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发少女跟人事老师询问关于我的下落,人事老师佯装睡不醒(当然也可以说是她本来就一直睡不醒)地敷衍几句,使她确信这件事情不用自己担心,校方也会帮忙调查,将左莉打发走之后,我——

用力地拉扯项链,可是项链的材料坚韧得超乎我的想象,无论怎样都拉不下来。

试着用手摸索了一下有没有什么解开的机关,似乎也没有。

然后就是双手并用,边拉边拽地试图把项链从我脑袋上摘下来的尝试了,可是根本完全没用。

我越拽,项链本身反而变得越紧,最后干脆紧紧地贴合到我的脖子上,变成一圈与其说项链不如说更像是金属项圈的玩意儿,连手指都伸不进去,大有我再拉扯下去就会嵌进我的肉里的趋势。

我最后不得不做出放弃,转而将全身的重量压在人事老师的办公桌上。

“呜——喂——————!!!”

“呼哧……”

“……”

“……”

没想到只这短短一会儿的时间里,人事老师就已经真的昏睡了下去。

“去楼上登记,申……领职工证和预支工资,法术的细节和具体解法,等、等,等……我改天跟她们问清楚详情再说。就这样吧,你先去报道,我…………困了。”

人事老师最终抬起头来,说出这句她今天清醒时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彻底倒了下去,化作办公桌上的一团蔫紫甘蓝。

不,蔫紫甘蓝至少还是活的,还是把她比成紫甘蓝汁吧。

反正这副瘫在办公桌上的样子,说是液体,也没几个人会反对吧。

我在人事老师的办公室里转了整整两圈,到头来也没搞清楚这位只有一个代号的老师到底姓甚名谁,她的项圈从何而来,以及她哪儿来的权利擅自决定我的性别……无可奈何之下,只能暂时接受这种令人发指的荒唐现状,顺着应有的入职流程走下去。

就算我事先再怎么说不愿意继承我的那个骗子老爹的意愿,现在突然走向了另一个,几乎快要把我的世界观摧毁得一干二净的极端,怎么说也会稍微有点儿膈应。

不。

也许不止是“稍微有点儿膈应”的程度吧。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连刚才的办公楼都还没出去,而是扑在卫生间的洗手池边,用凉水一刻不停地冲着脸。

洗手池上方就是梳妆镜,我也知道上方就是镜子,可还是一直低着头,实在不太想照。

洗手池一旁走出三、四步就是隔间,坦白来说,我现在还真的稍微有点儿想上厕所,可就是不想去上。

我实在有点儿难以想象,现在身体变成了女孩子的我,到底该以什么姿态去上厕所,以及该以什么心态去面对用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姿态上厕所的自己。

“咕噜咕噜……”

就算从那个人事老师的说法来推断,似乎有什么变回去的方法,也还是完全没法接受啊。

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咕噜咕噜咕噜……”

“叮铃铃。”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我转过身,粗略地擦了擦脸,然后打开手机一看,是微信上的消息。

是家里的老爹的。

「儿子,到工作的地方了吗,面试通过了吗」

「失败了也不要担心,儿子哟,无论你身在何地,庄家的家业永远是你最安全的港湾」

“……”

我的这个老爹,似乎是真的对自己的骗术手艺有着十足的自信啊。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几秒。

似乎可以听见胸廓中忽然躁动起来的心跳声。

我擦干净手指,用力地敲击着输入法。

『已经通过了,是非常可靠而正经的工作,不劳您费心。』

『有空联系,春节见!』

“呼……!!”

这下可好,该说是多亏了我爸的“激将法”吗,我感觉自己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不管接下来还会遭遇多少难以理解的状况,我都会认真地应对下去,好好地证明给他看,证明即使是我,也有充分的能力在他的招摇撞骗之外的领域生存,彻底摆脱他那种一团混沌的胡说八道。

两千的月薪,安逸倒是挺不错,但当真想在春节回去的时候给那个男人一点儿颜色还远远不够,接下来的日子得好好努力才行。

这样下定决心之后,我收起手机,转身直面镜子中的已经变成女孩子的我的脸庞。

就这样带着这套女孩子的外貌,以男性的内心,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加油干下去吧。

如果认真对照的话,现在的我和男性的时候,相貌还是挺像的。

都是顺眼角双眼皮,都是稍微有点儿三白眼,鼻梁都比较细,右眼角的一枚泪痣也没有本质上的变化,区别在于脸型变得更小巧了一些,下巴变尖了,肤质也变成了富有女孩子特色的,比较白皙、细致的感觉。

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说现在的我变成了原来的庄遥泠的“高配版”,或者说“Photoshop修图版”吧。

假设让别人来看,真要较真的话,还确实有可能怀疑现在的“我”就是当时那个我,但那个红发少女并没有意识到这点,由此推断,这种转变性别的技术,可能即使是她这个学校的学生也不太熟悉(当然,也可能是她的神经比较大条就是了),真的如人事老师所说,是“试验品”吧。

喂等等。

既然说是“试验品”,那是不是意味着有可能出错,有可能有我变不回来的风险?

“……”

“啪啪。”

我用力拍了拍脸蛋——还是别提前吓唬自己比较好吧!

再将眼睛的注意力从面貌上移开,关注一下身体的其他部位:

头发还是乌黑的颜色,不过长度变为及腰。由此看来我这段时间说不定还要在打理头发上下一点儿功夫,听说女孩子打理长发都很麻烦,要不要考虑去剪掉呢?

不过如果剪掉了,可能就看起来和男性版的我更像了,这么一想,果然还是算了吧。

身材方面,身高好像比之前稍微矮了一点儿,可能正好掉到了一米七以下,169或者168cm的样子,身材相当苗条,骨架反倒是比较大方,竟然能刚好勉勉强强地撑住我身上的男装而不至于彻底垮下去。

当然,仔细看看,我的肩膀还是比较圆润的,所以这更可能是胸部的功劳吧。

我胸前的这两团存在实在是相当惹眼。

哪怕只是以在镜子前观察自己为目的,左右转动的时候,摇摇晃晃的感觉都会拽得肩膀一阵下沉,再这样下去的话,不说难以做剧烈运动,身体脊椎也会受到影响的吧。

该怎么解决呢?

“唔……”

不知道。

先去找找店铺,把我这身实在有些松松垮垮的衣裤换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