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了,呵啊……醒,趁着有精神,先到处晃晃。”

人事老师耷拉着脑袋,眼神里透出不满。

“这~个,怎么说也是我~~的学校吧,有意见吗?”

“不,不!没意见,当然没意见!”

我连连摆手,对于给我发工资,还扣押着我的男儿身的老大,怎么可能敢有意见!

“比起那个……人事老师,你刚才指心因科的那么个位置?莫非是说,心因科只有这一栋教学楼?”

“呵啊……”

人事老师摇了摇头。

再次将手伸向地图,在各个学区的不同的角落,又分别帮我画了几个圈。

“不可能只有一栋,怎么可能~嘛你,自己想想看啊……”

“呃呃,这样吗……”

人事老师指出来的建筑从数量上来说还真不算少,各个地方的小聚落加在一起,少说也有各种用途的大小七、八个房子了,当然是比不了其他科系的规模,但确实也算符合一个“科系”该有的样子了。

话虽如此……

“这个,这建筑分布这么搞……”

我看了看人事老师第一个指出来的,位于第一学区中间的那个教学楼,又看了看位于右下角,第六学区最南端的一个实验楼,两者之间几乎完美拉出了一条桃源学院的对角线。

“对于同一个学习方向的高中生来说,不是我说……这距离也太远了吧?”

“正常,正~常……没有办法的……”

人事老师的声音慵懒如常,显得有些不以为意。

“心因科~什么的,本来就是这个世纪的,新东西,有什么办法……”

“诶……”

“虽然我、我不怎么……喜欢这样啊……但是不待~见!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们~~能零散租借成这样,够了。不,不……呵啊啊……不要要求,太高嘛。”

“这、这样吗?”

我懵懂地点了点头,因为我对这种事是真的似懂非懂。

原来在魔法的世界里也有前沿学科之类的东西,不过,难道说作为前沿学科,境地就会变得这么微妙吗?

因为我上的是普通文理分科的高中,再加上我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大学的缘故,我对于这方面还真是不怎么懂。

“啊~~,话说,比起那个。”

人事老师打了个大呵欠,看向我,忽然话锋一转。

“庄,遥泠啊,你来这儿……干、干什么来着?”

“哦哦……我啊?”

这种事情对人事老师没什么好隐瞒的。

倒不如说及时对她和盘托出,免得到时候出什么误会误伤我自己才更重要。

“是这样的,我这个来这里是录口供,啊或者说配合蒂兰交代目击报告,啊蒂……就是那个,玻尔同学。”

“啊?哦,哦哦……那孩子啊……”

“是……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老师您果然也知道啊。”

“知……呵啊啊当然知道!随她去吧……”

“诶。”

没想到人事老师即便到了这份上还是如此漠不关心的模样,那我可就有点尴尬了。

“但、但是老师,她现在这把我也……”

“反正,查不到你头上吧……”

“呃。”

“啊对了,我跟那个逆、‘逆行’那孩子联系上了,解除术估计马上送你那边,记得等没人了再用。我,……呵啊啊啊困了,该回去了。”

“诶诶!?”

我被人事老师突然这么话锋一转弄得一愣。

她刚才说什么来着……?这个老师,关键问题怎么喜欢留在这种时候说!

“老、老师,你刚才是说……解除术?是……是我的那个?”

“是啊。”

人事老师转身向门外走去,后脑勺似晃非晃地点了点头。

不过刚走到一半,她忽然又停了下来。

“啊啊,我说……对了……”

“诶?”

“毕竟,那个什、么……宿管嘛,闲下来,呵……别一个人到处乱晃,宿舍~为重~~”

“啊,啊……嗯嗯……”

有点儿不知所云。

我姑且认真地谛听完人事老师最后那句忠告,目睹她摇摇晃晃地离开了保卫部的大门。

她要我闲下来的时候别乱晃,这倒是句有意义的实话,毕竟我作为这里少有的普通人,再乱晃保不齐又要像昨天那样被袭击。

可是问题是,我啥时候乱晃了?

是我昨天和左莉一起去商店街的时候吗?

嗯……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从这个角度讲,别看这个人事老师一天到晚没精神的样子,她的眼线倒是真够广。

宿管这个工作,干得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省心啊。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再在大厅里多晃了两圈,好像除了那个大地图之外,也没有其他别的值得一看的。

估计左莉在那儿损我也损得差不多了,回那边去,看看事情进展如何吧?

我心底这么想着,回到走廊尽头,推开了那个标号“109”的房间的大门——

“——啊欠!!”

这破房间是真的冷!

抬头看看房间角落挂着的空调,还在严格遵循面板上的十六摄氏度指令,耀武扬威地喷着冷气——被这样折腾都不见坏的,您的产品质量倒是真不错啊喂!

刚进这个房间没一秒,我就萌生了退却出去找那个鸭舌帽妹子告状的念头。不过说归说,既然已经进来了,再随便出去其实也不怎么可能就是。

“大姐姐,来啦~?”

“啊,嗯嗯,来了……之类的……”

我一边点头一边哆嗦。

哇啊啊……这鬼房间是真的冷。

我小心地试探了一下即将落座的木板凳,然后尽量让身子前倾,好让尽可能少的大腿肉碰到凳子面。

战战兢兢地落座之后,我悄悄瞥了一眼身旁的左莉。

这丫头也在不停地打哆嗦,不过该说是神经太大条吗,表情倒是意外的完全没有觉得冷的意思,反倒是嫉恶如仇的认真状占了上风。

“遥泠姐,遥泠姐,你现在回来正好!”

左莉激动地拍了一个带哆嗦的掌。

“我刚刚还在和玻尔同学说肖像画像的问题呢,现在该说的也差不多说完了,你也来核对一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吧?”

“呃……画,画像吗……?”

“嗯呢。”

蒂兰轻轻点了点头。

“就是,按印象……绘图。和我,晚上,昨天的时候的感觉……也很像,的来着。”

“啊啊……像、像吗……”

“大姐姐~看看~~”

只见蒂兰很快将手里的画册翻转出来,向我的方向展示了出来,我也赶紧“好好”地应付着,姑且装作认真地看一看她们按印象给我做出来的画像。

“呃。”

然后我愣住了。

“遥泠姐,怎么样?你感觉有没有见过?”

“大姐姐,印象,有吗?”

“呃,不……”

不是,这到底……哪门子像我了啊?

各种各样的特征倒是没差,斜刘海、泪痣、顺眼角、顺眉毛……还有颧骨的宽度啊,下巴的形状之类的,还算姑且有模有样,可是你们画出来的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

这种喜剧漫画里搞笑角色才会有的画风就不说了,表情,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谁会整天挂着这种白痴似的,圈圈眼白日做梦状的痴汉表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