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时至今日,一旦想起那个自称人事老师的家伙居然把我的男儿身都给变没了这茬儿,也还是会忍不住恼火。

虽说承诺到时候会给我提供解法吧……也不知道是什么猴年马月才能完成的事情。这个完全不尊重人性别权的可恶家伙。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斯蒂兰娜从人事老师那里根本没查到任何一个男人的入校记录,那也就说明她至少没把我卖出去,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倒还是挺靠谱的。

但是换一句话来说,这也就确实意味着,人事老师的回答对蒂兰来说完全不靠谱就是了。

“啊咳咳,总之。”

我决定继续说下去。

“蒂兰你想想呀,能够精确规避掉学校的检查机制,这就说明犯人肯定经过了精密的准备,单从手段上来说,也绝对是要算作蓄谋已久的那一档了,可以这么说吧?”

“唔。”

“我的意思也就是——”

我双肘撑桌,双臂相搭。

“假设那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凡人,那么如果他别有用心的目的,只是想侵犯学校里的女孩子,以这种技术力,外面普通的高中随便选一个都行呀。”

“唔……”

“所以无论怎么看,反倒是痴汉犯罪的可能性比较小吧?”

“但是,那个明明是男——”

“——所以说那个是你对男人的偏见呀!”

到了加大音量的时候了。

蒂兰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平稳了,她显然是慌了。

正是所谓一锤定音。

一 转 攻 势。

“是的是的,我当然知道啦,蒂兰,男人那种家伙,确实有很多很多变态,这当然没错。”

我摆出一副超级严肃的表情。

“不可否认,男人确实很多缺点,那种浑身上下都是扭曲的欲望的臭男人也大有人在,也就是所谓的……劣根性?但是啊但是,要看男人,绝对不能只看身边,要有历史的眼光,辩证的眼光,发展的眼光——”

“诶,唔……”

蒂兰的表情里透出茫然。

嘿……没想到蒂兰这家伙虽然做人做事儿很偏执,还挺容易进入别人的节奏的?

看来接下来诱导她去抓真凶而不是抓我也不是什么难事了,而且就算不说这个,从其他各种方面来说,都是超级好消息啊。

“嗯咳……蒂兰你想想看啊。”

我举起食指,娓娓道来。

“——从古至今,东有卧薪尝胆、豫让吞炭,西有参孙毁神殿,王子寻复仇,那种抛妻弃女一心复仇的家伙可多可多了,难道说他们那么做也是变态痴汉吗?”

“呜……”

“当然不可能哇!”

自问自答!

庄遥泠!演讲鬼才!

“所以呀,思路不能这么局限的,在我庄遥泠看来,会觉得男人全都只会为了欲望去犯罪,总觉得男人除了揉其他女孩子的胸部之外就不会想别的了,是很典型的女高中生思维哦。”

“唔,嗯……”

斯蒂兰娜一边点着头一边显得有些茫然。

嗯嗯,看来是差不多被我说服了。

这样一来事情就很顺利了,一方面提醒蒂兰事情的性质,另一方面诱导她尽量忽视昨天的有关于我的目击报告,然后顺理成章把我的遭遇说出来,一切就——

“诶诶,遥泠姐?”

我的侧面突然窜出来一个不属于我的餐盘子。

“太难得了,感觉真是好巧啊,居然一大早就能碰到遥泠姐!”

“呃……”

这声音我认得,是左莉,是挺巧的。

扭过头去一看,她的餐盘里放着酸奶、鸡蛋、煎饼组合成的早餐,从配比上来看还挺营养的,只不过分量上来说是以上所说的两倍。

“啊嗯,是,是,早上好……”

被左莉打断了我刚刚的小算盘,我心里当然是有点儿膈应的,不过该打的招呼还是要打。

啊,对了,既然说到“早上好”,那我面前的另一位……

我赶紧伸手指向斯蒂兰娜。

“还有话说,左莉,这边这个是——”

“诶??”

然而在我说出名字之前,左莉看到斯蒂兰娜,自己先愣了。

只听“咣当咣当”的声音,左莉原本就不算随意的坐姿,一下子变得比旗杆还直,她面朝斯蒂兰娜,双手合十,眼睛里兴奋得像是能冒出星星。

“你……你莫非是……”

“她莫非是?”

“那个,那位……鼎鼎有名的‘万华镜’?!”

“是。斯蒂兰娜·玻尔——的来着。”

桌子对面斯蒂兰娜·玻尔驾轻就熟地做出一个打招呼的手势。

“你……心因科左莉?认识你,很高兴。”

“嗯嗯,是的是的!我叫做左莉,住在217,是心因科的二年级,很高兴认识你,以后请多指教!!”

左莉给我感觉只差撑着桌子跳起来了。

“遥泠姐,你是怎么做到的?居然第一天就能请玻尔同学一起吃早餐,太不可思议了!”

“与其说是我找她不如说是她找上我啦……”

完全不明所以,我感觉自己有点儿发懵。

“不是,所以……你到底激动什么啊?蒂兰有什么特殊的吗?”

“当然特殊啦!”

左莉像是被触动了权威一样,这下真的撑住了桌子,放在盘子里的鸡蛋都被她拍得滚动作响。

“虽然早就知道玻尔同学也住三舍,但是因为楼层不一样的关系,我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和她搭话哦!今天居然因为遥泠姐的关系直接和玻尔同学面对面了,怎么可能不激动嘛!”

“但是就算你这么说……”

“这所学校的学生之中,总共也只有1个A级和10个B级,玻尔同学,或者说,灵能科二年级的斯蒂兰娜·玻尔同学,在这之中位列第四,坊称‘万华镜’,是最强的‘十一枢姬’中的一员哦!”

“哇,这么……?”

左莉这下子可把我说慌了……没想到我庄遥泠还会有这等“运气”,刚入职第一天就和学校里最厉害的学生之一勾搭上了?

回想起我昨天和她同居一室,还有刚刚对她打的那些哄骗啊,忽悠啊之类的主意,我就立刻感觉冷汗直冒……

……不,也未必,不要慌不要慌,蒂兰刚才看上去不是也挺好骗的吗?别慌,都是基数调整…………

我带着敬畏的眼神看了看蒂兰,强吞了口口水。

“蒂兰……是这么回事,吗??”

“嗯。”

蒂兰点了一下头。

“不过……左莉,彼此,彼此的来着。”

“彼此?”

“左莉,第十一位,上学期的最后,刚定级,的来着。”

“定、定级?”

“也就是,B。”

“……”

什么鬼。

原来我入职第一天勾搭上的最强学生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我的运气比我想象中还好的吗?

我脖子僵硬地把视线移向左莉,感觉自己的声音也是僵硬的。“左莉……你,昨天不是自称……吊车尾之类的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