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啦……”

“哎……”

水流落在头顶,温暖的液体打湿了长发,将整个后背浸润在暖乎乎的感觉中。还有一小部分热水顺着刘海和鬓发,流经光滑的脖颈,在胸前急急地减速,跳出一道陡峭的曲线,然后一往无前地消失在了视线的遮挡之外。

“真的有点太大了啊……”

我望着挡住自己视线的身体,不由得发出阵阵叹息。

“哗啦啦啦啦啦……”

“哎…………”

「被上司用魔法变成女孩子了,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大概六个小时之前,我拿着手机,有意在问答网站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但是没到一秒钟就放弃作罢了。

不管怎么想都太离奇了,根本不会有人相信吧。

实在是太荒谬了。

就算是现在,我也很难对此有什么实感。

看看周围:宽敞的浴室空间,光滑干净的瓷砖,稍稍有点积灰的洗脸台,还有标准的带磨砂窗的握把式浴室门……有可能的话,真想就这么藏匿在这间房子里,不要出去面对这该死的魔女学院的工作啊。

明明是看上去这么现代,这么标准的学生公寓,为什么还会有魔法这种超现实的东西呢!?

“哗啦啦啦啦啦啦…………”

这真是美好的一天,热水器在歌唱,花洒在绽放;在这样的一天里,像庄遥泠这样的倒霉崽……应该在浴室里忧伤。

“哎。对了对了,洗发水……”

说到底,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还是得先把头发里的奶昔洗干净。不过洗发水一开始好像忘摆好了,现在还在洗脸台上。

但也正在我抬脚准备离开浴池的时候,我忽然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

低头一看——花洒的水管不知何时埋在我的胸口当中,把我的一边胸部绊住了。而我的意识中根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明明眼睛已经发现是怎么回事了,双脚竟然还毫无自觉地继续往前移动。

“哇啊……!”

差点摔了一跤!女孩子的身体好难控制!

“遥泠姐!突然发生什么了,没事吧??”

“没,没什么没什么,差点磕了一下而已,别管我!”

“唔,这、这样吗……是我自作多情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没事,别进来就行了!”

差点忘了,浴室外面还有这么一个“仇人”在等着我呐。

“哎……”

我已经忘了这是我今天第几次叹气了。

外面的那个女孩子叫左莉,要说“仇人”,其实也不是和现在的我有仇,而是在大概六七个小时之前,和还处于男性状态下的我结下的梁子。

对的,没错。

我叫庄遥泠,现年十八岁,本来应该是个男孩子的来着。

因为若干种原因,正处于找工作谋生的状态之中,又因为种种变故,到现在莫名其妙地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变成了完全不适应的女孩子的身体,而且还招惹上了一个怎么看都很麻烦的女孩子。

“呜啊~~~”

真是的,我到底该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