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个虽然很陌生,但是听着很危险的词汇。

我愣了一会儿。

我握着手里这枚粉红色的塑料鹅卵石,仔细联想了好一会儿。

“…呃………”

我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想起了非常多非常多超级危险的东西。

前几天凤怜月的那个反应,好像不是恐惧慌张的表情来着?

那种感觉我之前其实好像也有过,双腿打颤之类的,身子麻得想要哭出来似的……好像是在什么时候来着,是遇到人事老师的时候,还是被她怎么着的时候?

“……嗝…………”

印象好像有点儿连通起来了。

“也,也就是,也就是说??”

不对啊,不对啊!

完全不对啊!

正在跟我说话的这个不是斯蒂兰娜吗,不是那个娇小玲珑的,纯洁的,可爱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轻轻飘飘的软软甜甜的让人想要抱抱的小斯蒂兰娜吗!?

“这个就是那种跳、跳跳跳……用来塞在那里的,嗡嗡嗡的,麻麻的,就是那样嗡嗡嗡嗡的,用来自己跟自己那个那个的……那种‘玩具’……”

“对的~”

斯蒂兰娜毫无迟疑地,“嘿咻”地一点头,而且仿佛为了避免误会似的,还马上言之凿凿地补充了一句:

“~超舒服~”

“……还真的是H的意义上的啊!?”

“真的是H的意义上的!来着!”

“我最后这句话不是让你来肯定的啊啊!!”

抓狂了!

三观绝赞粉碎中,这原来不是什么魔力抑制器啊!

我居然这么久这么久拿着这种,以前从来没见过的,那种最最最最“女孩子”的道具,而且还一直不知道!

“大姐姐的来着,在愣什么的来着?想要的来着~~试?借?”

“不,不不不不当然不是借什么的……我,我在思考别的事情……别的,别的……”

借个鬼啊,试个鬼啦!

该说是逃避吗……我现在不是在思考眼前的事情,而是在盯着手里的这枚烫手鹌鹑蛋,思维往回推。

“也对啊,体液操纵能力,体液嘛,体液……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也对,也对。

就连我,毕竟也是在女孩子身体下呆了超过两个月了,这点事情也是知道的嘛!

体液什么的,刺激刺激多分泌一点什么的,非常合理什么的!!

“大,姐姐~??”

斯蒂兰娜担忧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没,没什么,呼,呼啊……”

我终于稍微冷静了一点。

不过,深吸一口气,注意力重新聚焦在眼前的斯蒂兰娜身上的瞬间——果然还是再次濒临理智崩坏。

不为什么,就因为这个斯蒂兰娜·玻尔,就是我手里这枚跳〇的拥有者。

“你,你……?”

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抖个不停。

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里是一间三人住的四人宿舍,是公共空间。

在公共空间里出现了〇蛋。

记忆飞转,我马上回忆起了和斯蒂兰娜刚刚结识的那几天,这家伙真空上阵的壮举。

“你,蒂兰??”

我抖着嘴角,捧着手里带着恶魔气息的少女神器,面对着斯蒂兰娜,心情诚惶诚恐。

“莫非,莫非你……在外面的时候也会……??”

“咻——”

作为对我的问题的回应,斯蒂兰娜向我投来冰冷的视线。

“大姐姐,是变态?”

“才不是变态呢?!!!”

我马上再次开始抓狂。

“唯独你没有资格说我变态啊!这是很合理的怀疑吧??说到底拿着跳〇侃侃而谈的你才是那个变态吧!”

“不变态,很正常的来着。”

蒂兰横着眼帘嘟嘴鼓气。

“是超级超级正常的,让自己舒服的东西来着~,明明大姐姐的来着,也是女孩子的来着~”

“什么叫做女孩子啊,这到底是什么、什么歪理……”

说得好像我庄遥泠一瞬间就被判女孩子失格了似的!

不,不等等?

……莫非我目前认识的女孩子,所有的,不仅凤怜月、玻尔,就连其他的,左莉什么的,妹妹什么的……

“而且,”

就在这个时候,斯蒂兰娜再次发出注释。

“这个的频率的来着,是智能编程的来着,真的超~~级舒服~~”

“舒服什么的就不用再提第二遍了!!”

这个话题再说下去我绝对会疯掉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来这里明明只是帮左莉拿她的心因芯片……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左莉的声音。

“遥泠姐,遥泠姐?”

对,芯片!芯片!

“我等了好久了哦?我刚刚想起来我工具箱好像有那么一点乱……遥泠姐是不是找错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不,已经找到了,已经找到了,不用不用,真的没必要!我马上就来!”

多亏了左莉啊,终于让我有机会从这里脱身了。

“好了好了,先不跟你聊了哦蒂兰,我我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我拿起芯片,掷开粉红色的恶魔蛋,忙不迭地跟着左莉逃之夭夭。

明明只是顺手帮左莉找个东西,到底是为什么会搞得我开始怀疑人生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蒂兰的这个东西,好像是出现在她和左莉之间的床位过道上,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左莉说不定也早就见过这个东西,说不定还对这个已经见怪不怪……

“……”

“唔,遥泠姐?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哆嗦……难道是玻尔同学又擅自把空调打成16度,冻着了?要不要赶紧烧杯热水!?”

“不,不不,没什么没什么……”

我赶紧摇了摇头。

本来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了刚才关于“女孩子”的怀疑,不过想了想,果然还是算了。

对可爱的小蒂兰的印象已经崩坏了,就让我对左莉再稍微留点念想吧,一口气把自己打到那种彻底怀疑三观的程度,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言归正传,继续研究机关之形和“狂欢之夜”的问题好了,那个才是正事。