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女孩子洗澡是真的麻烦啊……

我的这个浴室隔音效果是真的不咋地。

偶尔有细致而密集的水流来回晃动的声音,那应该是她洗头发的时候,及腰长发在有节奏地摇曳;有的时候能听见“啪嗒啪嗒”的声音,那应该是这个女孩子的脚丫子;再洗到中途,水声停下来被泡沫取代,不多时后重新冲进泡沫之中,泡泡“噼啪噼啪~”的动静又再次让人浮想联翩。

泡泡的声音最后越来越小,逐渐趋于消弭,那应该是它们随着清洗而变得越来越少,一点一点地,逐渐从女孩子娇嫩洁白的身体上滑落,托了它们的福,泡沫所过之处,每一寸肌肤都干干净净,反射着滑润的水光……

“啊啊啊,不行,不行!”

我用力地锤击我自己的脑袋,强行让理智把我从走火入魔的妄想中拽了回来。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可是宿管啊宿管,这群学生的管理者!

就算考虑到我原本是个男孩子,有这样那样的各种不可抗力吧……但这也是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接受的!

如果敢顺着这条道往下走,我的职业道德就完了,我的饭碗就完啦!!

但是……

话又说回来,但是……

我的浴室隔音不好啊,那种声音是真的很容易听到,而且真的很抓耳啊!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我决定再次暴力捶打我的脑门。

不可以乱往那种方向想,绝对不可以!

捶打到一半,水声终于彻底停了下来。

浴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我的折磨也终于结束了——

——并没有。

“……哇啊啊啊啊!!!”

白发少女光着身子飘了出来。

“你……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啊!”

是真的彻彻底底的光着身子,连浴巾都没围的,传说中的不着片缕哦!

细长细长光溜溜的双腿,盈盈一握光溜溜的腰身,光溜溜的玲珑袖珍的我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的某些部位,还有纤细瘦弱,光溜溜的拿着浴巾的小胳膊。

这个丫头她就拿着浴巾,但是她就是不围。

这家伙倒是淡定,我怀疑我的惊叫声都可以把整栋楼吵醒了,可是这声音听在她耳朵里,做出的反应也只有微微一歪头。

“因为,干净的校服……”

“嗯?”

“……在衣柜里。”

“……”

“反正,是室内。”

女孩子又朝另一个方向歪了歪脑袋。

“我的能力,可以回去。”

“不是,就算你这么说……”

面前的场景冲击力实在太大,我感觉自己有点儿语无伦次。

“我好歹……也是陌生人啊,你是不是应该……”

“反正大妈是女孩子。”

“…………”

不是?

且不论我庄遥泠本质是不是女孩子啦,你这话说的是不是稍微有点——

“那个什么,你为什么就这么执着于叫我大妈啊?”

“因为,大妈是宿管。”

少女碧蓝的眼瞳中神情坚定。

“所以,宿管是大妈。”

哇。

精彩的证明。

滴水不漏,大数学家,完美Q.E.D.。

“不是不是,不是这么回事啊!”

我同样坚定地,用双手摆出否定的大叉叉。

“大妈就是个称呼,才不是和宿管员绑定的词啊,你再仔细想想,看看我这样子,是不是……可不可以考虑换一个称呼?”

“那、”

白发少女顿了顿。

“阿姨?”

“也没有那么老啦!我才十八岁!”

“成年,了~”

“那才不是重点!”

十八岁才是大好青春开始的年纪,何况保有童贞的处男永远都是少年!

不过……稍等,现在的我到底该叫处男还是处“女”呢?

不管选择哪种说法,可悲的事实好像都没有改变。

“啊啊,总之总之!”

我用力摇了摇头。

“你还是换个稍微正常点的称呼行吗,那种稍微年轻一点的,能把长辈管理关系表达出来的……”

“大姐头?”

“怎么突然就变得社会起来了……”

“社会?”

“我的意思是说……简单直白地叫哥,啊不,简单直白地叫姐是不是更好?”

“姐——”

白发少女且沉吟且迟疑了一会儿。

她抬起脑袋,眨了眨她碧蓝澄澈的大眼睛。

“——‘大姐姐~’?”

“!?”

等等……这种感觉是?

“你……”

我用力咽了口口水。

“那个什么,拜托你再说一遍?”

白发少女歪了歪头。

“大姐姐~?”

“再……再试一遍??”

“大~姐~姐~,浴室,谢谢招待~”

哦哦哦哦!

这怎么可能……所谓的白毛,原来是即使只有最低的初始好感度也能产生如此恐怖杀伤力的生物吗!!

“大姐姐,精神,坏掉了。”白发少女的身子往后缩了缩。

“不不不……没有坏,没有坏,当然没有坏!”

我用力地甩着脑袋,让自己尽快恢复清醒。

“总而言之!你先坐下把浴巾围上,不要着凉啦。”

这么可爱的瑰宝,要是着凉可就太糟了。

着凉就会感冒,感冒就会失声,就叫不出这么动听的“大姐姐”了,那可是全人类的损失!

可是没想到这孩子却表现出了抗拒的模样。

“不,热。”

“啊啊好好好,你说热就热,我们就不围了哦——啊不对所以说这根本就不是热的问题啊!”

这个家伙,到现在为止还是全身光溜溜的呢!

就算眼前的白毛小丫头确实可爱得犯规,这种多位一体的原则问题我也绝对没法让步啊。

“哪有宿舍里可以随便裸奔的舍规,你给我,乖乖的,乖乖的……!!”

我强硬地抢过少女手里的浴巾,经过一番挣扎和妥协,总算强迫她披上浴巾(是的,最后还是没能让她围住),乖乖地坐到了椅子上。

我坐在自己的床沿上,和这位女孩子相对而视。

“啊,咳咳。”

言归正传。

“你之前说……你是风纪委员,之前干活所以才特别晚回来,那你是叫什么来着?”

“斯蒂兰娜·玻尔,丹麦的来着。”

自称斯蒂兰娜的女生一板一眼地答道。

“灵能科二年级,风纪委员,中文名——”

“嗯嗯?”

“玻尔·斯蒂兰娜。”

“……”

你这不是说了等于没说。

不过仔细想想她自称丹麦籍这一点,对中文名有这种误解似乎也难怪。

“啊咳,那我就叫你蒂兰好了。”

我点了点头。

“至于我……虽说宿管员这种人记不记名字都无所谓吧,不过我叫庄遥泠,想不想记住……随便就好了。”

“嗯,我就叫你大姐姐。”

“啊啊啊,好好好,你就叫我大姐姐,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我继续心潮澎湃地点头。

“然后,接下来我们——”

“接下来~”

蒂兰轻轻地应了一声。

她这声不平不仄的应和反而让我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是啊,蒂兰洗完澡之后,没有立刻急着离开,其实已经说明问题了。

斯蒂兰娜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我在追,男性入侵者。”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