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姐……在发呆?”

“诶?”

“大姐姐,的来着?不开心地发呆?”

一只白色的轻飘飘的小家伙落座在了我的对面。

“呃,咳,才没有呢。”

是熟人。

我赶忙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好在这个名叫斯蒂兰娜的小个子白毛面前提振气势。

“只不过是,稍微——有一点点,思索,发呆……非常认真的规划而已!你也知道嘛……南玳宫这么大,咱们又是第一次来……”

“可是,大姐姐,明明早餐都凉了。”

“切……还有这种论证吗……”

我长叹一声,无奈地解除了刚刚才强撑起来的气势。

“既然你自己都已经有结论了,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啦,确实是有这么回事……稍微有一点,微妙的小小的,那么九牛一毛沧海一粟不值一提的,一点点不爽。蒂兰不用在意啦,一大清早什么的,自己好好打起精神就够啦。”

“唔……咻?”

可是斯蒂兰娜好奇地歪了歪头,似乎没打算放过这个话题的样子。

“大姐姐的来着,起床气?”

“不存在的,我才没有什么起床气之类的,我可是从小到大号称清晨的小绵羊,起床时分第一安静的好孩子。”

——虽然根本原因其实是起不来所以才安静就是了,嗯嗯不过个中原因不是现在的重点。

“那就是?不够好的,睡眠的质量?”

“倒也不是没睡好,呃,非要找理由的话凑合着也能算吧……毕竟也有认不认床这么一回事,水土不服什么的。”

“原来如此。”

斯蒂兰娜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心情颇佳地,轻轻左右摇晃着身子。

“我的来着,昨晚泡了温泉,超级舒服,睡眠的质量提升~”

“呃……我、我没泡,我忘掉了。”

得,开始炫耀起来了。

斯蒂兰娜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啊。

“而且,”

紧接着,斯蒂兰娜继续深入分析。

“好好地有过自我发电,旅行的积攒了三天,压力,完美的释放来着~”

“呃……”

“超级超级的,超级舒服,睡眠质量完美,应该试一试的哦~~,大姐姐的来着。”

“呃呃呃……”

轻而易举地在开放场所谈发电,这话题让我怎么接。

“我没有你的心脏那么大啦,到陌生的地方第一天就有心情做那种事什么的……不对不对,我……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话说那也根本不是重点吧!”

——才怪咧,这个明明就是重点吧!

忽然回过神来,我严肃地敲打起餐盘。

“话说啊!你们学生不是都住的双人间嘛,昨天根本没有机会独处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唔?”

但是斯蒂兰娜又轻轻的歪了歪头,好像我说的根本就不是个问题似的。

“和我一起住的来着……是初芸的,哦?”

“哈……姚初芸吗?她又怎么样……”

“浴室有隔音的来着,而且初芸可爱,很好骗。”

“请不要轻易对自己室友说好骗这种话。”

“相比左莉,好骗大约十六到十七倍。”

“精确计量到多少倍就更不必了。”

“如果没有学妹交换房间,难度确实会提升,超大幅度的来着,舒服的来着——也需要适度一点。”

“原来这就是你轻易同意那家伙换房间的理由吗……”

请对在室友附近干私活稍微有一点愧疚感啊喂喂。

“不过,白天的来着,确实做不到,可行性不太高……”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斯蒂兰娜忽然露出思索状,说起了和刚才没什么关联的句子。

“大.姐.姐.的心情,唔咻……”

“什么?心情什么的……?”

“大姐姐——的来着??”

“嗯嗯?!”

斯蒂兰娜忽然举起筷子,一脸正色,把我弄得也是下意识一个激灵。

“什、什么事?”

“口型练习的来着——第一个开放式元音,是什么?”

“哈啊?‘开放式元音’,第一个……āōēīūǖ什么的……那应该是……”

完全摸不着头脑诶。

就算说斯蒂兰娜平常就有一点点不着调,这次也太电波了吧?

“那应该,应该是,‘啊’——?嗷呜?!”

哇啊……是培根!这个斯蒂兰娜,在骗……骗骗骗骗我!

就在我刚刚张开嘴的那么一小个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斯蒂兰娜拿筷子插起我餐盘里的培根,直接往我嘴里塞了进去!

“呜,嗷呜……咕呜呜呜……”

条件反射一般的咀嚼,吞咽……吧唧吧唧地,莫名其妙地我就被斯蒂兰娜这么喂了一块培根肉下了肚。

“大姐姐,再来~~”

“诶,诶诶诶?呜……咕呜呜……”

被人喂食难道是这么难抗拒的事情吗……刚才的左莉莫非也是这样想的吗?

就在我的意识还没来得及转过弯儿来的一分多钟里,斯蒂兰娜就给我把我餐盘里的食物种类喂了个遍,而我竟然毫无抵抗力地照单全收了,末了,她甚至还想把我的豆浆端起来给我喂……

“别,别别……这个就算了,肯定会漏的!”

我终于算是勉勉强强反应过来,婉拒了蒂兰的饲喂邀请。

明明是不经同意的强行喂食,却不知怎么地喂出了一种顺理成章温柔安心的感觉……到底是喂东西吃真的有这么舒服,还是说蒂兰她有体贴别人的才能呢?总感觉如果我刚才不拒绝的话,说不定她连豆浆都能给我毫无反抗地灌到饱了……这么一想还稍微有一点点可怕……

为了掩饰我心中慌里慌张,甚至理所当然般有点害羞的情绪,我赶紧将我的脸埋在了豆浆杯的后面,掩饰般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咳,呜……咳咳,谢、谢谢,不过还……还是别喂了,稍微,有、有那么一点点害羞……”

“唔……”

蒂兰也开始将她自己的早餐有条不紊地叼送入嘴,没有直接回应我的请求,而是打量似的,再次歪了歪头。

话说我发现,斯蒂兰娜除了购置了一般的熟食早餐以外,身边还放着一个装有一大堆法棍的大袋子,这又是想闹哪样啊,趁早餐时间储备干粮吗?

“看起来一般般的大姐姐……还是不行吗?”

“哈啊?”

莫非还是在说我的心情吗?

“没事,已经没事了啦,我这边没问题的,就别大费周章地照顾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