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算是服了左莉了。

一起来到商店街,买到新折凳之后,明明嘴里说着——“就、就让我来请客!我知道我们学校有家店超好吃的,比最好吃的食堂还棒!”这样的话,结果商店街区区三条不到一公里的平行街再加上当中两条垂直小道,就这样左莉也能迷路!

我们转了足足二十分钟,左莉还在倔着“我,我明明记得应该是这里的哟!让……让我再想想!”,我实在忍无可忍,把她硬拽着拽到路口,改为靠问路而不是靠她的记忆力行动。

不得不说,左莉这股即使到了最后一刻还死犟着要靠自己的拗劲儿,和白天追杀我的气势还真有点像。

再想想“非要靠自己”这股感觉,似乎和刚才找折凳的表现也串联起来了……那么这么一想,下午最后她找我问路的那会儿,看来是真的被闭上绝境了呀。

不多时后,我们终于找到了左莉指定的那家餐厅。

该说是不出乎意料吗,这家餐厅的位置和左莉的记忆完全相反,天知道左莉到底是怎样才能记错到这种程度。

也许路痴对于学魔法来说反而是一种罕见的才能。

鬼知道。

等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左莉倒是彻底清醒了过来,指着店门口挂着的吉祥物开始欢呼雀跃。

“是的是的!就是这个没错了,遥泠姐我跟你说哦,这家店不仅晚餐好吃,他们的吉祥物也超级棒,抱枕软乎乎的,特可爱!”

“可爱吗……”

“好啦好啦,快饿死啦!遥泠姐我们快点进去吧!”

“哈……”

我抬起头,盯着那两只有着两对耳朵的倒吊着的猎奇兔子,多驻足端详了几秒。

完全看不出来到底可爱在哪里,算了,进店。

店子里给顾客提供的座位是小沙发,每个桌位中都给至少一个沙发配了一只猎奇兔子抱枕,关于这个抱枕左莉倒是说得没错,确实超级软。

“呼啊……”

抱起来软绵绵的,感觉全身一下子都放松了下来。白天时的劳累像光一样地飞速消失。

且不说造型猎奇不猎奇,这家店子居然用抱枕来骗顾客的回头客,未免也太狡猾啦。

“好啦,遥泠姐,遥泠姐?”

左莉的声音把我从兔子抱枕的温柔乡里叫了出来。

“稍微问一下,遥泠姐你想吃什么?有什么讨……唔,不对不对,我记得那个词是,对,‘忌口’?遥泠姐你有什么忌口的?顺带一提,这家店的奶昔特别好喝!是他们的绝对王牌产品哦!!”

“哈……”

论忌口,我倒是没什么忌口的啦。

话虽如此,要我立刻给出我想吃什么的意见,初来乍到的我同样无能为力,就全让左莉负责好了,反正这丫头已经在路痴上发挥到极致,总不可能同时还是个味痴吧。

“我才刚来嘛,还不太熟悉这家店。就全听你的好了,反正我也没什么忌口的,随便来也没问题。”

“唔,这样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于我的期许,左莉的表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那,王牌菜肯定一定必须要尝一尝的哦!我看看……草莓酸奶奶昔怎么样?”

“行。”

“呃呃,然后黄油菠萝包?”

“可以。”

“冷炸小黄鱼?这个是店子里的大厨用反常火魔法在零点以下烹饪出来的,口感很棒哦。”

“嗯嗯,可以。”

“剁椒兔头?”

“也可以……啊,不,这个还是算了。”

在以兔子为吉祥物的店子里吃兔子,怎么想也太奇葩了。

总而言之,一番问答之后,左莉荤素搭配地点了那么三四个菜,递上菜单之后,我们之间也暂时安静了下来。

左莉的眼睛咕噜咕噜地转着,左右顾盼,看起来像是想找话题,我当然客随主便,安静地等她来聊,不过出人意料地是,她看起来好像不擅长做这种事,过了大概一分多钟,直到奶昔送上了桌,她才终于找到了闲聊的第一句话茬。

“话说,遥泠姐——这个奶昔确实很好喝的哦!”

不容置喙的笃定语气。

“啊,啊啊,我尝一尝……”

“是吧,是吧!!”

