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紧忙不迭地逃出了蒂兰的审讯室。

左莉这突然插进来,从我自己的意义上来说还真是坏大事儿了,她具体怎么损我都好……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做,我该怎么跟蒂兰说,这也是个问题啊。

两个人的“罪行”叠在同一个人的身上,这种事情……

啊啊,微妙,微妙,而且超级棘手!

我个人现阶段是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对我来说最安全,不过比起那个,在我慢悠悠地晃到了保卫部一楼的大厅时,我注意到了这里铺着一张校园里的大地图。

从校园外围简单示意的“边界”来看,整个学校似乎被某种不能被普通人轻易识破的认知结界遮盖着。

既然是认知结界,换一句话来说毫无魔法能力的人肯定无法轻易穿越,那既然如此,我到底是怎么进的这里呢?

我在地图上仔细搜寻了一下,着实没有找到它对于普通人如何进出校园的方法的说明,不过倒是找到了我当时出现的那个广场,它坐落在学校的西南侧,不算正中心,但至少距离学校边界也有少说大半公里的距离——也就是说,虽然不知道具体手段是什么,不过我出现在校园里的方式肯定不是正常走进来的,应该是某种“传送”吧。

在那个广场的更西南侧,真正盘踞校园一角的是一块名叫第三学区的区块,至于这个“第三学区”到底代表什么意思……我看了看边上的建筑图例,又掏出自己的职工手册对照着研究了一下,大概明白了它的意思——学校按照学区编号给不同方面魔法的教学和研究划分范围,第三学区主要研究“形式”,是式法科的地盘。

整所桃源学院总共分为六个学区,在横穿其中的溪流的南面,是第三学区和第四学区;背面则是第一、二、五号学区,第六学区比较特殊,横跨河流南北,不过主体仍然在北面。

第一学区在学校的西北侧,相对占据着高地,是世象科的地盘。

在第一学区和第三学区之间,位于溪流上游的北岸是第二学区,面积在这三个学区中是最大的,它是咒法科的地盘。

第四学区和第五学区严格意义上讲并不是“学区”,这两个区域分别承担了住宿、生活功能的主体和行政功能的主体——宿舍、食堂之中的绝大部分在第四学区,而包括保卫部在内的行政建筑大部分在第五学区。

在四、五学区之间是并非学区的商店街,不过从区划上严格来分的话,它似乎也属于第五学区。

最后的第六学区紧挨着第五学区,它的南部和第四学区之间正好隔着后山,这里是灵能科的地盘,这个学区的形状比较狭长,我很难轻易比较出它和第二学区的大小,不过直观来看,存在感也是相当强烈了。

换一句话来说,结合我昨天的逃跑经历,我在小广场把左莉撞倒之后,首先奔跑过桥,然后沿着溪流的北岸一路逃窜,然后向北借道商店街一角逃进第五学区——整个逃跑路线绕着商店街外部画出一个巨大的弧圈,也是有够曲折的了。

而且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的情况……还确实……

“挺不妙的啊……”

商店街是名副其实的学院正中心,虽说我昨天并没有真的在它之中横穿,但也等于说在学院中央狂奔了一大圈,这里的学生不少,目击者也绝对不会少。

不过……这么一想其实也挺奇怪的。

既然目击者不少,而且左莉追杀起我来那么大的声势,为什么当时没有人去帮左莉呢。

嗯嗯……就当是人择原理吧?就是所谓的,“如果有人帮左莉那我现在已经死定了”这种说法,话虽如此,这种事情,还确实值得我稍微奇怪一下。

有什么思路可以解答这个问题呢?

比方说,在我的逃跑路线上,那些类型的学生会比较多……灵能科挨得比较近,可能会相对多一点,然后式法科也会有一些,那么相比较起来,左莉的科系……

“……”

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我的面前,更显著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左莉的科系是……什么来着?

一二三四五六学区,世象科、咒法科、式法科、灵能科……是什么来着?左莉的科系到底是这之中的哪个……感觉好像没有啊,是我记错了还是有哪里搞错了?

不,不对。

左莉所属的科系名字叫“心因科”。

既不是世象也不是咒法、式法,更不是灵能,而是这之外的第五个——那,那既然如此,地图上的心因科呢?

“不是……所以,心因科呢??”

我带着疑惑重新端详起了这张地图,但是真的没有。

每个学区之间,虽然在职能上偶有交叉,但大体上确实各司其职,根本没有“心因科”的空间啊。

到底跑哪儿去了?

职工手册上那么大明明白白的心因科,还有宿舍花名册上白纸黑字登记着的心因科……这也能闹鬼??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只手懒洋洋地搭在地图上,慢悠悠画了个圈。

那个建筑在第一学区的西南角,处于世象科教学楼的包围之中。

“哦,哦哦,这个染色,让我看看图例……原来这个就是心因科啊。嗯谢谢!——哇诶诶!?”

我转过头去,刚条件反射地表达谢意,就被这位好心的指路者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祸害我的的昏睡紫甘蓝,啊呸呸……人事老师,引我入职的那个!

“老……人事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