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左莉从魔法师社交站里搜集到了更多的情报碎片之后,我花两天时间,简单把这些信息对照着琢磨了一下。

总的来说,那个被隐隐约约叫做“狂欢之夜”的东西,说是都市传说倒是没错,不过好像不是一个现象方面的都市传说,而是更接近于某种“预告”,或者说是“预言”也差不多。

大概意思就是说:

未来的某一天,这个城市中心的世俗体制会突然瘫痪,而且在很长的时间里都完全没法恢复。

这就是为什么要叫它“狂欢”的原因了——因为那时,城市里的魔法师将能够聚集起来为所欲为,干什么都不用担心被惩罚。

相当的顾名思义。

虽然这个名字真的听上去土到low穿地心就是了。

我是不知道为啥魔法师非要在普通人的地盘上为所欲为啦,但是不管怎么说,听上去危险就是危险。

我个人来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这个都市传说会和机关之形扯上联系的预感。

当然,即使不是这样,这也是一个足够危险的传闻啊。

不管怎么说都值得记上一笔。

在这个基础上,我和左莉还商量了一下,这个问题可能还有必要跟司空茉莉也汇报一下。

当然,这一点凤怜月也同意了。

所以左莉和我越过凤怜月,直接同司空茉莉接通了电话。

“唔,唔姆……这样吗,这样啊……”

问题查起来麻烦,说起来简单,我没几句就跟司空茉莉说明清楚了问题,茉莉听起来也很快领悟了这个传闻的全貌。

“原来如此,不知何处,不知计划于何时的,档期不明的城市暴动吗?”

“诶……已经可以确定是暴动了吗?”

“嗯。”

从电话对面传来肯定的声音。

我想了想,决定在这个地方打开免提,好让旁边的左莉也听见茉莉的发言。

“基本上可以确定的哦,毕竟魔法师和普通人之间的关系……是真不怎么样。如果有什么人真的有这方面的手段的话,我想……应该很容易煽动吧?”

“诶,关系什么的?”

听上去好像是个有点草率的判断,我赶忙朝左莉那边投去视线,不巧的是左莉耸着肩,一脸无奈地叹了一声,并没有发表看法。

差点忘了,左莉和我一样,也是普通人出身啊。

“那么,我们下一步往什么方向做呢?”

我朝司空茉莉问道。

“唔……”

但出人意料的是,司空茉莉那边陷入了沉吟,好像并不打算第一时间回应我的询问。

“首先建立最不乐观的假设,直接和机关之形联系起来,那么这样的话最优先的做法就是访问协会的档案库去找潜在的内化人员,但是这么有针对性看起来又很容易打草惊蛇……当然也可以稍微广泛一点地搜索非法结社,但是这同样也有活动过度暴露自己的危险。那如果不往机关之形考虑呢……毕竟从特征上来看很像那个风格可是……联系方式也没有了啊,守株待兔也没有明显的征兆可以用,这样相比起来是不是还是先知己知彼一点……唔,然后又回到原点了,然后……唔,唔唔唔……”

“呃?”

“茉莉大人,茉莉大人??”

“啊!不好意思!”

在我和左莉的提醒下,电话对面的少女终于从自言自语中惊醒。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又自言自语着入迷了!!真的非常抱歉!”

“唔,唔嗯……”

“姆姆,总而言之吧总而言之!”

似乎可以听到电话对面透出了用力甩头发的声音。

司空茉莉露出了非常认真的声音。

“我的意思是啊,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继续尽你们最大的可能去搜集情报就好了!关于机关之形的!”

“这样吗……”

“嗯,嗯嗯,我明白了!茉莉大人!”

“然后,我稍微考虑一下,这段时间我有空自己也来吧?”

“……哎?”

稍微有些突兀的宣言搞得我忽然一愣。

“你,自己来什么的?你不是一直宅着……不,我的意思是,你这会儿亲自上阵,那拜托我们和联络员什么的,不就……”

“嗯,主要是因为稍微有点兴趣。这几天从魔法师协会那里也听说了不少魔法师犯罪方面的情报。”

不过司空茉莉没有回应我的疑惑,很简单地继续着她刚才的提议。

“就这么决定了,怎么样?庄姐姐和小左莉的话,下一步打算去哪里调查,已经去过哪里了?有可能的话,我跟你们提高效率,稍微避一下?”

“唔…”

“诶……”

可是我和左莉还没有决定下一步去哪儿呢。

我和左莉对视一眼,顿了顿,终于尝试着找到了某个比较简单的默契:

““那个……集会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