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这个丫头,之前单枪匹马追杀我的时候还挺凶悍的,怎么这会儿问名字反而遮遮掩掩起来了。

“这个,你看,毕竟之后还要近距离相处嘛,对不对?”

而且正因为是近距离相处,知道名字之后就可以更容易回避她嘛。

我赶紧循循劝诱起来。

“要,呃嗯,要不,我先说说我自己?我叫庄遥泠,以后多多关照?”

“啊……啊嗯!我……我叫左莉,之后,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还请多多指教。”

女孩子弱弱地点了点头,说出来了“左莉”这么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单从字面上来看,不至于遮遮掩掩的嘛。

不过,也正在左莉介绍她的名字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背稍稍有点发凉,似乎有什么视线在身后盯着我。

我是那种对周围的小动静比较敏感的类型,这个感觉应该没错。

我马上转过头去——确实如此,不过不是什么危险人物,而是好像有一些同校的女孩子在看着我的方向指指点点。

她们在谈论什么呢,是我这个模样没穿校服显得格格不入,还是因为左莉的出现?

嘛……不管是这两个之中的哪一个,以我高中时身为男生的经验来看,都不在我的理解范围内。

总之暂时不管她们。

抬起头,前方是一栋三层高的折U型建筑,我核对了一下职工手册里的地图,这里应该就是目的地了。

“呼啊……终于,终于到啦……”

左莉的身子顿时瘫软下来,软绵绵地伏在自己的行李箱上。

如果不直说的话,估计谁也不会把这个倚着行李箱的左莉,和之前那个拖着行李箱的疯丫头联系起来吧。

左莉以行李箱拉杆为轴,把身体挪了个个儿正面仰视着我,露出一副虽然看起来有气无力,但是显得相当真诚的表情。

“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在关键地方指引了我一下子,我估计还要过好久才能过来吧?呜,呼啊……真的很,谢谢你哟!”

“哈……”

虽然很真诚,但是看起来真的很有气无力,实在让人没法正经看待她的感谢啊。

“总而言之,那个先不说啦。”

我露出尴尬的笑意。

“你看你这也累坏了,赶紧先找到你自己的宿舍,好好休息一下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嗯嗯,之后再说!”

左莉看起来深以为然,扶着自己的行李箱,摇摇晃晃地打起精神来,大踏步向宿舍楼中走去。

“诶,对了?”

就在这时,左莉又忽然回头。

“话说……庄遥泠同学,您是几年级的同学?”

“呃……?”

“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啦……就是稍微,问一问!您是高三的学姐吗?还是高二的,或者暂住我校的研究员~?还是……”

“我是宿管员……”

“……”

“……”

“……”

左莉呆呆地站在宿舍大门旁,一动也不动。

“啊,话说,还有——”

为了避免尴尬,我赶紧出声打破沉默。

“叫我‘您’之类的敬辞就算了,你那个什么……随便叫就行,不要搞得怪紧张的。”

“…………”

左莉还是没有说话。

咳,也是。

在大部分学校里,宿管都是那种不留情面,严厉地对住宿生施以铁拳管制的大妈大爷级角色嘛。

左莉刚才和我有声有色地走了一路,没想到到最后居然发现我是宿舍管理员,任谁也会慌神吧?

“你……你、居然是,管理员……?”左莉茫然地眨着眼帘,瞳孔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啊哈哈……路上一直没说,真是不好意思……”

我尴尬地赔笑。

怎么样都好啦,反正我无论怎么样以后都会和你保持距离的,就算知道我是宿舍管理员,对你也没什么影响嘛。

“明明是管理员,居然还……”

左莉忽然低声沉吟。

“居然还这样帮我,什么的……”

“怎么?”

“那个!”

“诶诶怎么!?”

“遥泠姐,遥泠姐!这样叫你可以吧!”

左莉猛地抬头。

她这一抬头把我瞪得心头一跳,某种意义上说,她这会儿的坚决的动作和眼神还真挺像之前追杀我的模样,真让我吓得不轻。

“可……可可可可以!怎么了??”

“遥泠姐!”

