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合同?你是说契约?”

“大概就是这样!”

“行,行,我……现在!就给你把契约弄好。”

只见人事老师又扭头去电脑上敲了几下,没一会儿就从打印机里取出了一份文件。

“诶诶……”

刚才什么“魔法”、“契约”说的倒是头头是道的,结果到头来连个文件也要仰仗打印机,看来果然“魔法”什么的都是糊弄人的,实际上就是一点儿戏法吧。

“好了,前面……写好你的个人信息,最后写……上你的真名!这个契……约!就算生效了。”

管它呢。

只要合同客观上有效,我未来的生活,以及“不继承阴阳师家业”这点就能得到保证,毕竟岗位是管理员,又不是别的什么工作,不管他们实际上到底是魔法还是什么鬼传销,都和我无关吧。

我粗略浏览过合同的内容之后,大笔一挥,在上面签上我的名字,交还给了人事老师。

“嗯,填好了就好,我看……一看。”

人事老师懒懒的接过合同,把脸上的紫拖布条往一旁拨了拨。

“庄遥泠,2000年,汉族,高中学历……嗯都没问……呃啊!?”

就在这时,人事老师拨着她的紫拖布,或者说紫刘海的手忽然僵住了。

“你……你是男的!?”

“啥!?”

啥!?!?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您没看出来??”

“不是没看出来……”

人事老师拨开两侧的刘海。

“你看看我的眼神——我,呵啊~~,压根就没看。”

“……”

“你,真的是男的?”

“真的啊。”

“是性别的,染色体xy的那个男……真的没搞错?”

“要不您试试开箱验货,包退换……?”

“唔呵……”

人事老师的眼神脱力地垂下去,看来是终于认清了。

这到底是怎样神一样的老师啊。

“这……!呼……真是麻烦啊,不可能让男人来管理女校的宿舍吧,那几个负责物色人的家伙……呼呼呼……是故意的吗……”

人事老师百无聊赖地用拖把拖了两下桌子,啊不……是在桌面上滚了两遍脑袋。

“我…先!跟你把话说清楚吧,桃源女院理论上是不收男人的,所有岗位都不收,除非外院访问,否则甚至都不让进。所以……”

“所以……?”

“首先的一个选择是,就是你可以走,我们……换别人;”

“那!那种事情肯定不行啊!”

我赶紧用力地摇头,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可不能就这么飞了!这可是存亡攸关的大事!

“那那那,那第二个是什么呢?”

“然后,是,呃,第二个……难得试验品在我手上,”

人事老师用双手支起下巴,双眼眯成一条缝。

“庄遥泠,你当一下女人吧。”

“……哈!?”

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但在我来得及向人事老师问清楚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之前,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阵熟悉的隆隆声。

“那个……您好,老师您好~?请问一下……?”

以及,不远处其他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击的声音。

“啊嗯,谢谢!我就是想请问一下,那个,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从这附近经过……嗯嗯,我没有说错,总之……”

那是那个双辫子美少女的声音!

“……”

“……嗯嗯嗯,因为是很严重的事态,所以我觉得有必要仔细问问,打扰老师您了,真的是非常抱歉!我再去其他地方问问!”

她的耐心和耐力也太可怕了吧,竟然一路找到办公楼里来了?

不,不……仔细想想,这个地方是一所学院,在我被这个女孩子一路追杀的时候,路旁并不是完全没有其他人。既然如此,只要她稍微有一点儿耐心,沿着一路打听目击者的存在,找到这里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顿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像筛糠一样抖了起来。

“怎,么……发生什么了?”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我的反应,人事老师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那种事情,我怎么说得出口啊?

我赶紧用力地摆起了手。

“没……没什么!没什么奇怪的事情,人事老师您不要担心!”

“我没担心你啊……鬼才没事担心你……”

人事老师“呵”了一声。

“我是问,你是不是对那孩子做过什么了?”

“呃,这个……”

被看穿了。

耳听着那个女孩子沿办公室里有人的走廊挨个儿问过来,距离越来越近,我感觉越来越藏不住了,还不如直接跟人事老师坦白,看她有没有办法帮我(呃,如果真的打算帮的话!)。

“这个这个……总而言之是一些误会……”

我冲人事老师深深地低下了脑袋。

“就是那个,因为一些原因,跑动,摔倒,体位不对之类的……”

“……把她侵犯了?”

“没那么可怕吧!”

“那……就是,被她侵犯了?”

“能别动不动就往‘侵犯’上想吗!”

这位人事老师的思维回路也太诡异了吧。

“没有那么严重,嘛就是说虽然比较严重……但是没那么严重啦!就是不小心揉了她的胸部,所以被她追杀到了现在……如此这般!”

我把我和那位红发少女的恩怨粗略地向人事老师讲解了一下。

“哦,原来如此……”

人事老师点了点头。

“……猥亵啊,而且还是作为男人入侵校园,单看起来作为事态还是挺严重的……”

“所、所以……”

“所以说,你变成女人不就解决了吗。”

“不、就算您突然说这种奇怪的解决方案……”

就在我和人事老师拌嘴的时候,走廊上传来隔壁办公室门的开闭声。

那个女孩子好像越来越近了……

轻盈的脚步声,与脚步声完全不相称的沉重的行李箱滚轮声……

“……我还是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啊。被发现的话事情是不是会变得很严重……老师您是不是应该考虑帮……”

“所以说站…好!就行啦!”

就在这时,人事老师一反刚才懒散的常态,猛然从桌子对面探出身子,将一串带着螺旋形挂坠的项链挂在了我的身上。

与此同时,脚步声在身后停下,伴随着一阵敲门声和门把手的“咔哒”声,大门被打开了。

“……”

我感觉沉默持续了差不多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时间。

没想到这个女孩子到底还是追上我了,而且还是在办公室这种封闭的空间,我无处可逃。

但当不知有八个世纪还是十个世纪那么漫长的感觉过去之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

我胆战心惊地,浑身僵硬地像是机械木偶似的,扭头去小心翼翼地看红发少女的反应。

可是少女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什么过激的反应都没有,反倒是突然变得惊慌失措,有些慌乱地鞠起了躬。

“我……我没料到这里还有人!那个……人事老师,抱、抱歉打扰了,我……我等你们事情处理完了再问!”

“诶……”

她没有认出我来?难道我在刚才短短几秒里,长相变成她完全不认得的样子了吗?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被我自己这样一提醒,我才开始注意到在刚才那短短的一瞬间里,我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

“……”

不,似乎已经没必要那么仔细地去留意了,因为回想刚才转身的时候,不知为何变得难以控制的身体就是最好的证据。

准确来说,是身体整体的质量有所减轻,肩膀以下却不知为何变重了起来,重心发生了相当严重的,让人难以适应的转移。

我装作不经意地,将视线移向下方,同时尽量不引起注意地扭了扭我的双腿——出现了非常不对劲的结果。

裤管深处空空荡荡的,一点儿阻力都没有,既没有悬挂物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摇摆和碰撞,所能感觉到的触感不过仿佛摩擦两瓣嫩蕊。而与此同时,我和地面之间的视线遭到了什么预料之外的球状隆起的阻挡,连脚尖都看不见了。

“喂。”

我现在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桃源国立女子魔法学院”,它的魔法是确有其事,不是忽悠人了。

因为我变成女孩子了。

就在人事老师给我戴上项链到红发少女进来之间的短短一瞬间之内。

“喂…………”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