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说到‘揉’什么的……”

回忆完毕,僻静的楼梯间里,我盯着自己之前曾经触碰过那个女孩子胸脯的双手,稍微有点愣神,心里微微升起一丝遗憾。

不……

遗憾这个词绝对用轻了。

这与其说是遗憾,不如说是悔恨,不如说是愤怒。

我完全没有记住当时对方胸部的手感啊!

逃跑的时候双手甩得酸痛,还被汗水浸湿黏糊糊的,根本没法记得那个女孩子的胸部的感觉嘛!

虽说单看外形,那个女孩子的胸部也不怎么大,顶天了也最多B Cup,但是怎么说也是女孩子的胸部……

那种理应有着“噗噗”的手感的,棉花糖一般柔软的胸脯!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我从人仰马翻中恢复意识的时候,我是处于下位,理论上来说,为了将这个女孩子从我身上挪开,我是非常认真地,以符合她体重的力气将她的身体拿捏过的……可就是这样百年难遇的体验,事到如今我居然完全想不起来该怎么描述这种回忆……

如果去掉我小时候某些特别凶暴的同堂亲戚的话,这可是我这辈子第一次揉女孩子的胸部啊!

就这么被追杀给害得,完全忘掉啦!

我好恨啊!!

“咕噜——”

“啊啊……不行不行……”

肚子的呻吟声将我从自我厌恶中唤醒,我赶紧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好提醒我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根本不是胸部,而是胃部。

如果不能及时去电话里那位老师提到的人事部报道,找到工作的话,那就算能揉到胸部也会饿死;但是反过来说呢,如果能找到稳定的工作,生活逐渐改善,找机会勾搭同事开启人生赢家模式,以后胸部还不是照样天天摸?

更何况,就算不说胸部和胃部的事情,如果那个女孩子的脾气够大,她说不定现在还在想办法追杀我。

如果我只愣在这里自怨自艾,那么到最后只能坐以待毙,而如果我能够和招聘我的工作人员碰头,到时候还有机会拜托对面帮我解释一下,怎么看都还有戏。

所以很显然。

Q.E.D.

结论已证。

我该赶紧行动了。

我在大厅里找了找这一带的地图。

巧得很,我慌不择路逃进来的这栋建筑居然就是行政楼,而电话里所提到的人事部在这里的二楼。

我循着指引,来到二楼对应的房间,敲了敲房门。

没反应。

房门好像没锁。

我再次敲两下门作为礼数,然后推门而入。

在办公室里,不大不小的办公桌对面,搁着一个紫色的……

“甘蓝球……不,拖把……??”

“小家伙对长辈尊敬一点儿呀……”

“哇!!”

紫甘蓝球说话了!

或者说……紫色的拖把说话了!

拖把的下方发出一阵和电话里非常相似的慵懒的声音,然后慢悠悠地拨开前方的几条紫拖布,露出一副挂着两层黑眼圈的面孔。

“呼……嗤嗤嗤,你是……?不认识的孩子?哦……哦哦!是那个电话里的那个,庄遥泠对吧!?”

“啊啊,这个……确实是的。”

和电话里一样,支离破碎得过分的句子着实让人有些抓狂。

我努力听懂了这位紫色长发的老师……?或者说大姐的话语,抓了抓脑袋。

“按你的提示那么做了之后,还真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过来了,再加上刚才发生了一点儿事情,所以稍微还是有点儿搞不清楚状况,之前那个到底算是什么……是、障眼法一类的吗?”

“呼嗤……这个状况呢~~~,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和你联系的那个老师,你叫我人……人事,或者人事老师什么的都没问题。”

“……”

这个家伙,其实是在自言自语吧。

她真的有在认真听我的问题吗,还是说压根不想回答?

算了,不管它了,工作的事情最要紧。

“啊嗯,是,人……人事老师?我就是应招而来的庄遥泠,能现在跟我谈谈工作的问题吗?这里是一所什么学校,我具体要进入什么岗位?”

“啊呼……对,工作的问题,还有你问我这里是什么学……呃,呃…………!?”

人事老师忽然打了一个很大的机灵,积满黑眼圈的双眼挑起来,不明所以地看向了我。

“你问我们这里是什、什么学校……介绍人没跟你介绍过吗?”

“啥介绍人……我这里好像没有介绍人诶……”

“呜呼……”

人事老师脱力地把身子伏在桌面上,满脸不高兴地暼了我一眼之后,脑袋上的“拖把布”一下子跟着她的身体一起伏了下去,重新遮住了她的面庞。

“为什么会没有介绍人呢?这些办事的家伙到……底走的是哪类流程啊,协,调的千疮百孔嘛,不是……?”

“……”

“这样吧,我……我……也大~!概猜到你这边是什么情况了,我就这么跟……你说吧。”

人事老师用力甩了甩她满头的紫拖把布,振作了大约有一秒或半秒的时间。

“我,问你?我们这里是个学校,据你所知,我们这里是所什么学校?”

“呃,‘武陵职业技术学院’?”

“这你都信,看来我猜的没错,他们真找了个普通人啊……”

“呃呃……普通人?话说我不信这句话还能信什么……”

“那篇满怀恶意的文章你还记得吧,‘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人事老师慢悠悠地说道。

“我们学院的正式名字是,桃源国立中级女子魔法学院。”

“原来如此,武陵和桃源吗,‘桃源国立中级女子魔’……,呃,‘魔’!?魔……呃呃呃……!?!?”

且不论我关于“鱼”和“武陵”的猜忌真的一语成谶。刚才的对话里好像,似乎,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特别不对劲的词汇!?

我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好像一瞬间被从哪个地方撕开了一条不得了的缺口。

「魔法」、「魔法」……

如果此话当真,那刚才那个女孩子在我身边放烟花似的弄出来的爆炸岂不是……

我赶紧后退了一步,双手摆出防御性的姿态。

“人事老师,您稍微等一下……您刚才是不是,提到了什么,类似于‘魔法’这样的词……”

“对啊,这个世界上有……魔法,有什么……好!奇怪的?”

人事老师轻描淡写地说着怎么看都像是醉话的话语。

“安心啦,又没……有要你学魔法什么的,安心安心~”

“不是……这怎么能安……”

“还是说,”

人事老师慵懒的眼神里透出一丝不以为意。

“你不想要工作了?”

“呃。”

感觉像是被抓住死穴了。

魔法之类的奇怪说法,不管到底是真是假都只能无可奈何地放到一边。

因为为了不继承家业,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您、您请说,我这边安排的工作是什么??”

“哦嗯,这个具体来说……”

人事老师抬起胳膊,敲了敲身边的电脑键盘。

“我们学生三舍的宿管刚调走,你就去做三舍的宿管,月薪两千,包吃住,薪酬月付,你看怎么样?”

“呃诶……”

稍微有点儿出乎意料,福利和邮件中的描述一致,薪酬居然还要稍微高出小半个数量级。

没想到对于我这种高考失败的倒霉存在,还可以有这么优越的待遇,莫非我身上有什么值得对方中意的优势,我庄遥泠今天起真能走向人生巅峰?

“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支付方式,还有这……个,工作环境都还有余地去,磋商。你在考虑些什么?”

“这个……其实没考虑啥啦。”

我赶紧摆了摆手。

“我只是那个什么,稍微算一下乘法。328乘1,328乘2、328乘3……”

“328是什么?”

“嗯,嘛,这个就不要在意啦!”

我再次摆了摆手,然后用力撑住了人事老师的办公桌。

“老师,闲话不多说,我们快签合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