽象的墨彩画,窗面是新潮的黄沙画,至于各处排水管和送水管,那是肉眼可见唯一纯白的存在——上面积满了墙灰!

左莉跟在我身后怯生生地解释着。

“……科系、我们四个的科系,不一样,所以……”

“哈……”

然后是浴池和洗脸台,最活久见的部分出现了——

俗话说得好,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我是一向认为洗脸台是最不容易出问题的地方,可是这一次我算是见识到洗脸台上长青苔了,我是第一次知道这种地方还能有苔藓!

“……所以,就是那个所以……”

“还能所以什么??”

“呜,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