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茉莉是一号楼的,但是她的去向好像和其他一号楼的人不一致,和林梓榆一样,是长安旧皇家联合院校吧?

上个月发生在大正街的暴乱,虽说司空茉莉同我讲解了一些,左莉和我也擅自领悟到了个别关键性问题,但是留下的疑点还是挺多的……倒不是说事件本身还剩下多么不得了的疑点,但是确实还有一些让“我”不得不在意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把聊天窗从“扫地僧公馆”切了出来,手指沿着联系人列表向下滑动,视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被我备注为「绿毛(残念)」的那个女孩子的头像上。

司空茉莉,么……

十一枢姬之首,“万法书记”,学院学生之中唯一的A级。

比起我和她“勾搭在一起”这种不切实际的流言,事实上,司空茉莉真的有一个曾经和她勾搭在一起的对象,而且那个人就是上个月那场名叫狂欢之夜的暴动的主谋,名叫纳兰可儿多。

听说在事件之后,世俗侧不太方便审判她,由魔法侧给她定了很重的罪,之后就去向不明了。

不过,这个并不是我的重点。

我更在意的那个人其实是我自己。

刚才说过了,在处理“狂欢之夜”事件中,我,「庄遥泠」这个人的存在,在情报传播中被人事老师等人刻意掩盖了。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和之前确实不太一样,不同于劫持事件中我可有可无,不同于处理机关异形事件中左莉大放异彩:在对抗纳兰可儿多——之后的司马当阳时,如果没有我,情况是会变得完全不一样的。

不应该对自己的能力太遮遮掩掩,我应该对此有所自觉。

事实上,在与司马当阳战斗的那个时间点上,我就已经有所自觉了……

不开玩笑地说,那个时候的我,发动了一种奇怪的力量,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击败了司马当阳,武陵地区的魔法师协会的秘书长,一个和司空茉莉实力相当的A级强者。

唯一的问题是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如果还要再加上一点的话,那就是我现在又完全感受不到了。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处在战斗中的时候,会非常清楚地觉得这种力量可感知,可控制,甚至可以预见到将它释放出去之后会是什么后果——但是事情结束之后,就再也摸不着头脑了。

我当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让司马当阳的雷电之力把金属货架全都吸引过去,反过来把他自己压倒什么的……

是灵能吗?

就像持有着“平行视差”的斯蒂兰娜一样,她曾经亲口说过,在她的视角下,她可以轻易感知到哪些场所的相似度允许她发动能力,哪些地方可以进行平行转移而哪些地方不行;而在劫持事件里,作为她的能力的复制者的那个劫持犯只能“做”到却“感知”不到。

考虑到我的体检单上曾经有过一项“#UdfPsi”,很有可能。

唯一的问题是,灵能的持有者们都是保有机关的数量成百上千的原石,像我这样保有机关数为零的……应该不存在吧??

看林梓榆那么闲,估计和她同一行程的司空茉莉也挺闲的,要不要趁现在去骚扰她?

“……”

犹豫。

明明脑海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临把司空茉莉的聊天窗打开,输入“在吗”两个字的瞬间,我却迟疑了。

“…………”

短暂的踯躅之后,我放弃了。

就算司空茉莉能猜出我的能力是什么,她也不一定会坦白告诉我,就像在机关之形事件里,明明她已经猜出了“闪点爆袭”以及“空想奥术”的本质,却依然只同我虚与委蛇,根本没有直说。

还是别骚扰人家了,保持距离为妙。

对我自己的能力也是,有一定程度的自觉是一回事,魔怔其中又是另一回事了:不管有没有这个能力都不会少块肉,倒不如说,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应该没有比少了“那块肉”更大的问题了吧?

没错没错,一切以混好工作,光明正大地赢回我的男儿身为目标,其他的问题都是附带的啦附带的!

而且吧——司空茉莉、佟夜花、凤怜月、人事老师的这条轴线,背后总有些隐隐约约把我往不好的方向利用的力量,尽管司空茉莉是她们之中最边缘的一个,对于我来说,也还是少碰为妙。

不想了,起身吧!

浴缸的水都快被我泡凉啦。

“呼……啊~~~~舒服!”

出浴擦干身子,套上睡裙,我用力地伸了个懒腰,不过,也就在我重新拿起手机往床上一倒,再次打开聊天窗的时候,「扫地僧公馆」里忽然又弹出一条“@”我的消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九号楼-大烟灰缸】:@【三号楼-为什么峰哥这么难搜】不对啊?你怎么就直接泡澡啦?今天不先去温泉爽一下吗?!

“诶?!?!”

这么说起来……

看到这则消息,我下意识地扒到窗前,朝招待所楼外看了一眼——是说我怎么感觉刚下榻,女孩子们就一个劲地往外跑,外面有点吵吵嚷嚷的。

“呜啊啊啊啊啊啊……!!”

明明来的时候就了解到有温泉,而且还离我们住的这个校区最近的来着!血亏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