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莉啊!还有,那个,蒂兰?你们这是突然怎么回事?在追杀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吗?”

“就是那个,刚才说了,那个男人,男人……恬不知耻袭胸我的那个!”

“……”

“就是刚才啦,我刚刚回寝室的时候,碰巧光天化日地撞到那个家伙,还正好站在遥泠姐你的门前!”

左莉愤愤地陈述着。

“所以我当时就……我就……!”

“所以你怎么样……”

“我没怎么样……”

左莉泄下气来。

“我没料到玻尔同学刚好也在附近,我还没来得及出手呢,就……”

“就——”

左莉的视线移向我那半堵残墙,我跟着她看过去,与此同时,斯蒂兰娜也跟我们一起看向那边……看来这家伙作为光炮的始作俑者是实锤了。

“那?呃,咳……”

我咳嗽两声,努力让自己多冷静一点儿,朝斯蒂兰娜发问。

“那蒂兰,刚才那个光炮,轰隆隆的那个……是你……?”

“嗯的。”

蒂兰点着头,指了指自己眉毛中间的那个宝石发卡,然后手指轻轻一拨,又把它重新别回了刘海侧面。

“看到了,日常巡逻的来着。因为逃跑的担心,所以……直接攻击了……”

“那么远都能看到的吗……”

“嗯的。”

斯蒂兰娜两只手分别指了指自己的左右眼。

“五点四,五点四……什么的,来着~”

“5.4的视力到底是什么夸张玩意儿……”

“因为听说玻尔同学的能力在光学和材料研究上出力很大,所以视力特别厉害也是没有办法的啦。”

“那根本就不是理由吧喂。”

“总之——”

蒂兰强硬地打断我和左莉的吐槽,把话头抢了回去。

她踮起脚尖,在比我还高出小半个脑袋的高度比划了一下。

“大概,这么高的来着。很像,和画像——大姐姐,有印象吗?”

“呃……”

犹豫。

我咳嗽了两声。

“你非要这么问的话,我刚才确实感觉有个很高的人影之类的,不过那个时候已经轰隆了什么的……有点看不清,大概是这边……?”

“好~!”

“喂……”

我前一秒刚犹犹豫豫地伸出手,随便挑了个方向一指,后一秒只听斯蒂兰娜一声短促的应答,人就已经跑没影儿了。

“喂,不是……这都已经过去多久了,就算真是那边你能抓到嘛喂……!”

估计是听不到了。

就如同早上无视掉那个鸭舌帽同僚的忠告一样,斯蒂兰娜看上去压根就没有听人家后话的习惯。

“相当雷厉风行呢……”

左莉望着蒂兰远去的背影,尴尬地笑道。

“说到什么就一定能去做,该说这才不愧是风纪委员里最强的‘万华镜’同学吗?”

“这到底有什么好不愧的啊喂……”

我无奈地叹气。

“前面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呢,就这么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跑了,说到底我的房子到底是被谁砸的啊……”

“诶诶?那、那种事……是我不好啦!”

“呃不是,这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

“是我太迟缓了!”

左莉决然恭敬地低下了她的脑袋。

“要是我的反应能够及时一点的话,至少可以及时追加攻击,抓住那个男人的话至少,就不会让遥泠姐的外墙白白砸掉了!完全是我的错!”

“所以说你这不是已经承认砸墙和你没关系了吗……”

“那!”

但是左莉继续低头。

“那……!那我来帮遥泠姐修一下墙怎么样?”

“啊??”

“帮遥泠姐把坏掉的墙修好,这样账就算清了吧……不,我是说,这样墙就算是和我有关系了吧~!”

“你这……”

这个愣丫头,都是些什么怪逻辑这是。

不过暂且抛开逻辑问题,左莉居然说修墙——这么大一堵墙?

“你、你之前不是还说自己很……那个的吗?怎么还能修墙的?”

“遥泠姐又小瞧我啦。”

左莉顿时赌气。

“人家就算再差,这种比较基础的规范性工作还是能做到的啦。或者说,正是因为比较差,所以这种比较基础的规范性工作,才反倒更擅长一点儿不是嘛!”

“呃……”

怎么就小瞧你了啊。

还不是你一开始总在那里“吊车尾”“吊车尾”的,我能怎么办。

“也没办法啦……”

我无奈赶紧赔笑。

“毕竟你看,我是完全不懂魔法,刚来这种地方的嘛,大部分时候确实完全不懂谁擅长什么谁不擅长什么就是。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要不就试试?”

“唔……嗯嗯!既然遥泠姐身为管理员已经这么同意了……”

左莉背负重担似的点了点头。

“那我就,稍微……试一试。请稍微等一下哦……?”

“啊,嗯嗯……等一下什么?”

“呼……”

左莉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因为刚刚更新过一次的原因,所以激活起来什么的……确实会有点不太习惯……”

“哈?”

“呼……哈……”

左莉长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只见在门外的时候就见过一次的粒子在她身边再次飞快地铺展开来。

奇异的点阵在左莉身周滚动着,将一些地方的布料材质拆解下来,又马上在其他的地方凝聚成别的形状……没过一会儿,除了刚才在外面就被我注意到的弧形匕首之外,目镜,护具,互相之间以触须相连接的奇怪形状的手持仪器……纷纷出现在左莉的身上。

左莉还是那个左莉,至于衣服,只能说勉强还有原来裁制的形状,整体来说却怎么着都不像原来那套衣服了。

“哇……!?”

这套科技感与奇幻感混合在一起的衣装骇得我连退几步。

“左……左莉?难道说,你们魔法学院的学生什么的……都是人手一套这种变身的?”

“不是‘变身’,只能算是心因量具而已啦。唔……嘛,非要装作很帅气也行,叫‘灵装’什么的,也不是不行啦……”

左莉隔着目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所有人都有这种东西这种事,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啦……倒不如说,只有我们心因科才需要这种东西吧?”

“‘只有’……”

我眨了眨眼睛。

“这个……所以说到底,你们心因科到底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