左莉深吸一口气,看上去简直像是鼓起了大半辈子的勇气。

“就算你是管理员,就算你……身为管理员什么的,知道我我这种,只是普通学生的这种……就是!就算这样,你也不介意和我这种人交往吗?”

“诶诶诶诶交……交,交、交交往!?”

不,不对!

我现在外表看上去是女孩子,不该以平常男孩子的心态看待交往这个词。左莉应该只是想交朋友吧?

和宿管员交朋友什么的,她这个勇气还真是……以我高中时的见解来看,不能更可嘉了。

如果她此举纯属无心,没有看穿我的身份,没有阴谋的话。

没有阴谋的话。

没有阴谋的话。

没有阴谋的话……

我本来还想着之后尽可能避开左莉呢,现在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容易啊。

先随便应付几句吧?

“啊,啊咳咳……”

我尴尬地笑着,煞有介事地咳嗽了两声。

“介意是当然不会,嗯不会介意的啦,都到时候再说吧?时候不早了,你还是先把你的行李安置好吧?”

“嗯嗯,也对!”

左莉点了点头。

“那,遥泠姐,我们……等会儿再见?”

“啊啊……等会再见,等会再见……”

我随便应付着跟左莉摆了摆手,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明明都已经换过身体了,居然还能在开始工作前惹这么多麻烦,接下来的日子看起来未必好过啊。

属于宿舍管理员的房间看起来就在入户处,不过面朝室内的是个窗口,能够供人出入的房门反而在外侧,我目送左莉离开之后,反而还要再绕一圈,才能从外侧进入我自己的房间。

这栋宿舍楼所具有的“U”型在它的内侧围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院子,我的房门就正开向这所院子内。

通过房门,可以大概透过那些窗户看到宿舍楼绝大部分房间的概况,向内的窗口也可以应对来自学生们的各种请求。

不得不说,单从功能性上来说,这宿舍楼的设计还挺厉害的。

是时候料理料理我自己的房间了。

房间里的装修很朴素,不过不至于缺少关键性的设施,面积也还挺大。

床的面积刚刚好够人睡个安稳觉,柜子有两个,一个是私人的衣柜,一个是用来存放管理工具和清洁工具的储物柜;桌子也有两个,一个在窗口旁用来办事,一个搁置在房间角落,看起来像是写字台;除此之外,出人意料的是在靠近房门的位置还有一个小巧的迷你灶台——不过这个我就用不到了,毕竟我不擅长做菜,要是啥时候我想改善伙食那倒是另当别论,近期就先凑合吧。

房间还配有卫生间,不过面积就显得相对狭小不少了,不过浴缸、热水器还是一应俱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宿管生活说不定还可以过得挺滋润……

等等,好像感觉有什么地方画风不对?

我心里这样想着,打开热水器,然后拿起花洒,拧开水龙头。

热水器的观察窗内闪起“哒哒哒”的零星火花,然后伴随着一声纯净的噗嗤,温暖又让人感觉熟悉的蓝火在其中燃了起来。

——是燃气灶。

我关掉水龙头,离开浴室,来到灶台前,再试着将其拧开。

还是燃气灶。

空调也是电子空调。

灯泡都是经典的日光灯款式。

供给学生使用的热水卡和空调卡是传说中的电磁IC卡,用来控制供电的是传统的空气开关,专门全楼广播的工具也是超级无敌古典典藏版的麦克风和喇叭……

这个学校美名其曰魔法学院,是不是稍微太现代化了一点儿?

我在房间里简单翻找了一圈,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疑似和魔法有关的设施——“门禁按钮”,我在职工手册里看了一下,这个按钮用来在门禁时间,也就是每天的晚上十一点之后启动,用来阻拦外界的入侵者和违纪晚归的学生。

嗯……姑且当做它是魔法结界吧。

这所学院,好像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魔法啊?

“咳……”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

我是个普通人,我来这里也只是想躲开老爹要我出去招摇撞骗的扯淡家业——顺带混口饭吃,我干嘛要指望见识多少魔法啊?

再者说了:

(晃悠~晃悠~)

“啧!”

(晃悠~晃悠~晃悠~)

我现在不是已经被魔法坑得够惨了嘛,真是!

没有人用魔法来骚扰我,那才是好事呢!

该继续打扫房间啦,打扫!打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