“……”

话说一般聊天不是用疑问句问对方感想的吗。

虽说这个奶昔醇香中混着的酸甜气息确实很别致,不过两句话就直接用强调句把话聊死,这也算是前无古人了啊。

看来绝对不能让这个丫头来主导对话。

我多品尝几口奶昔之后,松开吸管,搅了搅杯子。

“对了,话说啊左莉,你是那个,‘心因科’的吗?”

“嗯嗯是的,我是专攻心因科的学生……嘿嘿,挺让人不好意思的方向就是啦……”

“嘛……”

就算这个左莉说什么“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方向啦。

“话说起来,之前也忘记问了,你是几年级的来着,看样子……是刚高一吗?”

“诶……”

左莉愣了一下。

看她这个反应,我也愣了。

左莉好像不太高兴!

糟糕。

“呃,呃,不好意思……”

听说女孩子都是那种特别在意青春年华的类型,擅自把对方的年龄往老了说绝对是大忌。看她这个反应,莫非我不小心说错话了,把她说得太老了。

也对,也对,如果是高一新生的话,之前怎么会有寝室嘛,这完全是我的错!

“真的不好意思,是我失言了!莫非左莉你还没到高一,是提前来见习的初中生?”

“诶诶……”

难道还是说错了吗!

“那,难道说,那太了不起了,莫非你是职工手册里提到特请入校的小学生?太厉害了,那可是天才哦!”

“……我是高二的!!”

“……”

完蛋。

猜反了吗。

“就是!很正常的,高二的学生啊!”

左莉委屈万分,脸颊气鼓鼓地胀成了一个气球。

“我虽然很、很差劲,魔法天分什么的不太好使,但是身体发育还是很正常的嘛!怎么会、怎么会有我这种小学生啊,遥泠姐太欺负人了!!”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真是的,真是的……我明明还是挺像高二生的啊,也不过就是稍微,稍微,差了那么几个公分,胸部也稍微……稍微,那么一点点…………反倒是遥泠姐这种,才是犯规吧……”

“啊啊啊,是的是的,B Cup什么的已经很棒了!手感刚刚好什么的,啊呸我是说第‘二’级的罩杯很吻合高‘二’年级的身材哦!别在意,真的别在意——比起那个,好了好了,上菜了哦!!”

我赶紧手忙脚乱地安抚起发火的左莉,还好这个时候服务生正好上菜了,左莉马上振作起精神投入到新鲜的晚餐中,我也终于松了口气。

“哈…………”

女孩子好难应付。

比起问年龄之类的奇怪话题,还是随便说点无关痛痒的吧。

“又说起来啊,左莉,你是哪里来的?”

“诶??”

左莉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说我是,哪里……来的吗?”

“嗯嗯,就是想知道你的来历的意思。”

“这个……我,我其实也不是从哪里来的啦……”

“不是从哪里来??”

“因为,我完全没有魔法世家的背景,是个完完全全普通背景的学生,挺……格格不入的,真的很不好意思哦……”

“啊,啊啊……”

我好像不小心以错误的问法制造了一个奇怪的误会!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赶紧用力摆手。

“我其实只是想问,你是从哪个‘地方’过来的,也就是问你的老家的意思!”

“诶?这、这个意思吗……”

左莉眨了眨眼睛。

“那,我是……J省T市的哦?”

“哎?”

这巧合可有点厉害咯。

“怎么……?”

左莉歪了歪脑袋。

“遥泠姐也是T市的吗?”

“昂,算是吧……”

我尴尬地耸了耸肩。

“老乡老乡!那可就很缘分啦!”

左莉笑着轻轻击掌。

“那,话说回来,遥泠姐你又是哪个世家的呢?”

左莉顿了顿,跳过籍贯话题,把刚才那个问题又丢给了我。

“作为新入职的姐姐竟然能直接接管整个宿舍楼,我觉得遥泠姐你果然有那种很厉害的背景吧?姐姐好像是姓庄,让我想想……老庄道,庄道阴阳,元仲水文……遥泠姐是哪一支的?道家,阴阳道家,还是数理精算,还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的厉害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