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吵醒的是猫叫声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

“下雨了啊……”

不出所料,中午的时候阴云密布,到了现在——从手机上来看,是下午三点三十——天空下终于飘起了雨滴。

如果我对那阴云的判断没错的话,过段时间还会再变大的吧?

“喵~”

墙角下的黑猫还在冲我叫唤着,眼神里充满了非常怪异的,不安定的表情。

“嗯?”

将这只猫咪抱进怀里,它还是显得有点儿焦躁,冲窗外不停扒拉着爪子。

“诶……你这,是想出去吗?不是,但是这窗外下着雨啊……还是说你饿了?”

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我没什么养猫的经验,不过,就算这只猫咪现在的表态不是喊饿,等到了它真的该吃饭的时间,我房间里也确实没有零食可以给它吃。既然如此,不管它饿不饿,我现在都确实得考虑猫粮问题了吧。

说做就做,我从柜子里找出雨伞,带好钥匙抱好猫咪,打开房门——

这只猫咪在房门打开的瞬间,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就直接朝户外猛钻了出去。

“诶,诶!!?”

跑的这么快的?

刚才的温顺全都是诈术的吗,它本质上就是想骗我开门逃出去?……不是,你等会,你这是要跑哪儿去啊,外面还下着雨呢!

虽然不知道这只黑猫到底想干些啥,我还是下意识地跟着它冲出了门外,不过这只猫咪本身也没跑出多远,刚跑出院子没一会儿,就径直钻进了另一个人的怀里。

“诶……诶诶?”

那个人是左莉,她身上衣料微润,头发中也挂着不少雨珠,看起来是忘了带伞,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

猫咪在她怀里一边蹭着脑袋,一边将爪子伸向我的方向。

“好了,好啦……小羽毛乖,乖,好久好久不见~。诶?怎么,你说这边——?”

左莉顺着黑猫的动作,将视线移到我的身上。

“……?”

所以说我到底怎么了?

不过,等等,话说回来,这只猫指的真的是我吗?

考虑到我才刚跑出来没几步路,也许它指的是我身后的门,也许指的是我身后的房间……

看左莉顺着黑猫看过来的表情,她明显是愣着的,也不像是看见了我,呃或者说,看见了熟悉的朋友的样子。

“不对……”

等一等,等一等?

对于左莉而言,她朝着我这个方向看过来,就算不是直接看向我,也至少能看见我,她根本不该是这个表情啊?

“你——!?”

左莉放下黑猫,任它落地之后“哧溜”一声钻到自己身后,而她本人则把眼睛瞪得老圆,像是能从瞳孔里散出黑气。

“我?”

不对,不对!

非常非常的不对,左莉这个表情不像是看见了熟人,是看见了仇人!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我现在才刚刚意识到,左莉的身高在我眼里似乎比昨天要矮那么一点点,我现在很可能不是女孩子的样子,是我本来的样子!

“你这个…………”

“……”

这还“可能”个鬼啊!

要不是胸部变空了,谁还能让我那么轻轻松松就把猫咪给抱进怀里!衣服松紧变了这种事情不也是只要有意感觉就能感觉出来的吗!

“你这个……家伙!”

完蛋了!

为什么早不变回来,晚不变回来,刚刚把项链摘下来的时候不变,非要过了好几个小时,正好遇到左莉之前变回来啊!?

只见左莉右手中光粒闪烁,转眼间变出一把圆弧型的小匕首;裙摆上下,散发着灵光的粒子和薄片、布料也一起不断翻飞着,大有影视剧里顶尖战斗力临战变身的感觉。

难怪说我昨天能侥幸逃过她的追杀,原来那只是她拖着行李箱不方便使出全力,左莉这个……隶属“十一枢姬”的少女,真的认真起来原来是……

“你这个猥亵现行犯!”

雨滴之中蔓出白霜,冰锥冰棱在左莉身边层层叠叠地罗列起来。

“给我好好地,准备去死——”

但左莉的这句话也只说到了一半。

冰棱堆积之时,从远处,百米之外的某个角落,忽然闪出一道微妙的紫光。

……那是危险的信号。

近有冰锥,远有光点,两重危险叠加在一起,我不敢有别的胡思乱想,只敢下意识地,转身飞扑卧倒。

下一秒,巨大的紫色光柱横扫院内。

“轰隆————!!!”

