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因为到底要不要返回室内空间再塞卫生棉条的原因耽误了好一会儿时间,等我和斯蒂兰娜重新上路来到食堂的时候,食堂里已经有一点儿嘈杂了。

顺带一提,虽说终于把蒂兰拎了回去,强迫她在室内解决好了卫生问题,但是可怜我能力有限,最终还是没能强迫她穿上内裤,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和我一同端坐食堂角落的蒂兰裙下,从实际存在的物质上来说依然是真空的。

当然我也可以安慰自己,说反正肉眼看过去是“穿着内裤”的样子,那么其实也不用太在意;可是既然蒂兰亲口那么说了,果然还是根本没法不当回事啊。

疯了。

什么丫头这是。

“大姐姐,叹气?”

坐在我对面的斯蒂兰娜歪了歪脑袋。

“是在叹气你啦。”

我赌气地双手抱胸。

“先说好,像你这样子,着凉生病可不管我的事哦。还有,以后别大庭广众地掀裙子了!”

“豆浆,大姐姐,好喝。”

“……”

得。

口头教训不行。

“不跟你废话,要是你下次在敢像刚才那样乱来,我还会再把你拎起来丢回去哦。”

“但是,本来就很方便。”

“那根本就不是方不方便的事吧!啊啊……得,算了……”

估计是说不赢她了。

我端起点来的豆浆,轻轻抿了一口。

“还是先不说这个得了,先说说本来该说的……蒂兰?昨天你说的那些,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吧?”

“唔,嗯。”

蒂兰点了点头。

“那……正式的,防卫的,话题?对于男人入侵者,我,开始?”

“嗯嗯,请。”

“嗯,首先,性质确认,男人,是危险的来着。”

蒂兰伸出一根手指。

“是安保灾害,必须歼灭。”

“嗯,这个你昨天确实说过。”

“那么,男人的可能的动机,动机的可能性,可能性的范围——”

蒂兰继续说道。

“考虑入侵者的性质的男人,男人的可能的动机,动机的可能性,可能性的范围……”

“这个你是不是重复了两遍……”

“总的来说,男人想要女孩子。”

“呃,嗯……”

“毕竟男人是……自说自话,痴汉,不务正业,只知道打游戏,玩忽职守,贪图小利,没有理智,不懂节制……”

蒂兰又把昨天晚上说过的复读了一遍。

“所以,会……威胁女孩子,威胁女孩子的身体,还有,女孩子的胸罩,的内裤,的丝袜,的用过的纸巾和棉条……”

“这已经彻彻底底属于变态犯了吧。”

“差不多。”

“别‘差不多’啊喂。”

“所以,大姐姐,应该以这个,围绕布防的来着。”

斯蒂兰娜煞有介事地伸出一根手指,看起来是真的认真了。

“嗯……也是。”

吐槽归吐槽,此时此刻我也不得不点头回应蒂兰的说法。

毕竟我的身份是宿管员,整个宿舍的安全问题都与我脱不了干系,所以无论抓捕那个嫌犯的工作再怎么紧迫而必要,我作为管理员的工作也是第一位的。

“那么——”

斯蒂兰娜开始说了。

“第一个,露台加强巡逻,短期之内的来着,推荐大家室内晾晒。”

“呃……”

“第二个,加强安全通告,提醒注意财物,尤其是内裤;第三,通报提醒,袭胸者及时报告;第四,可以申请,额外的摄像探头——”

“装在哪儿?”

“当然是,卫生间,防止痴汉夜袭,的来着。”

“…………”

这个斯蒂兰娜,对于问题的严重性的理解,是不是在方向上有点问题?

“大姐姐,问题?”

斯蒂兰娜似乎察觉到我的表情,歪了歪脑袋。

“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总体来看还是比较有道理的啦。”

有道理个锤子。

不是……主要问题是,你这布防有理有据说得一套一套的,可是到最后居然全奔着非致命威胁去了,全奔着痴汉和贞操问题去了啊。

按你这样去考虑,到时候你们敬爱的宿管员姐姐(←显然,是男的!),该被攮死还是得被攮死啊!

“啊,咳……”

我故作深思地清了两下嗓子。

我确实得设法说两句了,就算是这么偏执的斯蒂兰娜,哪怕是以忽悠为主也好,也得给她好好讲讲道理。

“怎么说呢我觉得啊……蒂兰?我觉得你对于入侵者的动机的估计,还是有一点点狭隘啊。”

“狭~隘?”

“就是,唔嗯……这么说吧……你也注意到了,那个男人这样入侵桃源学院,本来就是一件处心积虑的事情。”

我轻咳一声,紧跟上一句“是吧?”,让语调上扬起来。

“只要有魔力的人,按道理来说进入学院都会触发警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句话是蒂兰昨天亲口说的吧?”

“嗯的。”

蒂兰微微点头。

“去找人事老师,核查,没有一个男性的出入记录,的来着……”

“啧……居然是那个家伙吗。”

“人事老师,持有的记录,可靠。”

“啊啊行,行,可靠。”

那团昏睡紫甘蓝可靠谱个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