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说,是左莉的来着?”

“诶!?为、为什么突然提左莉?”

“因为,最开始有看到,大姐姐在盯着左莉离开的方向。”

“呃……”

明明一开始就看到了,却非要往其他方向扯,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推理回路啊。

“那、那你看到了当然就没什么好说啦,直接原因当然是和她有那么一点点……”

我停下了咀嚼的动作,筷子在餐盘里扒拉着。

“……好不容易遇到人家,想问问她有什么计划,关心关心她嘛,结果根本就没说上两句话什么的,自顾自地就跟别人跑掉了什么的……”

“喔~~~”

就像是在说着“原来如此”一般,斯蒂兰娜认真地点着脑袋。

然后,双臂煞有介事地张开,向我抛出一个言之凿凿的结论:

“大姐姐,喜欢左莉,所以在为左莉不关心自己生气!!”

“哈啊!?”

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么啊啊!?

这答案吓得我差点把豆浆杯子甩出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也太离谱了吧?

“我、我可是宿管员哦??超级正经超级成熟,是你们的管理者,大姐姐!一等一的波澜不惊的社会人士!我到底是为什么要为那个丫头生气啊!”

“对的,为什么的‘为什么’呢——推理结论就是大姐姐喜欢左莉,逻辑闭环的来着。”

“什什什什什么啊别胡说八道啦!!”

这次豆浆杯子真被我甩出去了,真的甩出去了哦?还好我下意识地救场,要不然这豆浆就真泼了!

“所以说了啊,什么和什么嘛!”

我拉高音量,借着餐厅里的嘈杂拼命地驳斥道。

“刚才已经说了哦!我一个成熟冷静的大人啊大人,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可能喜欢那个丫头嘛!”

“唔……可是我还没有说是哪一种喜欢的来着……”

“……不管哪一种都是!推理的前提根本不可能成立嘛!”

放下被我抢救回来的豆浆杯,我毫不留情地拍打着桌面。

啪啪的声音震动着斯蒂兰娜的小身子——有必要让她认识到自己推理错误的严重性才是!

“那个丫头……本来就不过是那个丫头而已啦!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只的,一会儿社恐一会儿社交狂热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在意到别人的想法的,冒冒失失又天然呆的,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的,那种那种臭丫头而已。我、我我我……我凭什么要喜欢这种家伙嘛!”

“呼……呼诶……??”

斯蒂兰娜的身子向后缩了缩,看来她当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那,就是讨厌?”

“呃……那当然也不是讨厌……”

“唔??”

“就、总之没有那么夸张嘛。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值得我死心塌地……啊呸,大动情绪的家伙……往那上面附会实在是不合适……”

方才的错误实在是太让我不爽了,气势的余波让我相当不满地鼓起了脸颊。

“普普通通,也就……只是普普通通而已。我刚才状态不好的来源和她也、没有那么大的关系啦,这种程度的小问题就等会儿让她自己反省就好了,……就别太纠结啦。”

“‘等会儿’……让左莉‘反省’……”

斯蒂兰娜的大眼睛眨了眨。

“那就是——等会儿我和大姐姐去追左莉?”

“诶?才!才不要呢!不是说了我根本就不在乎她了嘛!”

“呼咻……原来如此,确实不要,吗。”

斯蒂兰娜点了点头。

紧接着,非常笃定地,忽然抓起了我的右手。

“大姐姐,走——”

“——诶,诶诶诶?”

斯蒂兰娜这么个举动搞得我一下子慌了起来,心脏狂跳。

如此坚定的,有着强大行动力的蒂兰,在听了我如此多的辩解之后,竟然还是这么坚决地,决定带着我……

“蒂兰、小蒂兰……你,你你你该不会?我不是都说了我……”

“嗯咻,”

斯蒂兰娜点了点头。

“所以,帮大姐姐转移注意力,重整心情,一起去调查一点值得在意的问题。”

“诶!?……”

“唔?大姐姐,莫非……”

“没!没什么!”

面对再次歪着脑袋的斯蒂兰娜,我感觉有一阵从心口喷涌而出的青色,快要把我的肠子都给吃掉。

“没……确实没错呢!啊哈哈哈,像我这种N级的家伙,想要不掉队确实只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了呢,啊,啊哈哈哈哈……”

“嗯咻。”

于是斯蒂兰娜开心地摇晃起身子,当然表情还是没啥变化。

小手牵着我的手,在把餐盘还到回收处之后,理所当然般地把我带出了这片校区。

“大姐姐,去请教厉害的老师,走这边!”

“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这这这……

我本来还想着是不是果然应该去追上昂崔丝·乐华,看看她到底对左莉有什么图谋呢。

我这是在傲娇个什么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