 

 

啊咳——

“啊咳咳咳咳……!!”

灰尘漫天,遍地都是碎石瓦砾。

视野里,鼻腔里,全都充斥着灰霾和高温炙烤的焦糊味。

刚才那一下袭击,我的房间窗户肯定被炸飞了,不开玩笑地说,整堵墙估计都能被炸掉一大半。

来不及琢磨刚才那发光炮是什么玩意儿了,我趁灰霾还大,赶紧连滚带爬钻进浴室死角里,把之前没戴的项链摸出来带上。

掂量掂量胸脯——还好,这该死的魔法,解除起来不定时,正向使用倒是及时的一塌糊涂。

总而言之,我确认自己的身体“变回”女性形态之后,才终于战战兢兢地从浴室中探出头来,而这个时候,门口的灰尘也差不多散光了。

“呜……呜咳咳咳……!”

左莉一边挥手驱散烟雾,一边踢开脚旁的瓦砾冲进屋里。

“该死的家伙,可别趁机……”

“啊咳——”

冷静,冷静。

这个时候我也应该装出一副突然遭到袭击的受害者姿态。

因为不可能不和左莉正面对话的缘故,我赶紧脱掉上衣丢进浴池——半裸就半裸吧,反正穿着胸罩呢,而且我本来,大概,确实本质上是个男人不是?

我用力咳嗽两声,做出仿佛也被袭击吓到的样子。

“咳,啊咳咳……什么家伙!?”

“就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

“呃,啊?”

“就是……诶诶,遥泠姐你原来在啊?打……打搅了打搅了!诶不对,什么打搅了啊,遥泠姐快点帮帮忙!”

左莉一边四下顾盼一边语无伦次。

“就是那个,那个之前袭击过我的那个男人啦!比起那个,你刚才在干什么?有没有注意到什么可疑的家伙,大概跑哪儿去了?”

“啊……可疑的什么的……”

还好,左莉看起来完全没有怀疑到我身上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就缓一缓,缓一缓……尽量让对话正常化,偏题化,是谓之缓兵之计……

“我,我还没搞清楚状况呢,什么突然之类的?还有那个,左莉,这突然一道光轰过来是怎么回事!?”

“这个,大概是……”

左莉回头看了看外墙的废墟,正打算开口,但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巧玲珑的身影飞奔了过来。

“咻~,左莉,还有大姐姐~”

是斯蒂兰娜。她的右眼里正透出怪异的紫光,与此同时,她一直别在刘海上的发卡,这会儿正随着松弛的刘海悬挂下来,挂在眉心中央。发卡的宝石里微光涌动,色调看起来和刚才轰炸我这边的光炮一模一样。

莫非……刚才那种恐怖的攻击,就是斯蒂兰娜打出来的?

斯蒂兰娜维持着谨慎的表情,和左莉一样四下顾盼着,不过面无表情的她看起来比左莉冷静多了。

“……嫌犯,呢?”

“……”

“明明一百五十米之外,差不多看到脸了的来着……”

一百五十米之外看到脸,你那是什么视力,怪物吗。

“看起来像是跑掉了……”左莉哀叹了一声。

“可是,理论上的来着……应该正好瞄准~歼灭的来着?”

“但是现在显然跑掉了啊?”

“……”

斯蒂兰娜愣了愣。

“那,我的错。太草率了,我的攻击的来着……”

“不……不可能是玻尔同学的错啦。我没有料到玻尔同学也正好路过发现那个男人才是!明明距离这么近,一发之后我应该马上趁机冲上去制服他的!!咕呜呜呜……果然不行啊,我的作战能力!”

“喂,不是……?”

两位少女在我的领地上,而且是被变成了灾害现场的我的领地之上,站在这里你一言我一语,这下我可是真有些不明所以了。

而且,如果要扮演作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纯·唯一·女版庄遥泠”,恐怕会不明所以得更厉害——你们两个啊,轮番突然发难,把我的屋子折腾成这样,就不能先跟我解释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