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当离开办公楼,来到位于这所学院行政区和住宿区之间的商店街时,经路边导购员的招呼,我一下子就明白那些身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了。

“您好同学,开学季迎新生特惠,这边购物满三百之后,隔壁内衣区享七折封顶的优惠哦。”

没错,内衣。

导购员的话语真的提醒我了,我早该想起女孩子这方面的问题,只要能买到尺码贴身,质量合适的胸罩,胸部晃来晃去的麻烦一定可以迎刃而解吧。

不过……

“唔……”

想到这儿,我还是犹豫了起来。

我庄遥泠说到底还是男性,这么快“进入角色”,对我自己来说真的好吗?

“再顺带一提,每消费一百都能抽奖,全场购物满九百还可以多抽一次,有机会抽奖赢得买一送一超稀有优惠卡哦!”

“什么!?!?”

我条件反射般地掰起了手指。

328×1。

328×2…………

“………………”

当我重回夕色笼罩的商店街时,我发现不仅我的穿着发生了调整,我的左右手还各多出了好多个购物袋,记忆则不知为何似乎被剪掉了一段。

“嗯……”

我开始陷入沉思。

我为什么会买这么多衣服?

说好的别这么快进入角色呢,为什么我不仅买了衣服,还买了这么多女子力爆表的花式内衣?

以及,说好的抽奖优惠幅度巨大呢,既然如此,我钱包里的预支工资哪儿去了?

“嗯………………”

百思不得其解,我寻思着,考虑到我庄遥泠一直是一个冷静理智,聪明伶俐的当代社会主义青年,结果只能用魔法来解释了。

嗯嗯,也许这就是魔法吧。

没错,绝对是魔法。

这所所谓的魔法学院可真是到处都充满了危险,我以后可一定要加倍小心啊。

我这样暗暗提醒自己之后,掏出刚刚拿到手的学院教工手册,开始继续研究从这里到我工作的宿舍楼的路。

抬起头,举起册子,根据书上的迷你地图,旋转比照着确认方位……

“……咦?”

就在这时,在前方商店街的尽头,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那个红色双马尾的女孩子。

少女在那里疑惑地转着圈,没一会儿就发现我也在看着她,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小跑了过来。

呃等等……行李箱?

“你,你好!是之前在工管老师那里见到的那个姐姐吧?”

我仔细上下打量了一遍,确认我确实没有看错,眼前的女孩子就是那个和我结下了巨大孽缘的双马尾少女,而且她那个巨大的行李箱,至今还在她手旁。

少女的额头下透着细细的汗丝,身上轻薄的校服布料也因为汗水的原因贴到了身上,展露出对方纤细的身体曲线。

怎么看都是一直在街上转悠的样子。

“你……该不会是想问我你的宿舍楼怎么走吧?”

“诶!?好厉害,你是怎么知道的?”

“呃。”

都这么明显了,看不出来才怪了吧。

我偏开视线,赶紧用力地摆了摆手。

“这、这种事情我当然是瞎猜的啦,我又不是什么名侦探之类的厉害玩意儿,且不说这个啦……你到底要去哪个宿舍,我这里有份简单的地图,虽然我自己也还不熟这儿的地形,不过说不定看看能不能帮帮忙之类的……”

更重要的是,如果知道了少女的住址,以后没事就可以尽量绕着走,免得出事。

“嗯,嗯嗯,肯帮忙就太好了,非常感谢,我……呜呀!”

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两步,大大地鞠了个躬,没想到正好一脚踢在自己的行李箱上,又把自己绊了一跤。

“那个什么……没必要这么彬彬有礼也行的……”

眼前这个少女,果然除了一身蛮力之外,运动神经粗糙得令人发指。

“嗯嗯,嗯嗯……对不起,让你见笑了真是很不好意思……”

少女扶着自己的行李箱站起身来,又微微鞠了两下躬。

如果把追杀时的失智丢开,只看之后的表现,她内心里的性格可能相当好,或者说相当弱势呢。

“总而言之,呜,那个……我的宿舍是学生三舍,你记得具体的路吗?能不能帮我指一指具体该怎么走?”

“唔,三舍吗,原来如此。”

原来是三舍吗,以后我可一定要注意避开那边走。

等等,不对……

“我不就是三舍的吗!?”

“诶?”

红发少女吃惊地挑起眉梢,和我一样也愣了。

一会儿之后,少女的眼神中透出喜色。

“那、那可就太好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可以顺路带我过去吧?”

“都……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也行的……”

都被拜托成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办法,只能顺水推舟了。

从职工手册上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这所学院的面积还真有些大,这之中商店街处于相对靠中心的位置,想要前往宿舍区域的话,还要稍微再多走一段路。

因为和这个红发少女相处显得有些尴尬,我开始扭开头去,观察周围的其他学生。

确实如这个学校“女子魔法学院”的名字所说,放眼望去,所有能看到的人全都是女孩子,她们的发色和瞳色看起来比外界的普通人要丰富不少,如果不是提前知道这里是什么异常的场所的话,八成绝对不会认为这里是学校,而是把这里当做某种非主流俱乐部吧。

当然,除开一小部分学生乱改制服之外,绝大部分女孩子的穿着都高度统一着,从这种角度看,“非主流”、“视觉系”之类的误判,倒是绝对不可能。

这所名叫“桃源国立中级女子魔法学院”的学校,校服好像一律以一款挺简单的绣花连衣裙为基础,稍微有一点点儿神秘,不过总体来看还挺可爱的。

主要复杂的地方在于连衣裙外面的披着的外套,学生与学生之间的外套差异很大,咋一看很容易让人以为这些外套是常服,看多了才会开始注意到雷同——有一些袖口比较宽大,有一些很简约干净,还有一些带着披肩,看起来像隐者似的,而这位双辫少女的穿法是……

……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是下摆很长口袋也很多的大衣。

超过三种了耶。

看来衣服的穿法和年级无关,应该是某些别的分类方法吧。

“嗯?您在看什么?”

少女微微歪头,截住我打量她服装的视线,眨了眨眼。

“嘛,没什么,不要在意……”

可不能让她认出我是这里的新人,暴露出我和之前的我有关联。

我赶紧扭头,顾左右而言他。

“啊啊,嘛……话说回来,我们都是三舍的,关系挺近嘛。”

“嗯嗯,感觉好巧,说不定这就是缘分呢!”

“啊哈哈哈……”

确实是超级大的缘分啊。

可惜是孽缘。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诶……”

红发少女愣了一会儿。

“原来还没自我介绍的吗!”

“是啊……”

“不、不过……真的要自我介绍吗,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